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医生大佬是白切黑 > 第349章 傻橙子,告白了

第349章 傻橙子,告白了

 热门推荐:
  喻青橙哦了两声,朝着江黎那边走了过去。

  然后和江黎一起坐在火堆前面,把两只手靠近了火堆,取暖。

  “感觉有你在,什么都不用担心了。”火光点亮了喻青橙的眼眸,她笑了笑,这句话是发自内心说出来的。

  江黎就像是她的救世主,每次危险,都会出来救她。

  江黎看了她一眼,收回视线,非常傲娇的嗓音:“那是必然的,我全能。”

  额。

  非得这么自恋吗,他就不懂得谦让和谦虚点吗?

  喻青橙又问:“我们今天晚上怎么睡?”

  “躺在地上睡。”

  “这地面很潮湿,也很脏。”喻青橙的洁癖是挺重的。

  她宁愿在这坐着一晚上。

  也不要躺下,浑身湿漉漉的。

  江黎哼了一声,“事儿还不少。”

  然后。

  他让她把身上的外套脱了。

  喻青橙以为他是自己冷了,脱下他的那件外套,刚递了过去,谁知江黎就拿着外套铺在地上,让她躺在上面。

  一瞬间,喻青橙就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心里面暖和和的,跟吃了蜜一样甜。

  “你也躺下吧,不然还能一晚上不睡觉吗?”

  然后说着,喻青橙就把外套横着放了,这样横截面积就扩大了,两个人都可以躺下。

  江黎没看她,淡淡地摆弄着树枝:“你先睡,我得看着火。”

  要是火灭了,晚上睡觉肯定感冒。

  喻青橙便没推辞了,躺下之后,环顾一圈,四周阴森森的,顿时间便有些不安,“你说这附近会不会有野猪?”

  “应该有。”

  “啊?!真的吗?”一根根的头发丝,立刻就倒竖起来了。

  江黎瞄了她一眼,收回视线时笑了笑,桃花眼微微上扬了几分:“我又没来过这附近,我也不知道有没有野猪,不过电视上看到过,说有野猪吃人事件。”

  “那你快躺下吧好不好,我一个人害怕。”喻青橙赔着笑。

  这样他这么全能的人,要是野猪来了,他肯定能帮着挡挡的。

  江黎勾扯唇角:“放心吧,野猪要是进来了,我会护着你的,不过——”

  话锋一转。

  “若是那野猪跑得太快,直奔你而来,我也没办法咯。”

  所以让你快躺下啊!

  “算我求你,你快躺下吧。”喻青橙快哭了。

  她还想好好活着。

  “求我?”江黎一挑眉。

  “是啊,求你,求你。”

  闻言,江黎笑了笑。

  “瞧你这点出息。”

  嘴上说着,却还是利索地把树枝集中到一起燃烧,然后躺在了喻青橙的旁边。

  江黎一只手放在了后脑勺,两条腿翘成了二郎腿,这么慵懒的姿态。

  “谢谢。”说完,喻青橙转过身去,背对着江黎。

  蜷缩着一团,打算睡觉。

  虽然是生了火,可还是冷啊。

  “阿嚏。”冻得喻青橙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早知道今天出来就多穿点衣服了,谁知道会被困在这。

  倒霉。

  喻青橙两只手环抱着胳膊,胳膊上都是一小层一小层的鸡皮疙瘩了。

  但是好在今天还穿了一条长裤子,不然更是会被冻死。

  正想着。

  江黎忽然握住她的肩膀,把她的身子转了过去,紧跟着就抱住了喻青橙。

  他的胸膛宽阔温暖,丝丝缕缕的热量传递过来。

  “你做什么?!”她惊恐地下意识想推开她。

  “冷还这么多废话,不知道说话也耗热量?”

  他就那么抱着喻青橙,让她的身子都可以缩在他的怀里,戴着蓝色手表的那只修长的手,抚摸着她的后脑勺,这个姿势很暧昧。

  咚咚咚。

  安静的气氛下,喻青橙仿佛听到自己活蹦乱跳的心跳,聒噪着耳膜。

  迄今为止,这是喻青橙第一次被男生抱着,抱得这么结实。

  微微抬眼,就能看到他干净的下巴,薄薄绯红的两片嘴唇,轻轻地抿着,还有男生身上淡淡的兰花香气,朝着她这边钻着。

  很快的周围就都是他的味道了。

  感觉,也没那么冷了。

  江黎。

  喻青橙在心里念了一遍他的名字。

  江黎。

  嗯。

  他的黎,是黎明的黎,好似象征着光芒,象征着让人毫不畏惧的光明和大路。

  这个名字越叫越觉得好听,不知道是谁给他起的名字。

  喻青橙张了张嘴:“江黎。”

  “嗯。”

  他等着她的下文。

  喻青橙的心跳得更快了。

  可能是梁静茹给她的勇气吧,那一瞬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想要脱口而出的话,就卡在了嗓子眼里,感觉要是再不说出来,她就要被憋死。

  “江黎……”

  “我……”

  “我……喜欢你!”

  磕磕绊绊地说完这几个字,喻青橙就闭上了眼睛,屏住了呼吸。

  从小到大,喻青橙收到男生的情书挺多的。

  长得漂亮,皮肤白,标准的美人胚子,而且再加上学习好,家境好,妥妥的三好学生,男生大都喜欢这样的。

  秉持着不成年,不早恋的家规,在喻青橙的父亲老喻的教导之下,喻青橙硬是拒绝了那足可以排好几条街的告白者,根正苗红的小橙子,成长到了现在。

  所以。

  这是有生之年,她的第一次表白,感觉心情特别复杂。

  ……

  奈何。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江黎的回答。

  他好歹给她个答复吧,好歹答应,还是不答应,怎么着都得说一下的吧。

  正打算睁开眼看看他是什么反应,下一秒。

  温热的触感,印在了喻青橙的嘴唇上。

  蜻蜓点水的一个吻,很快就松开了,江黎抱着喻青橙,孩子气地蹭了蹭她绵软的头发丝。

  喻青橙耳朵根附近的区域,红了个彻底。

  从来从来没有这种感觉。

  就感觉,心脏要爆炸,要喘不动气,好似下一秒就要死掉。

  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吗?

  “你……你……”她硬是你不出个所以然来。

  “喻青橙,”江黎两片温热的嘴唇,又落在她薄薄的眼皮上,声音含着几分要人命的沙哑和质感,“闭眼。”

  好似被这声音蛊惑一般,喻青橙乖乖地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翕动着。

  砰砰砰。

  耳边是强有力的心跳声,证明着她还活着,不知道那是她的心跳,还是江黎的。

  直到江黎的嘴唇再次压了下来,她实在是没忍住,睁开了眼睛想看看!

  面前。

  江黎那张俊脸,呈现放大般的姿态,就在眼前。

  他两道长眉非常英挺,如同被眉毛刷刷过似的整齐,闭着眼睛亲吻她的样子,睫毛长长的,看着很认真、很专注的样子。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喻青橙的错觉。

  江黎的耳朵好像也红了。

  他霸道地撬开她的牙齿,舌头闯了进去,她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如何去回应,只觉得那一瞬间心脏都不跳了,周围的一切好似都不存在,什么都看不见听不见了一样。

  明明刚才很冷,现在她全身发热,整个人都瘫软在江黎怀里。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江黎这才松开了喻青橙,额头同她的相抵。

  气息,微微地压沉了,在她的耳边拂落了下来。

  喻青橙舔了舔嘴角,上面有他的味道,意识到这个动作,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这是……我的初吻呢。”

  江黎笑了笑,眼底含着几分玩味:“你的初吻,不是给了幼儿园那个小孩?”

  “我想,那个应该不算数,这个才是。”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尖,说道。

  江黎嗯了一声,勾唇笑了,眼神暖融融的,好似冰雪初融。

  紧跟着再次把她抱在怀里,蹭了蹭她的头发和脸颊。

  接下来他就什么都没做了。

  就这么简单地抱着她,说了一句“睡吧”。

  他的手,放在她的后背,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像是在哄着一个小孩子。

  太安全了,太温暖了。

  喻青橙也不知道后半夜是怎么睡过去的,总之醒来之后,已经不下雨了。

  而那团火,也都烧完了。

  ……

  天色已经大亮了!

  昨晚上发生的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

  要不是瞥到江黎的嘴角破皮了,她还真的以为那是做梦!

  做了一场,很荒唐的梦!

  她竟然对江黎表白了!

  她先主动的!

  而且,而且……江黎还亲了她。

  天呢。

  江黎骑着摩托车,把迷迷糊糊的喻青橙送到了学校门口,那一路上,喻青橙都是一个懵逼脸的状态,满脑子还在想着昨晚上的事情。

  完了完了。

  她昨天没喝酒啊,怎么会做出这么糊里糊涂的事情。

  要是被老喻知道他和一个男生,在荒郊野岭同衣服共枕一晚上,而且还亲了,会不会杀了她啊?

  啃着手指甲,喻青橙心里很慌。

  以至于江黎的手,在她的面前挥了好几下,喻青橙都没有反应过来。

  “喂,喻青橙。”

  江黎叫了她一嗓子,喻青橙赶忙点点头,眼神懵懂又朦胧地注视着他。

  “怎么了?”

  “我先走了。”

  “哦哦!好,昨天谢谢你了,也谢谢你送我回来,你好好休息,好好睡个我,啊呸!”

  “好好……好好睡个觉!”想死的心都有了。

  头顶上方,传来了江黎低沉的笑容。

  眉眼都是弯弯的,好像很放松的样子。

  “傻橙子。”笑着揉了揉她蓬松的长发,江黎说完就走了。

  喻青橙也转身走了。

  一边走,一边直拍脑门,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根。

  她刚刚到底在胡说些什么啊!

  丢死人了啊!

  ……

  江黎把摩托车停好之后,把玩着车钥匙。

  唇角,还勾着明媚的笑容,妖精般勾人。

  直到看到沈承川的车,才咳嗽一嗓子,收敛笑容,走了过去。

  沈承川给他开了副驾驶的门。

  江黎上了车。

  把沈承川的打火机,丢过去。

  “你的东西怎么在我衣服里。”

  “怎么,昨晚没派上用场?”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江黎胳膊肘弯曲撑着额角,注视着窗外,漫不经心回答。

  沈承川挑眉,有些不解:“跟你哥还要瞒着吗?”

  “你什么时候是我哥?”

  “堂兄弟之间,难道不算?”

  “自然不算。”江黎很傲娇地说道。

  ……

  喻青橙回到宿舍。

  舍友,都在。

  曾佳怡戴着耳机在听歌。

  孟双双率先下了床,问喻青橙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喻青橙叹了口气,“别提了,昨晚上太倒霉了。”

  “怎么了?你不是和那个男生通宵了吗?”

  哦对!

  不说这个,喻青橙都要忘记了。

  钱森林!

  那个把她锁在屋里面的混蛋。

  “对了,钱森林在哪里?我要找他算账。”喻青橙板起脸来,说道。

  “谁?钱森林?”

  孟双双疑惑地看着喻青橙。

  仿佛这个名字,她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一样。

  喻青橙点头:“对啊,就是钱森林,昨天那个男生不是我们班的,叫钱森林吗?”

  “哪有,“赵旭丽在旁解释。

  “我们班只有一个叫钱昊的,没有叫钱森林的,昨天跟在你身后的那个男生,我们都不知道是谁,不过看你和他在聊天,我们还以为是你的朋友,你俩很熟呢。”

  喻青橙的心里猛地泛起一股恶寒!

  她赶忙给钱昊发信息,问他认不认识钱森林这个人。

  因为钱森林明明说过,他是钱昊的弟弟。

  奈何。

  钱昊说自己并不认识什么钱森林,而且还明确表示,他是独生子,没有弟弟。

  喻青橙又打了个哆嗦。

  她是光天化日之下遇到了骗子?!

  不过等一下。

  昨天,那个钱森林说,她得罪了一个人,姓高。

  说他的妹妹姓高。

  “双双,我们班里有没有姓高的女同学啊?”对班里的人名字不太熟悉的喻青橙,抓着孟双双的手赶忙问道。

  孟双双回忆了一下,点点头。

  “有啊,咱班好像就只有一个姓高的,高雪冉。”

  高雪冉?

  哦……

  喻青橙回忆了一下。

  貌似班里真的有这么一号人物。

  在她的印象中,是个个子不太高,小小的黑黑的女生,平时喜欢戴着一副大框的眼镜,遮住了半张脸,而且不怎么说话,但是学习很上进,很刻苦。

  记得还拿过奖学金,和贫困生的助学金。

  那个老实的女生,应该不会和昨天那个骗子,说的是同一个人吧?

  喻青橙这么想着。

  心想,可能是别的专业,别的班级的,也说不定。

  算了,当她自认倒霉好了。

  她去洗漱。

  洗漱完了回来,看到江黎竟然主动给她发信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