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被邀请

 热门推荐:
纵使回到了留香阁,江缇身边的人也都是格外的忙乱,因为刚刚永昌侯的那一巴掌影响很大,江缇的脸现在已经肿了起来,红色的五指印很是鲜明,江缇倒是觉得没有什么,毕竟自己把原主的委屈和痛苦都说了出来,她的心中也是有些放松的。

    可是江缇身边的那些个丫鬟不是这样子认为的啊,单单一个红玉都已经要崩溃了,看着江缇脸上的伤就忍不住骂道,“侯爷真的是过分,这么能这样子的对待小姐啊!小姐也是王妃,在外人的眼中也是身份贵重的人,这么就叫人这样子厌烦了呢?”

    “你行了吧,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给小姐处理伤口,你瞧瞧这伤,不知道的人以为侯爷和咱们小姐是仇人呢!红袖快去煮个鸡蛋,小姐的伤单纯的用药根本就不行的。”

    红袖也是很着急,眼神很是愤恨,这永昌侯还真的是没有规矩,自家小姐已经是王妃了,如果论起皇家的辈分来讲,永昌侯这就是在以下犯上!都要打他一板子的!

    一旁的小黑也是满脸的自责,眼中是满满的关心,直接说道,“都是我的错,我要是机敏一些就不会让小姐被人打了的,这都怪我!小姐,一定不会在发生这样子的事情了,我一定会寸步不离的守着小姐的。”

    “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当初我和红玉两人也是在小姐的身边,根本没有办法来得及阻止,那侯爷就是故意的,这样子的人真的叫人瞧不起!”

    江缇看着这些人的样子,叹了口气,虽然这些人都是对自己忠心耿耿的,但是这样子把自己当成一个小娃娃哄着也不是回事啊!这叫什么啊,就是一点小伤而已啊。

    “好了好了,你们就不要再这样子紧张兮兮的了,这是一个小伤而已的,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过两天就会好的,再说了我又不是没有被人打过,更重的伤不也是有过的嘛!”

    江缇这话直接就捅了蚂蜂窝了,红袖的眼睛瞬间就红了,“小姐,你知不知道这个伤是代表着什么啊!你回了自己的娘家带着一身的伤回来会叫人说闲话的。

    还有,小姐本来就多灾多难都是我们不好,之前的手伤我们就没有护好小姐,现在小姐的脸,女人家的脸最是金贵了,小姐可千万不要掉以轻心的,这是很严重的事情,小姐,你一定要好好的听话,这个伤一定要小心的护着。”

    红袖说着红玉和小黑不断地点头,一副红袖说得对,小姐你要听话的样子。

    只是江缇更加的无奈了,这虽然是自己受了伤,也伤在了脸上,但是这伤一定不会留疤的啊,都没有出血的,这些人也未免太小心了吧!

    虽然是这样子想着,但是江缇的心还是很暖的,没有人这样子的在意自己,现在却有了这么多的人,原主其实也是很幸福的吧?

    江缇在红袖红玉的伺候下睡着了,睡的倒是不错,只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彻底的傻了,自己这个头重脚轻的样子,该不会是发烧了吧?

    江缇把手放到了额头上,只能够感受到一片的热意,被这样子的感觉吓了一跳,这不过就是被打了一巴掌这么还能发烧了呢?

    红袖听到了屋子里面的动静连忙进来,看到江缇已经烧红了的脸直接吓了一跳,连忙走了过来,抬手试了一下温度,惊慌的说道,“小姐,你这是发热了,我这就叫人请大夫来。”

    “等等,红袖你知道的,我自己就会治病的,你去给我倒杯水,我喝点水然后吃点药,再去叫人给我盛一碗粥来,我现在的饮食要清淡一些,你注意点。”

    红袖连忙应到,前脚红袖离开了,后脚红玉就进来守着江缇了。因为知道江缇现在不是很舒服,这一次的红玉没有说话,就安安静静的守在江缇的身边。

    江缇吃了药之后就有些迷糊了,还没有喝粥呢就又睡着了,红玉看到江缇睡着了之后才小声和进来的红袖说道,“小姐刚刚睡了,看着小姐的样子,我都心疼。”

    红袖嘘了一声,拉着红玉悄声离开了屋子。江缇睡觉的视乎最不喜欢有人在身边的,两人离开之后反倒是睡的更加的安稳了,红袖看了一眼屋子,两人就在屋子外面守着。

    相较于不能离开府中的红玉红袖两人,小黑就自由的多了,这不一大早上就去买江缇喜欢的糕点去了,这会子才回来,脸上很是犹豫的看着紧闭的房门。

    “你这怎么了?”红袖细心,看出来小黑是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连忙问道。

    小黑则是小声的问道,“小姐呢?小姐是没起还是生病了?”

    “有些发热,但是咱们小姐本来就懂医术的,这点事情不是很麻烦的,倒是你怎么出去了一趟就一辆惊恐的回来了,有什么事情和我说也是一样的。”

    红袖的语气带着一股子安定人心的味道,平日里红袖也是管着红玉小黑两个人的,现在说话自然也是有力度的,小黑没有犹豫的就开了口。

    “其实也没有什么的,只是我在外面买东西的时候听到了一些话,也说不清楚好与坏,咱们小姐是第一个成为使臣的女人是吗?”小黑问道。

    红袖点了点头,握紧了手中的帕子,不住的想着是不是外面有人说自家小姐的不好,或者说自家小姐有什么问题啊!难不成要诟病小姐的出身?

    “现在不知道什么人传出来了小姐在当初那个小国时用诗打败那国公主的事情,穿的神乎其神的,都说咱们小姐是什么大魏第一才女,是女性贵族的领头人,说小姐惊才艳艳,反正就是说咱们小姐厉害的,传的越来越邪乎了。我想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

    小黑虽然不怎么精通人事管理这个方面,但是对于这些传闻还是很上心的,直觉很强。红袖也是有些担心,这件事情看上去是外人夸小姐,但是万一有人有什么算计怎么办呐!

    “小黑,你多注意点外面的事情,回头小姐醒了我就和小姐说这件事情,你说的对,万一这里面有什么阴谋就不好了。”红袖的语气很是慎重。

    红玉虽然不知道这其中的牵扯,但是也是能够看出来好赖情况的,自然是安静了下来,乖乖的等待着江缇醒来。

    江缇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睡了一觉吃了药现在的情况已经好多了,在得知了小黑在外面听到的那些事情之后也是愣了一下,然后就说到。

    “这件事情恐怕不是你们的简单,保不齐我又被人算计了。不过应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你们放松就好了,只是小黑做的对,外面的消息还是要多注意的。”

    江缇还没有想清楚这件事情呢,第二天就被皇帝传召了,这一次皇帝是叫江缇过来就是因为江缇在外面的名声。

    “江缇啊,这一年一度的实惠即将开始了,之前也不知道你有这样子的能耐,你的那些诗句我也听说了一些的,这一次的诗会你可一定要好好的表现,定要有个好的成绩。

    这一次的诗会你不知道,我准备了一个丰厚的宝物给这一次诗会的头首,你可一定要尽力而为啊!正好也叫我看看你这才女的能耐。”

    皇帝的语气很是轻松,他喜欢诗,故而对待会作诗的人也是有几分的偏爱的,只是江缇却不是很愿意再一次的参加诗会。

    当初参加诗会是因为公主的挑衅,逼不得已才借用了那些个课文诗句的,那些诗不是自己的,她当然不想要继续借用下去了,到时候凭借这些诗词扬名又能如何,早晚有一天会用光的。

    只是,皇帝的邀请不是那么好拒绝的,江缇离开了皇宫,暗自思量着应该如何去找一个合适的理由不参加场诗会,或许到时候自动退出也是可以的啊!

    江缇还在思考着呢,就听到江月如的声音了,这人站在江缇身前不远处,直接说道,“妹妹还真的是厉害的紧呢,我都不知道妹妹有那样子的才华作诗,之前在府中的时候妹妹可是没有半分的名气呢,现在这么就有能耐作诗了呢,还真的叫我这个做姐姐的刮目相看啊!”

    “我会不会的和你有什么干系,你不知道的不代表我不会,没有时间在这里和你说话,我要回府了,和你多说几句话的话我就又变成了不孝女了。”

    江缇是格外的不愿意看到江月如,这个人就是个魔咒平日里就搅得自己的生活乱七八糟的,现在出现肯定是有原因的。

    “哼,你不想和我说话是吗?江缇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我还不知道吗?你如果有那样子的诗才早就在我的面前炫耀了,怎么可能到了今天才爆发出来啊,江缇,不要装了!

    我知道,你的那些个诗作都是别人帮忙的是吧?你最好是早早的说出来,省的到时候被人嘲笑没有脑袋,而且还容易让人家质疑我们侯府的家教,你啊千万不要在哪里装模作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