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国民女神之我心系明月 > 第51章,集团内乱

第51章,集团内乱

 热门推荐:
  赵然的双眸里闪过刺痛,他抬手扶着额头,语气自嘲,“也许我真的是个渣,徘徊在她们之间犹豫不决,我很迷茫无措也想走出这个死胡同,夏言于我是现在,苏葉于我而言只能是过去我会尽快梳理好所有的感情,定不会辜负夏言的真心。”

  说完,他又沉默半秒,“至于我家里那边……确实很棘手但我相信总会找到突破口,我会让夏言名正言顺的入住赵家,也会让她正大光明的站在我身边,她是我的女人我又岂能委屈她,岂能忍心让她承受流言蜚语。曾经我确实混蛋,往后我会竭尽所能弥补过错。”

  赵然说的很真切,云琅听着都有些感动。

  她想,也许夏言遇到他也并非完全不幸吧,起码他现在懂得爱与付出。

  赵然多情只因为他长情而非滥情,他的犹豫徘徊都只因那份放不下曾经的爱。而现在他选择放下是一种爱的担当。

  如果他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女儿他与夏言之间的羁绊就会更深,当然这种事情云琅自然不能同他说,要说也得夏言自己心甘情愿说,她终是旁人。

  “原来我们的花花公子竟然是这么情深的人真是让我刮目相待,那是不是代表以后就洗心革面与花边绯闻绝缘了?”这一次云琅调笑的揶揄,

  “我现在哪有时间去沾?公司内部现在都乱的要命,表面虽是由苏葉做主,实际上我那深有野心又贪婪的哥哥背地里到处勾搭股权份子,正在慢慢地储存股权准备蓄势待发待时机成熟就拥兵自立为王。这些年虽然我贪玩也是有从中给他抽丝剥茧蚕食掉一部分,要不然我早被他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赵然认真的道。

  赵毅为何选择帮助苏葉,无非就是想要拉拢聚集势力好把他赶下台,他不知道苏葉和他达成什么协议,想来是对赵毅有益他才会支持,如果是这样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公司的股权。

  他也不知道为何苏葉会突然回来就持有那么多华宇的股权,并且一直以来暗地里也没放弃过收集聚拢,让他更奇怪的是他的父亲竟然没有丝毫的阻拦,完全放纵式。

  他们在做什么?

  苏葉说她不会害他,赵然信,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她的性情他又如何不知晓,她如此做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她要自持股份成为真正的当家人然后胁迫自己屈服,这点的成立性非常大,像苏葉这样的人只要她想要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得到,但他又总觉得这里面还缺少点什么更强有力的理由。

  苏葉的商业天赋极好,赵老爷对她也是赞不绝口对她也尤为的精心栽培,赵老爷之所以要苏葉成为赵家人除开她父的救命之恩外,另一条就是看重苏葉的才能不愿她落入别处。

  只可惜谁也没有料想到诸事皆成之际苏葉倏忽消失,谁也不知道她这么多年去了哪里,竟然连查也查不到,当初要不是她留书说自己不愿嫁与赵然所有人还以为她失踪了。

  集团斗争云琅不懂,但苏葉的厉害之处她深有体会,回来没多久就可以把她们长久积累的人脉崩坏。有这样能力的人又怎么可能不厉害?赵毅她虽认识但到底交往不深她也是听宋凌远提及过那人是一个十足的伪君子。

  商海中尔虞我诈各有各的算计唯一目的就是创造价值,无论是个人价值还是社会价值,云琅曾听过云枕说过一句话:商海中沉浮无非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优胜劣汰,其手段就是一种实力的证明,无论是谁说得再光明磊落他的背后也会有计算。

  这一点,云琅始终觉得深有道理。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夏言现在会如此抗拒你?也许她就是不想加剧苏葉的仇恨感。不想因为她的关系导致苏葉对你爱转为恨联合赵毅对付你,可能她觉得只有远离你才会让你用更多的精力放在公司上,才能让你重新站回原来的位置。”云琅思忖着分析。

  她这样想也是颇有道理的,苏葉再如何厉害她也是深爱赵然的,只要她爱,她就不可能真正会致赵然到穷途末路之境。夏言深知自己与赵然无望,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放弃自己重新找回自己的位置。

  赵然眼睛骤亮,坐正身体琢磨着,“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她原来再不想理我都不会像现在这样无情冰冷,你这么一说倒也符合她的性情。”

  云琅撑在桌上,灼灼的眼看着他郑重的说,“所以现在你目前要把全部精力放在公司上,只要夏言关心你做任何事都逃不开她的眼睛,她会明白你。她要的不过一份安稳等你能够给她的时候她没有理由会再拒绝你,目前的状况你们确实该回避段时间,当然也不是断绝关系只要你偶尔来看看她就好不要太频繁,我想你们的关系会得到很大的缓和空间的。”

  赵然想了想,许久后摸着下巴点头,“云琅,你说的很对。与其这样无望的纠缠不如做点有意义的事情,让我们能堂堂正正站在一起,一直是我们心里最渴望的,我一定会得到公司再让我父亲认同她。”

  “你这样就对了,好好努力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云琅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嗯,会的。”赵然爽朗的笑,所有的阴霾在他眼里和心里消失殆尽,他翘着二郎腿又靠着凳子,“希望事情进度能赶上你和宋凌远结婚,到时候我们一起办酒要多热闹就有多热闹,想想都高兴。”

  云琅的笑脸瞬间凝固,“赵然,你是不想活了吗?”

  空气中的气压值低下,皮厚的赵然完全没有知觉,还不知死活的用调侃的语气开着玩笑,“云琅,我说你生什么气?你们的事无非早晚关系而已,难不成你真不打算嫁他?不是我吹,像宋凌远这种痴汉好男人这世上怕是早绝了,你要是放过可是大大的可惜。”

  云琅冷着脸,白了他眼,“好就适合?好就必须在一起?你这什么逻辑理论,感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不会……真的不喜欢他吧?”看她如此严肃,赵然狐疑。

  “我有心情跟你们开玩笑?”云琅郁结。

  云琅满腔无力感,她觉得可能只有自己和别人结婚,他们才会相信自己真的不喜欢宋凌远。要不她就是有一万张嘴都说不清楚。

  这回轮到赵然懵了,他真的以为两人有戏。

  他们两人从小青梅竹马还指腹为婚。虽然过程中都是宋凌远追着云琅,但两人关系一直很好,从外人眼里就算是单纯的友谊关系也会生出有色眼镜看。

  云琅再认真不过的表情让赵然不得不信,他蓦地可怜起宋凌远来,相对于自己宋凌远这枚痴汉竟然得不到喜欢女人的爱。

  “你不会是喜欢上别人了吧?那宋凌远真的是太失败了,不仅近水楼台得不到月还让月亮喜欢别人,他的情商是有多差劲?”赵然痛惜的扶额不忍再想。

  “啰嗦。”云琅抬脚就踢向他凳子,“他再不好都比你强,他值得更好的人去珍惜,前提那个人不是我。”

  “得了吧,这不就是典型的好人卡,你很好可是我们不合适。”赵然唏嘘,“不过,你家的情况和我家还不是半斤八两,大家一起努力找出路吧。讲不准我们强强联手会闯出一片天地,让所有人刮目相看。”

  “谁跟你半斤八两?”云琅整理衣服起身,“得了吧,你操心好自己的事就好,别总咸吃萝卜淡操心。我就不跟你闹了,只不过以后别在把我和宋凌远扯上要不然我就在夏言的面前告你的状,你也知道我吹的风可是龙卷风一般人是挡不住的。”

  “得,祖宗我服你了,放心以后我就这件事只字不提也不插嘴行了吧。你记得在她面前多美言几句。”

  次日。

  计划赶不上变化,正当云琅乐滋滋想着能见顾医生时一通电话完全打乱她的行程。云琅不得不将路线从清水市更改成江陵市,原因就是她那强势又体弱的周女士要她立马回家,口气严厉到不容拒绝,更不提为何事。

  半路上云琅和何欢分别,历经数小时才到达江陵市。

  刚走进大门就感觉到一阵不寻常的气氛,等她走到大厅这种感觉就越加强烈。

  “小姐,你回来了,夫人在楼上。”张嫂蔼然的上前迎接。

  今天家里很忙,每个人都在有条不紊的着手着自己的工作,看着像是要招待很重要的客人一样。

  云琅好奇,“张嫂,这是谁要来吗?”

  “夫人没跟你说?今天蒋家要来拜访可能是要商量两家的婚事,夫人正在楼上和老爷商量。”张嫂挂着笑说。

  不是吧?商量婚事?

  云琅一时内心惊涛骇浪,只怕这件事情云涧都不知道又是周女士一人捣鼓出来的。

  看看吧,这就是云涧作茧自缚的结果。

  不行,她得看看父亲是什么样的态度,坚决不能再让周女士胡来毁掉云涧的幸福。

  云琅刚准备上楼,周女士就从二楼盈盈而下,她还是一样的端庄美丽从容不迫,看到云琅面容染愉悦,浅笑着说“回来了?今天有重要的事你记得别添乱子,晚点你蒋伯伯他们要来,你看你穿的这身成什么样子,快去换套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