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热门推荐:
    陈景指一指陈怜星的房间,  示意黛宁今晚就住这里。

    只相处几个小时,陈景已经大致猜到少女的性格,从前生活很优渥,  看什么都觉得挑剔。

    陈景自己的被褥已经用了很多年,  黛宁本来以为依照陈景的无情,  自己要睡陈怜星留下来的旧被子,没想到陈景从衣柜中拿了新被子出来。

    新被子是漂亮的马卡龙粉色,  看上去非常少女心,  布料也特别好,  不是夜市上那种地摊货。

    青团这两天在翻书恶补“言景”的一切,见状给黛宁解释道:“陈景其实很会赚钱,  他十七岁那年打三份工,  每个月纯靠劳力都能赚上万块,只不过陈家是个无底洞,  陈母动不动就生病,  陈怜星找各种借口向他要钱,他再怎么能赚都抵不过这母女俩能花。”

    黛宁明白过来,  原来是自己没花,全给那对母女了。

    新被子想来是陈怜星抱怨家里条件不好,  陈景给买的,  后来陈怜星再也不回家,  一直没用上。

    被子放在木柜中搁置,  索性给黛宁用。

    如果陈怜星接纳陈景,他的确会是个很好的哥哥,  像赵屿对赵安安那样。

    可惜陈怜星是个势利眼白眼狼,  也不知道以后陈景回归豪门,陈怜星会不会悔得肠子都发青。

    陈景把被子递给黛宁,  下颚微抬,示意她自己铺床。眼神很明显——会吗?

    黛宁毫不犹豫地点头:“我会的,哥哥。”

    她捋起自己袖子,抱着被子踩上床。陈景懒得纠正她喊自己哥哥,听她说会就没再管,他关上门,回自己房间。

    青团震惊:“你还会装被套?”

    黛宁:“不知道。”

    她拎起被套看了两眼,把被子团成一团,懒洋洋往上面一躺。不管会不会,反正她不会动手去试。

    五月份的夜晚不太冷,黛宁拿起另一床柔软的新被子将就盖住。

    如果是以前,她不可能睡得着,但曾经谷场都睡过,现在好歹有被子有床。

    房间虽然不大,可是东西都还不错。

    看得出来,陈景对他自己抠门,对妹妹委实不错。

    黛宁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睡个新被子,都得沾陈怜星的光。

    睡至半夜,院子里的树枝被风吹得沙沙响,黛宁揉揉眼睛,下意识道:“赵屿,我饿了。”

    空气中安安静静,有那么一瞬,青团和她一同愣住。

    黛宁闭上眼睛,若无其事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青团睡不着,黛宁自从醒过来,从来没有提过赵屿,但是在赵屿的生命中,三年已经过去。它团住自己,也有点想赵屿。

    如果赵屿在,肯定能把黛宁照顾得很好。

    对于二号气运子来讲,大小姐只是捡回来的陌生女孩,连陈怜星一根小指头都比不上。

    事隔经年,它竟然也生出几分人类才有的情绪,青团甩甩小脑袋,决定不去想这些,在黛宁识海中沉沉睡去。

    都会慢慢好起来的。

    ——

    陈景起床很早,他每天都很忙碌,白天在网吧工作,黄昏时分去开货车送货,偶尔夜晚,还要去一家会所调酒。

    这些年什么技能他都学过一些,选择这几份,工资着实可观。

    普通网管和调酒师工资不高,可换成一个超级能打的,那身价就不一样了。

    这些地方某些时候本就是灰色地带,想好好维持秩序,需要一个铁血手腕的男人镇压,对于它们和十八号暗巷来说,陈景就是这样一个角色。

    陈景不在家吃早饭,一般去外面买几个包子一杯豆浆,今天不一样,因为多管闲事,家里添了张嘴,他早早出去,给少女买了份早饭回来。

    黛宁还在睡,陈景敲响房门。

    黛宁睡眼惺忪打开门,陈景把装着早饭的袋子递给她。

    黛宁接过来:“哥哥你要出门啦?”

    她脸颊睡得红扑扑的,陈景一眼看见她凌乱的被褥。

    少女意识到什么,低下头,有几分心虚。

    这幅可怜的模样,是真的害怕被人抛弃。明明不会装被套,昨天也脆声应下来,估计就是怕给他添麻烦。

    陈景习惯了麻烦,他从少年时就给陈家每个人解决事情,哪怕陈怜星不待见他,可也不得不承认,陈景几乎无所不能。

    他拿出本子给她看:“我要出去工作,上夜班会上到晚上十二点,午饭会有人给你送过来,那人叫李明。你吃了饭就离开,在我回来之前,你自己走。”

    黛宁一双圆圆的眼睛认真看他写字,压着眼泪应:“嗯嗯。”

    陈景转身就走。

    黛宁小跑着追上他,一路送他到门口。她挥挥手,糯声道:“哥哥再见,你要注意安全。”

    陈景没有回头,家里没值钱的东西,他走也走得放心。

    等他离开,黛宁把门一关,手中的早餐袋子顺势扔进垃圾桶,继续睡觉。她懒洋洋睡醒时,太阳已经高高挂在天空。

    夜晚的十八号暗巷风起云涌,白天倒是安安静静,黛宁按了按手链上的按钮,没一会儿,一个高大的女人和几个保镖悄无声息来到陈家院子,黛宁给他们开了门。

    黛宁扑进女人怀里:“谷子,我快饿死啦!”

    邱谷南虽然不懂大小姐到这里来要做什么,却也心疼得不行:“我给大小姐带了好吃的。”

    邱谷南说是好吃的,一点都不夸张,他们带了三个食盒,一个装饭菜,一个装水果,还有个装小点心。

    比起钱叔,邱谷南照顾黛宁更加妥帖周到。

    邱谷南虽然还没三十,但她非常疼黛宁,几乎可以用纵容两个字来形容。

    黛宁终于吃了顿饱饭。

    “你们来这里,没被发现吧?”

    邱谷南摇摇头:“没有。”他们严格按照大小姐的吩咐,避开人过来的。

    “那就好。”

    “大小姐,你已经醒过来了,什么时候告诉纪老先生?”

    黛宁只把邱谷南和守在海滩外围的保镖带了来,她道:“我有分寸,现在还不是时候。你们先回去吧,院子的东西不要动,收到我的信号再过来。”

    邱谷南心中有无数疑惑,但她相信大小姐做事有自己的道理,于是不再问,带着人安安静静离开,黛宁顺带让她把垃圾桶的里的早餐也处理掉。

    ——

    李明和陈景认识六年,是陈景非常信得过的人。今天景哥让他送饭时,李明非常意外。据他所知,陈景孤家寡人好几年,会让他给谁送饭呢?

    “我是李明,给你送饭的!”

    门打开,露出少女一张粉雕玉琢的脸,李明差点没拿稳手中饭盒,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

    黛宁大眼睛弯起来,十分乖巧:“谢谢李明哥哥,你给我就好。”

    李明脸腾的一下变红:“不谢不谢。”他的眼睛微微发直。

    不怪他下流,说句实话,李明算定力还不错的,可是这么漂亮的姑娘,他在凤鸣第一次见。

    看见黛宁身上的衣服,他挠挠头:“你是景哥女朋友吗?”

    黛宁摇摇头:“不是哦,我是他妹妹,叫做陈黛黛。”

    李明惊讶极了:“景哥不是只有陈怜星一个妹妹吗?”

    黛宁故作疑惑道:“陈怜星是谁?”

    李明也不蠢,想到这是陈景家务事,连忙闭上嘴巴:“那妹子,你先吃饭,我还有事先走。”

    黛宁:“再见李明哥哥。”

    她嗓音听得李明身上一阵酥软,几乎落荒而逃。李明本来就是个小混混,他真怕自己待下去忍不住对人家做点什么!

    跑出老远,见到在黄葛树下抽烟的兄弟们,李明连忙把在景哥家见到一个大美人的事说出来。

    有人笑道:“李明,你傻了吧,景哥妹妹我们见过,陈怜星啊,哪里是什么大美人。”

    “不是陈怜星,她说她叫黛黛,贼他妈美,比老子这辈子见过的女人都好看。”

    “李明,你就吹吧,是个女人在你眼里都美。”

    李明见大家都不信,还笑话他,他气急败坏道:“都不信是吧,等以后你们见到她,眼珠子不要掉出来。”

    院子里的黛宁,照常把李明送来的饭菜处理掉,这些东西她才不会吃。

    黛宁打了一下午游戏,这才伸伸懒腰:“蠢团,咱们该干活啦!”

    青团疑惑道:“做什么呢?”

    黛宁:“陈景出门前,我不是告诉过他吗?让他注意安全。既然陈景想赶我走,我当然得报答他。”

    陈景的眼中,只有陈继睿一家人。

    她这么好看,陈景不为所动,脾气又臭又硬的人最讨厌啦!

    天色暗下来,十八号暗巷反倒开始热闹,三流九教的人出来晃荡,黛宁按动联络仪,没让邱谷南跟,自己带着几个保镖走出去。

    她戴了一顶帽子,又用口罩把脸遮住,几个保镖也乔装过,一行人看上去和暗巷的小混混们无异。

    黛宁说:“让你们注意陈景行踪,讲讲吧。”

    “大小姐,”有人压低嗓音道,“早上陈景先去医院看他的养母,后来去‘天堑’网吧工作,晚上七点,他去了一家叫做‘四海升平’的娱-乐会所,表面是做调酒师。但是都知道,陈景不调酒,他的工作是顶级打手,摆平来会所惹麻烦的人。”

    原来是靠拳头吃饭。

    书中也讲过,这名气运子很能打。黛宁思考了下:“他有多能打?”

    保镖不确定道:“这……我们也没见过。”

    黛宁眨眨眼睛。

    既然陈景很厉害,她就不让人和他打,让陈景只能挨打就好。

    哪怕是男主,可他一个不爱讲话的结巴,也会受伤也会痛。

    青团弱弱提醒道:“我们自己不能动手,会被反噬的。”它跟着黛宁这么久,知道抢救契约者的三观已经没有指望,黛宁有自己的行事准则,哪怕十分恶劣,可是对黛宁来讲,她献祭灵魂,何尝不是为了这几年的痛快。

    黛宁现在已经少了三分之一的灵魂力,青团不知道她难受吗,会疼吗?黛宁看起来没什么反应,好像这些灵魂力根本无关紧要。

    可青团知道,少了部分灵魂力,人会越来越虚弱的。它看着笑盈盈的黛宁,她肯定是很疼的。

    黛宁在识海中摸摸它小脑袋:“我知道哦,蠢团你别怕,我们不动手。”

    她招来一个保镖,低声吩咐几句,保镖脸色有点儿怪异。

    “是的,大小姐。”

    黛宁在“四海升平”会所对面,找了家小吃店坐下。凤鸣市的夜晚灯红酒绿,这所城市虽没有京市繁华,可是夜生活也相当精彩。

    黛宁含.着吸管喝果汁,万事俱备,只差陈景上当。

    让陈景把陈怜星那个丑家伙当宝贝,把自己当成一日抛小杂草。

    黛宁笑盈盈看向对面,好戏开场啦。

    醋#^溜.儿.文^学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