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配没有求生欲 > 最佳碰瓷

最佳碰瓷

 热门推荐:
    黛宁算算时间,  她不能继续待在二楼,很快赵屿等人和申屠余孽会对上,豹子一来,  她会有穿帮的危险。

    她脚步轻盈下了二楼,打算和钱叔会和。

    青团提醒道:“等等,  蓝凌云还被关着,  你把他放出来啊!”

    黛宁一想,蓝凌云这人还真挺好用的,  喊他打狗,他绝不捉鸡,  反正顺手,  放出来就放出来吧,说不定什么时候还可以再利用一回呢?

    一楼赵屿他们血战进入白热化阶段,  这边反而没人管,  黛宁如入无人之境,找到蓝凌云所在的包间,  外面两个男人看守着他。

    黛宁谎话张口就来:“豹子来了,把蓝凌云捆好,  交给我。”

    两个男人刚刚见过她,  都知道她是“豹哥的女人”,得令开门,  把蓝凌云绑起来堵住嘴交给黛宁。

    黛宁牵住绳子,拉着蓝凌云七弯八绕,  总算找到了出口。

    蓝凌云一整晚都是懵的,今晚梦中情人邀请他一起出来玩,  他激动到头脑发热,好不容易冷静一点,  直接被人关在包间,叫天天不应。他心中一万个猜测,急得不行。这群人不会看宁宁漂亮,把他关住,要对宁宁做坏事吧?

    他就差拼命撞门了,没想到宁宁突然出现,还用绳子牵着他,带他离开不夜城。

    两个人走到外面,黛宁帮他把绳子解开。

    蓝凌云连忙握住黛宁肩膀,紧张到仔细查看:“宁宁你没事吧。”

    青团无力吐槽,这沙雕,大小姐看起来像有事的样子吗?人家都把你当大礼送给坏人了。

    黛宁很配合他的紧张,嘤嘤道:“他们吓到我了,那个刘经理想欺负我,还好不夜城出事,他们打了起来。”

    蓝凌云一下子心疼到不行,恨不得去跟那个丑八怪刘天罡拼命。

    他张开双臂就要抱抱她安慰她,黛宁一脚踹在他膝盖上:“哼,刚刚你不来救我,现在离我远一点。”

    蓝凌云真是恨不得提头担保下次好好照顾她。

    黛宁说:“不用你,你回去吧,我家的人过来啦。”

    蓝凌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一位衣着得体的中年绅士,带着十来个保镖走过来。蓝少被妹妹洗脑惯了,还真以为自己的心上人很穷,现在才明白人家是位实打实的千金。

    黛宁蹦蹦跳跳跑到钱叔身边,甜丝丝开口:“钱叔!人家想死你啦!”

    钱叔无奈地笑道:“我的大小姐呀,您乖一点就好。”

    黛宁给他发消息,说在不夜城周围的时候,他心脏病都差点吓出来,大小姐要是出什么事,后果怎么得了。

    如今这小祖宗完好无恙,钱叔便也放心了些。

    “您怎么穿成这样?”

    黛宁神情无辜,甩锅道:“蓝凌云说带我出来玩,他让我这样穿。”

    钱叔气得胸口疼:“大小姐啊,以后咱们不和这个人-渣来往了!”

    黛宁点头:“嗯嗯,不和他来往!”

    “咱们快走吧。”

    “等等。”黛宁听见警车的声音,她回头看去,果然警察们冲进不夜城。随之而来的,还有恨不得化身女强人夺家产的蓝蓉蓉。

    黛宁白皙的手指往不夜城一指:“赵屿也在里面,咱们去看看吧?”

    她得确认赵屿和蓝蓉蓉在一起,才能放心。

    钱叔有几分犹豫,他心中很看好赵屿,念在他确实照顾黛宁不少,钱叔点点头。

    黛宁小声在钱叔耳边道:“他要干大事,咱们找个地方悄悄看。”

    钱叔没有异议。

    黛宁和钱叔一起坐进车里,九月的夜晚,已经有几分凉意,钱叔示意人拿来外套,给大小姐披上,黛宁趴在车窗前观察事情进展。

    也不知道那么乱的情况下,赵屿受伤没,他的药效此刻应该已经发作了。

    天上轰隆一声,乌云聚集,竟是快要下雨了。

    过了一会儿,警察们押送申屠余孽走出来。看来事情和书中没有多大偏离,赵屿、蓝家,还有寰县的局子,顺利把这群人抓了起来。

    唯一的变化……黛宁眸光流转,看向不夜城的大门。

    她看见了他们。

    亏得赵屿是大气运子之一,这种情况竟然都没受伤,蓝蓉蓉扶住他,从不夜城里走出来。

    他脸色潮红,薄唇也红得不正常。赵屿浑身都在哆嗦,那药多猛烈,只有黛宁知道。

    正常男人都恨不得化身小泰迪的助兴药,加上些微麻痹神经的药,谁都得投降。

    蓝蓉蓉是个聪明女人,想必已经看出不对劲。

    这段时间赵屿吞并申屠家产业的能力,早就让蓝蓉蓉对他崇拜得不得了,现在有机会,蓝蓉蓉又不是保守女人,自然乐意帮一帮赵屿。

    赵屿腿一软,险些倒下去,他扶住墙壁,深深喘息。

    蓝蓉蓉关心地问道:“你没事吧?”

    她去扶他,眼睛扫过赵屿,觉察到了他的异常,若有所思。不夜城本就不是什么干净地方,中了药也十分正常。

    女人的手带着一股凉意,蓝蓉蓉眼里含笑,蹲下去,想扶赵屿上车。赵屿声音已经哑得不成样子:“离我远点。”

    黛宁在车里,偏头看他们。

    准确来说,她在看赵屿。

    男人瞳孔涣散,牙关紧咬,咬肌鼓起来,他在辛苦地抵抗。黛宁有几分不解,他抵抗什么呢?

    蓝蓉蓉不差啊,家世颜值都过关,对赵屿也算得上喜欢,他这般抗拒蓝蓉蓉,除了让自己难受,到底有什么意义?

    黛宁困惑,钱叔却也看出不对劲,低咳两声,恨不得捂住自家大小姐纯洁干净的眼睛。

    黛宁这次倒是有耐性,再等等,赵屿一定会妥协。

    蓝蓉蓉低声在赵屿耳边道:“你很难受是不是,我可以帮你。”

    黛宁看见,赵屿被蓝蓉蓉扶住的手臂,已经颤抖得不像话。

    疼痛、难堪、**、身边的女人,还有这场雷阵雨,每一样在催促他。

    终于,赵屿伸手去碰蓝蓉蓉,似乎想要拥抱她。

    黛宁弯起唇。

    没想到下一刻,赵屿推开蓝蓉蓉,冷声道:“别过来。”他跌跌撞撞跑进一旁的小巷子里。

    黛宁满脸茫然。

    “就这样?”丢哦!赵屿是个男人吗?

    青团在她脑海里小声哔哔:“都说了,不要害气运子,他不愿意做的事,死也不会做的。”它真的好怕啊呜呜呜,万一被天道觉察,它和坏女配一起这么搞天道亲儿子,会不会把它劈成灰啊?

    黛宁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赵屿出来。

    青团怕得不行:“赵屿会不会死掉啦?他要是死了,我们也活不成,可怕。我求你了黛宁,咱们去看看他吧。”

    黛宁摸摸心口:“不疼,没被惩罚,证明他没死呢。”

    青团还在嚎:“万一下一秒就死了呢?”

    它说得黛宁也有点儿恐慌,顽强的男主,不会因为这种下三滥的药就凉了吧?

    闪电划破天空,雷阵雨终于落下。

    终于,她开口:“钱叔,给我一把伞。”

    ——

    黛宁撑着伞,走进不夜城后面的小巷,前面有多繁华,这条小巷就有多冷清寂寥。

    黛宁鞋子被打湿了一些,小巷空无一人,她没有看见赵屿。

    大小姐困惑地四处看看,赵屿玩捉迷藏吗?

    青团讲:“你往那个拐角通道看看。”

    黛宁走过去,果然看见赵屿无力地靠坐在墙角。他脸色成了病态的惨白,唇依旧褪不去红,嘴唇还很干。

    听见脚步声,赵屿抬起眼。

    两人四目相对。

    那一瞬间,赵屿知道自己出现了幻觉。怎么会在这个地方看见……纪黛宁呢。

    雨帘之下,她的身后是远处大楼的白色灯光。

    少女一身瑰丽的蓝色,腰上流线折射出清润的光。她裙摆任性地铺在雨水中,白嫩的纤腰露了一截在外面。

    她转动着伞柄,有几分不高兴裙子被泥水打湿。

    赵屿手指握紧,别过头去,呼吸喷洒的都是热气。

    黛宁在他面前蹲下来,用伞戳他道:“没死吧,你还行不行啦?”

    见赵屿目光涣散清冷,黛宁试探地去拉他。

    “带你去看医……”

    下一刻,青团眼前一片黑,核心价值观弹幕将它包围。它一脸懵逼,茫然无措。发、发生了什么?

    黛宁被男人扣在怀里,他捏住她下巴,低头吻了下来。

    他全身滚烫,连唇舌也像炙热的岩浆。

    黛宁尝到清浅的血腥味,是从赵屿口腔里传过来的。他竟捱到了这种地步。

    赵屿不再发抖,反而找到了更加兴奋的点。发了疯似的吻她。

    黛宁气死了,拽住他头发往后扯:“神经病,蓝蓉蓉给你你不要,你咬我?”

    他抱紧她,已经神志不清,低声呢喃着什么。

    她打他的同时分心去听,竟模模糊糊听清楚了。

    男人喘息着,低声唤:“黛黛,黛宁。”

    这个助兴迷幻雄风药还没失效。

    黛宁如遭雷击,生怕真被赵屿给睡了,她反手一巴掌打在他脸上,手忙脚乱从赵屿怀里爬出来。

    一身华贵美丽的裙子湿透,变得脏兮兮。小凤凰难得有这么狼狈的时刻,赵屿手指依旧想握住她,被黛宁一伞柄敲中,无力垂下。

    趁他命要他命,赵屿所有的力气,都用来刚才握住黛宁。黛宁踩在他肩膀上:“赵屿你疯啦!不许碰我!”

    赵屿也不反抗,闷闷哼一声,没有光彩的眸依旧注视着她。

    他的瞳孔漆黑,黯淡,唯有她的身影十分清晰。

    雨还在下。

    落在他脸上,带起不正常的红。

    她第一次明白,原来做这种事,人们竟然也挑对象的。

    黛宁看他几眼,转身就走。

    ——

    赵屿最后是被钱叔带回来的,他已经晕了过去。

    大小姐沉着小脸,一副看谁都不高兴的样子,钱叔摇摇头,自己给赵屿看病。

    赵屿中什么药,他作为医生,自然清楚。

    好在黛宁只问他要了钱,并没有让钱叔拿药,钱叔也不会把这么坏的药联系到大小姐身上去。

    钱叔道:“大小姐,我给他看看,你在这里不方便,先出去吧。你淋了雨,需要换衣服,不要感冒了。”

    黛宁裙子被打湿,闻言直接去洗澡,才不管赵屿。

    钱叔有什么办法?他也没办法,他喂了赵屿一些缓解的药。反正世上也没有不解就会死的助兴药,捱一捱就能过去。

    他心地不错,还让保镖帮着赵屿泡了下水,换了身衣服。不管怎么样,始终会舒服些,哪怕去医院,也只能得到这样的处理。

    钱叔看看赵屿依旧高高支着的帐篷,掩唇咳嗽一声。虽然大家都是男人,可这种情况,难免尴尬嘛。

    钱叔把门给赵屿带上,自己出去了。

    黛宁洗澡的时候,热水浇在肩膀和胸口上一阵不舒服。她十分生气,洗完去照镜子,竟然有浅浅的牙印。黛宁穿好衣服,抱起自己的棒槌玩偶,来到赵屿房间。

    黛宁跳上床,拿起玩偶对着他就是一顿捶。

    “让你咬我!混账东西!”

    她捶了个爽,问题也随之而来,她再次把赵屿捶醒了。男人目光落在她身上那一瞬,黛宁看看他裤子,再看看他,果断跑出去。

    黛宁靠着门,越想越觉得自己今天亏惨了。

    设计这么大一出,赵屿依旧没能和蓝蓉蓉滚在一起。

    吃什么大小姐都不乐意吃亏。她想了想,突然有个更好的办法。既然赵屿心中所求是她,她不如成全他,赵屿这样正经严肃的人,一旦碰了她,这辈子定不会伤害她。

    他现在脱力,药还有迷幻作用,任人摆布的好机会!

    黛宁推开门,赵屿果然还是不清醒的状态,她把棒槌玩偶往他怀里一塞。

    “来,你把它当成我,想怎么咬怎么咬,想怎么亲怎么亲。不用客气,你尽兴。”

    做完这一切,她放心地跑出门去。

    黛宁躺在床上,给自己设了一个凌晨五点的闹钟。

    五点闹钟一响,她揉揉眼睛爬起来,往赵屿房间去。玩偶掉在了地上,显然赵屿对它并不感性.趣。

    她往他怀里一滚,想起什么,扒拉开赵屿的衣服裤子,也不多看,再胡乱扯扯自己衣服。

    青团看见这一系列“碰瓷”操作,简直叹为观止。它始终觉得黛宁忘了点什么,可又想不起是什么。

    黛宁自己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对,还需要点血。”

    她四处看看,犹豫了很久,这才忍住痛弄破手指,取了点血,往床上一糊,准备继续睡觉。

    青团小声问:“赵屿会信吗?”

    黛宁想了想:“他没经验,昨天差点被药傻了,应该会的吧?”

    碰瓷操作弄完,她用他的手臂环住自己,这才放心睡过去。

    青团忐忑又期待,明早赵屿醒过来,得知自己和“大小姐”睡了,到底会是个什么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