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FOG[电竞] > 第134章 番外

第134章 番外

 热门推荐:
    free整支战队的气氛的状态,  让今年世界赛的赛事组人员有些担忧。

    free俱乐部很牛逼。

    free俱乐部是首个建队当年就破了n个比赛记录的俱乐部。

    free俱乐部四位选手全是少年天才选手。

    free有目前全联盟粉丝最多的明星选手……

    ……

    等等等等,这些了不起的成绩赛事组全体官方人员都甘心承认。

    但,这不代表,  这个俱乐部可以在八强赛后就庆祝他们今年顺利夺冠。

    也不代表,他们俱乐部的宸火选手和uy选手可以在仅仅八强晋级后,就去同安放在比赛场馆最中央的冠军奖杯合影。

    更不代表,  他们俱乐部那个神志不清哭个不停的经理人,  可以在八强出线后就联系游戏官方,  要求开始预热自家战队夺冠后的庆祝活动。

    这只东方战队,逾矩了。

    太放肆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主要是他们只是自己嚣张就算了,毕竟实力摆在这了,对战圣剑这场bo5把所有人都打服了,可气的是,他们还影响了另一只来自中国赛区的战队。

    nsn俱乐部不知为何,也跟着抖了起来,开始横着走路。他们的八强赛对手瑞典战队已经向赛事组举报,nsn战队不知道遭了什么瘟,这边free比赛刚打完,nsn开开心心的跑去询问了他们的八强赛对手,输了比赛的要不要删点什么。

    敦朴做人规矩比赛的瑞典战队惹不起躲得起,先一步打了nsn俱乐部的小报告,nsn因此被赛事组警告了一次,这才欢天喜地的老实了。

    nsn完全是莫名其妙跟着傻嗨,赛事组还是可以警告吓唬一下的,至于free这边……

    圣剑之前做了什么大家心知肚明,赛事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些小节就装没看见了。

    比如有工作人员举报,free几个选手在赛后认真讨论过,要不要趁着在境外,找个没人的地方去揍圣剑队长一顿。

    比如八强赛后free圣剑两队在后台相遇,free几个选手匪里匪气的对着圣剑俱乐部老板吹口哨起哄。

    再比如evil选手申了个推特账号,在赛后直接开喷,一边庆祝圣剑喜提八强一轮游一边放了狠话:明年世界赛若能再见,他对上圣剑一次,就再删圣剑一次的号。

    赛事组官方权当无事发生了。

    “……稍微收收,你也忒狂了。”

    送走圣剑的当天,free下榻酒店里,战队所有人全挤在了周火房间中,宸火拎着一瓶酒趴在沙发靠背上看时洛在推特上激情输出,“见到一次你删他们一次?你怎么跟个土匪似得?”

    时洛没理宸火,自己端起一旁的一瓶酒喝了两口,继续踩在圣剑的坟头上疯狂蹦迪。

    “唉,做圣剑的队员也挺可怜的。”uy已经爽够了,开着直播,一边跟弹幕互动一边假模假式的装好人,“一年删一次号,每年都要重头再来……他们新赛季一开赛好看了,新赛季一开战,四个光秃秃的新号去别人打哈哈哈笑死我了……”

    “活几把该!不就是想欺负人,才去二号种子池的么……踢到铁板了吧?知道谁最能狂了吧?呵……”老乔歪在沙发上,同周火碰了一下杯,喝了一口酒,迷迷糊糊的闻了闻杯中酒,“哎?这个酒真不错,这是啥酒?当地的吗?”

    “不是,我从家里捎的。”周火不知喝了多少,满脸通红,口齿不清道,“我让人给我空运带过来,专门用来庆祝咱们夺冠的!五万多一瓶……我准备了整整六瓶。”

    “牛|逼牛|逼。”老乔不住点头,一边给自己续杯一边费力道,“这贵的酒就是他娘的好喝,不过……”

    老乔又喝了一口酒,眯着眼认真想了片刻,一时之间竟想不起来自己家战队到底有没有夺冠。

    想不起来就不想了,老乔摇摇头,又跟周火碰了一杯。

    三个选手一个教练一个经理加上六个工作人员十个人,就着薯片和爆米花造了六瓶度数颇高的酒,而后全喝高了。

    全俱乐部唯一不能喝酒的那个人在做了整整两小时的赛后采访,回到酒店时,看到的就是这个靡费的画面。

    余邃看着一屋子酒鬼,认真问道,“还有人……记得咱们只是刚八强出线吗?”

    一屋子的王者看向余邃,神智虽不清,但姿态仍尊贵,一个个眼神睥睨。

    显然是没人记得了。

    屋里弥漫着诡异的爆米花和红酒混杂的味道,余邃这数年没沾过酒的人有点扛不住,闻着这味儿屋都不想进,他脱了外套丢在门口,开着门坐在自己外套上刷了一会儿手机,等了片刻待房间内酒味淡了些才进了房间。

    uy已经坐在地上靠着沙发睡着了,直播还开着,余邃看了一眼——

    【是余神回来了吗???】

    【哈哈哈哈哈whiser那么爱干净,怕是都不想进这屋。】

    【感觉到了余神的绝望,崽崽们,我们还要打四强的你们知道吗?】

    【余神啊啊啊啊啊啊看镜头!!!】

    【whiser,求求你检查一下周经理的手机,我怀疑他刚才喝大了已经把你们明天回国的票定了!】

    【有那么一刻,感觉你们今年就是单纯来打个八强赛的。微笑脸,你们是打完就走是不是?】

    【已经笑不动了,为什么我队酒量都这么差啊?唯一一个能喝的现在却戒酒了,hhhhh……】

    余邃对着镜头打了个招呼,看见有弹幕在问:【删号战都为他打了,某人还不公开你?】

    余邃嘴角控制不住的往上挑,“看某人是没这个意思。”

    到底要公开什么粉丝们都心知肚明,有弹幕故意道:【可能还是不够喜欢。】

    余邃莞尔。

    粉丝们怕余邃当真,忙把说时洛不够喜欢余邃的刷下去了,又一起排队复制粘贴,恭喜余邃过了八强的难关。

    余邃谢过粉丝,起身再次看过屋里众人——

    余邃揉了揉脖颈,在自家俱乐部总群里发了消息,请没来聚众酗酒的随行工作人员照顾一下众人。

    至于这一窝醉鬼里的某个人,当然是余邃自己单独照顾。

    余邃捞起时洛,半扶半抱的将人带回了自己房间。

    时洛大概是心里还残存着一缕竞技之魂,虽然喝的眼睛已经直了,但还有点理智,回到房间被余邃扶着躺倒床上片刻后,突然拉住了余邃的衣角。

    “明天……”时洛眼睛发红,直直的看着余邃,“……约练习赛了吗?几点?”

    余邃反问,“要是约了,你起得来么?”

    时洛目光直直的看着余邃,显然是根本听不明白余邃在说什么。

    赛场上凶的不行的新人选手,这会儿躺在床上呆呆的,莫名的可爱。

    余邃在时洛头上揉了一把,“放心,没约,真约了怎么办?你起不来,我双开俩号帮你打?”

    时洛缓缓看向余邃,重点被带偏,费力道,“你……双开都能打?”

    全联盟公认的第一刺客医疗师思考片刻,“只是练习赛的话,可以打打,不保赢。”

    时洛眉头微微皱起,“突击手……”

    “我也能玩。”余邃好心提醒,“宝贝儿,你第一场常规赛,谁临时上了突击手,比赛全程给你当狗,捧了你一个v,忘了?”

    时洛定了片刻,突然笑了。

    时洛半张脸埋在枕头里,“你陪我打的……”

    时洛闭着眼,突然开始复盘比赛,“全程没有一点失误,这么快节奏都一直能兼顾所有人……怪不得你走的时候圣剑老板那么恨你……你怎么会这么厉害?”

    余邃想客气一下,但冷静一想,自己又属实牛|逼,只能点点头,“谢谢。”

    磨蹭了一会儿就已经过了零点了,余邃不再耽误时间,替时洛脱衣服准备催他睡觉。

    余邃拉开时洛外套拉链,时洛很老实,让张开手就张开手,让抬头就抬头,余邃没费多少力气就把时少爷给料理明白了,“喝水么?”

    时洛摇摇头,低头看着自己运动裤上的抽绳,迟缓的问,“这个怎么不解开……”

    余邃:“……”

    余邃垂眸看着时洛,不发一言。

    不过半分钟,就把时洛的耳朵看红了。

    余邃嘴角微微挑起,“……想什么不干不净的呢?”

    时洛闭上眼不说话,脑子里全是余邃赛场上各种极限操作。

    越是想,越是心猿意马。

    余邃眼中噙笑看着时洛,片刻后时洛睁开眼,余邃看着时洛眼中那熟悉的劲儿,禁不住笑了下。

    小狗崽子。

    余邃耳朵也有些发热,他清了清嗓子,“宝贝儿……到底喝的多大?忘了?再过六天,就打四强赛了。”

    时洛安静片刻,低声道,“对你有影响么?”

    余邃不得不承认,“……对我没影响。”

    气氛瞬间更暧昧了。

    余邃揉了揉眉心,扫了房间内一眼,迟疑片刻后放弃,坐在时洛身边,低头在时洛唇上亲了下,“……不了,没套。”

    酒醉的缘故,时洛反应速度比平时慢了许多,余邃说罢隔了足有十秒钟时洛才明白过来。

    余邃要去给时洛倒水,不等起身,一下被时洛攥住了领口。

    时洛嘴唇动了动,死死攥着余邃的衣服,好一会儿才含糊的在余邃耳畔说了句什么。

    余邃喉结随之动了下。

    “我……我这又控制不了。”余邃努力保持理智,“咳……你不嫌完事儿了不好、不好收拾么?”

    再露骨的,余邃实在不好意思讲出口了。

    时洛又安静了好一会儿,酒醉的缘故,时洛眼睛看上去湿漉漉的,漆黑的眸子里,只有余邃。

    时洛含糊道,“不、不嫌。”

    “控制不了就随便……”时洛把头抵在余邃胸口,声音有点哑,“我嫌什么?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

    这要还能忍,就真的是有问题了。

    余邃在时洛嘴角亲了下,想起刚才看的那条弹幕。

    居然有人会觉得你不够喜欢我。

    翌日八强赛,右半区nsn对战瑞典战队,free俱乐部的人之前信誓旦旦说了全员会去场馆替nsn加油,但如nsn小组赛出线那日一般,一群人又又又都睡过了。

    nsn状态十分好,三比二拿下了比赛,顺利八强出线,挺进四强赛。

    四强自然是要鞭尸一波八强的,nsn老板和经理赛后对着已经凉了的圣剑战队疯狂冷嘲热讽了一波。

    骂够了圣剑,nsn想起来了另一只同样进了四强的中国赛区战队,两只战队并不在一家酒店,nsn经理想约free一起吃饭庆祝,不想把free从头到尾挨个联系了一个遍,没人回复。

    等到晚间好不容易好不容易联系上了周火,宿醉未清醒的周火以为nsn又是来约练习赛的,直接拒绝了。

    “打什么练习赛?你们不要努力了,冠军是我们的了。”

    nsn经理:“……”

    nsn经理直接挂了这神经病的电话。

    嚣张如

    free,是真的休息了整整一天两夜,因参赛选手连续24小时未登陆过游戏客户端进行过练习,free俱乐部还同nsn一般吃了个赛事组的警告。

    赛事组下了个警告处罚后还专门苦口婆心的劝告了周火,不能仗着自家选手天分高就这么放肆,从打小组赛开始你家战队可是太狂了,一只年轻战队,你们怎么能这么恣意?下面还有四强要打,赛事只会越来越紧张,怎么还能休息一整天呢?以为每次都能像打八强一般简单吗?

    五天后,free3:0拿下了四强赛,继圣剑之后,又零封北美一号种子战队。四强出线,拿到了本届世界赛决赛的第一张门票。

    赛事组自此不好意思再警告free了。

    狂是有狂的资本的。

    四个选手千万里挑一的天赋不会辜负free,这些年日复一日的苦练不会辜负free。

    前苦吃尽,现在拿下比赛,就是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