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FOG[电竞]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第一百一十六章

 热门推荐:
    能让whiser三年间念念不忘不改初心的人,  自然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时洛对着余邃一直就是有心机的,  且这份心机时洛从来不遮不掩,反而会清楚明白的同余邃交代清楚。

    我就是故意的,  我就是在磨你,我就是在套你,  我就是为了让你更在意我。

    时洛看着余邃,  低声反问,“……一边发挥出色抢了你们的v,一边让你以为我紧张坏了享受着你的渣男体贴,这冲突么?”

    时洛眼中满是他更少时就有的对余邃特殊占有欲,  “我就是仗着你在意我,让你主动把房卡给我了,让你被我亲被我碰……怎么了?”        余邃垂眸看着时洛,  笑了。

    不冲突,也没怎么。

    这扑面而来的掠夺欲……挺熟悉的。

    时洛自小就这样,且余邃自己也说过的,  不喜欢的人的心机才是心机。

    喜欢的人的心机,那叫撒娇。

    余邃就是吃这时洛这套。

    “都说我很会谈恋爱……”余邃摸了时洛下巴一下,  低声叹息,“等你再大两岁,估计比我更会祸害人。”

    时洛低头,  嘴唇在余邃的手指上轻蹭了下,呢喃,“队长,  把我看紧点儿……别让我祸害别人。”

    余邃莞尔,“放心……看的死紧。”

    队友们都已换好衣服在休息室等了,不少当地工作人员也在,再耽搁怕就有人要来敲更衣室的门了,两人不能再享受独处时光,要马上换私服回酒店了。

    北半球业已入冬,穿着队服出门必然会冻死,选手们都是穿着自己的私服来比赛场馆,到了室温正常的场馆内再换队服打比赛,比赛结束后自然要换回去了。

    余邃对着时洛轻声吹了声口哨,“谁先换?”

    先换衣服的人要被对方全程看个干净,时洛时洛眸子暗了下,哑声,“你。”

    余邃丝毫不耽误,唰的一下将外套拉开了,脱了队服外套挂好,接着又将里面队服半袖也脱了,余邃拿过厚卫衣套上,眼中带着点点笑意,轻声道,“时神……你换衣服的时候,我可都是闭着眼的。”

    时洛不跟余邃玩绅士那一套,他就是想看。

    余邃也大方,用脚勾过椅子,坐下来将全身衣服都换好,迅速将自己队服挂好,在时洛头上揉了一把,“出去等你,快点。”

    紧张比赛周期里短暂的亲密时间结束,时洛随之换好私服,裹了件厚厚羽绒服,同俱乐部所有人出了场馆上大巴车回酒店。

    小组赛双循环是分两圈进行的,a组第一圈循环已经结束,距离下一循环中间会有两天休息时间,这两天本是其他战队总结经验分析同组其他战队,争取在下一个循环里拿到更好成绩的时间,free没这方面的困扰,头一个循环下来不管是同组队友的水平还是时洛的状态都给大家吃下了定心丸,两天时间里,free已经要开始研究其他组的稳晋级队伍了。

    nsn所在的c组有点死亡,但顾乾瓦瓦他们发挥还不错,只输了北美战队一场,第一个循环里连拿两分,真能保持这个状态小组赛出线也不会有太大问题,圣剑所在的d组和a组情况差不多,组内强弱差距非常大,圣剑在d组一人打十个。

    让时洛非常不爽的是,圣剑在d组虐其他战队比他们虐的还狠。

    圣剑恶心人是真的有一手,他们仗着自己实力强,打组内哪一队,就故意要用那一队最擅长的打法。

    对方擅长打快攻,他们就也打快攻,然后以碾压之力十几分钟结束比赛,不让对方喘一口气。

    对反在偷图游击方面比较擅长,那他们也玩周旋,然后以高技巧完美节奏拿下比赛,秀智商秀合作,发挥的酣畅淋漓。

    可想而知的,同组其他战队在这种情况下输了比赛队员心态多多少少都有些崩。

    你以为那是你最擅长的东西,可圣剑就是能用同样的套路吊打你,让你都没任何理由安慰自己。

    赛后圣剑还要发个推特嘲讽一波:[听说你们擅长快攻哦?]

    人在国外,也不用麻烦翻墙了,uy扫了一眼圣剑俱乐部的推特,对周火懒懒道,“你之前还说我们是全员恶人……见识了吧?这特么才是真恶人。”

    周火虽然平时也因自己战队成绩好有点飘,但也从没作死到这个份儿上,周火嘬了嘬腮,摇头,“选手是应该有血性有傲气,但也不至于这样吧?稍微尊重一点对手不行么?真有太年轻心态不稳的选手……世界赛回去没准直接退役了。”

    “知道人家赛前战队采访,他们队长怎么说的吗?真的,我看完他们采访就知道这些人根本没把同组其他战队当人看。”宸火看完了圣剑前三局bo1,伸了个懒腰,“直接点名说这次世界赛大半战队都是臭鱼烂虾了,强队都不尊重,凭啥尊重你个小组赛的战队?”

    赛前各战队的队长采访出来后时洛只看了余邃的,根本没看别队,圣剑的更不可能看,时洛闻言捞过一旁不知谁的平板电脑,打开游戏官网搜圣剑的赛前采访。

    余邃的赛前采访只有不到一分钟,圣剑队长的视频却足足有五分钟。

    周火之前看过那个视频,见状忙拦道,“哎呀!有什么好看的?差不多就是宸火说的那个意思,别浪费时间了,你们不是马上又要开下一局练习赛了吗?”

    老乔也蹙眉道,“别看了,我找天使剑,差不多就打吧。”

    时洛当没听见,冷着脸点开了视频。

    余邃在一旁建好一会儿要打练习赛的地图房间,没拦时洛。

    时洛烦圣剑,声音也不想听,把视频声音拉到最低,直接按了倍速播放看下面中文字幕。

    [期待世界赛?不期待啊,世界赛有什么好期待的,我们并不是那种拼死拼活好不容易拿到世界赛名额的战队,这只是我们战队每个赛季末的正常流程而已。]

    [今年世界赛强队不少,当然,我不是说小组赛时期,我真不知道小组赛有什么好打的。]

    [没有分析过其他赛区的战队,也不用浪费那种时间。]

    [北美赛区我们经常约练习赛的,他们是挺强的,然后他们很久没赢过我们了,希望再次遇到我们不会害怕。]

    [中国赛区在赛季初我们就全部打了一轮了,一样没输过,没什么可期待的。]

    [free战队稍微有点意思,因为有很多从我们俱乐部出去的人。]

    时洛眸子一顿,按了下暂停,而后直接开了声音。

    时洛信不过翻译,官方翻译会模糊激烈用词,他要自己原声。        [whiser确实在我们这里度过了一段很美妙的时间,希望他没把那两年视作耻辱,哈哈哈就算他觉得耻辱也没办法,他的职业履历中永远有两年会刻着我们战队的队标,他永远洗不掉。]

    时洛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当然期待遇到老队友了,然后成绩会教会叛逆的whiser,让他知道他在赛季初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希望free战队能坚强一点挺的久一点,可以被我们遇到。]

    [不期待,除了决赛,四强赛八强赛我们都不期待,也没什么兴致。]

    [我们这次只期待决赛的bo5,前面小组赛遇到的这些都是垫脚石,踩上去都嫌费鞋那种,完全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

    [我们这次只是来打那一场决赛的,谢谢。]

    采访结束。

    时洛喃喃,“他的职业履历中永远有两年会刻着我们战队的队标,他永远洗不掉……”

    宸火沉默了片刻,眼中恨意一闪而过,随之一笑,“唉宝贝儿,时洛!听我说,我提前说一句啊……我们老东家真不是针对你,他们对谁都是这个吊样儿,别太被影响,好吧。”

    “时洛,我保证我这次没跟你开玩笑。”uy看着时洛,脸色难得的认真了几分,“听我说,圣剑没你想的那么二百五,我打了这么多届世界赛,论说垃圾话,我目前还没遇到过比圣剑更绝的。”

    uy拿过时洛手里的平板电脑,“他们是不尊重人,不是东西,但他们的垃圾话,不是在口嗨,都是有目的的,在赛前刺激你挑衅你,让你心态不稳,在赢了你之后还要打击你的自信心,给黑子们提供嘲你骂你的梗,这才是他们的目的,别以为他们真是在单纯的骂人。”

    余邃将练习赛地图设定好,把键盘往前一推,道,“是真的,别信了传言,他们没那么无脑,我在圣剑的时候,他们也会给我提供垃圾话脚本,刚才你看的,不一定是他们队长的意思,可能是他们战队心理分析师提供的。”

    余邃嗤笑,“搞我心态而已。”

    余邃转了下电竞椅,看向时洛,轻松道,“他的采访我早看过了,没受影响。”

    时洛沉默片刻,努力消化掉了圣剑的采访,而后抓到了余邃话中的信息,时洛怔了下,眯眼看向余邃,声音冷了下来,“你的个人采访……”

    时洛喉头哽动了下,语气不是太平稳,“你的个人采访,这个逼俱乐部都要控制?他们还把人当人吗?他们怎么敢让你……”

    老乔也是头一次看这采访,闻言心头火腾的起来了,怒道,“他们……”

    “嘘……”余邃打断老乔,对着时洛柔声道,“那天在更衣室怎么跟我说的?不受影响,忘了?”

    时洛一窒,抿了抿嘴唇。

    “他们确实会在每个采访和垃圾话环节给我脚本,让我照着读,让我对重要对手做有目的性的攻击,但是……”余邃淡淡道,“我从没接受过。”

    时洛一愣。

    这下是周火更惊讶了,周火比这些选手年纪大些阅历多些,在各类战队中混过,脏的烂的见识的更多些,他意外道,“这种纯商业化战队……老板让你做什么,你可以拒绝?”

    余邃道,“可以。”

    宸火点头,懒懒道,“是真的……你们余神,就算是被卖过来的,也比他们本土选手。老板亲自让他做什么,只要他不乐意,他也不会做。”

    uy耸耸肩,“不信自己去翻他前两年各种资料去,看看余邃有没有听过话。”

    周火哑然,看向余邃,“凭……凭什么啊?”

    余邃平静道,“凭老子不怕被扣年薪。”

    “凭他们需要我给他们打成绩。”

    “凭着我在中国赛区是国服第一医疗师,在欧洲赛区是欧服第一医疗师。”余邃回想圣剑队长采访时说的话,慢慢道,“我职业履历里确实有两年是刻上他们队徽洗不干净了,但少爷人没卖给他们。”

    “别的队员不听话,会被他们惩罚,去坐冷板凳看饮水机。”余邃眼中带了几分淡淡傲气,“……我不听话,他们敢让我去替补吗?”

    时洛垂眸,一下一下,慢慢鼓起了掌。    老乔咧嘴一笑,狠拍了一下桌子,痛快的吼了一声,“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