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FOG[电竞] > 第一百零四章

第一百零四章

 热门推荐:
    余邃关注了时洛小号不到半小时,  时洛迷幻、放飞、被网暴了几个月的小号被顶到了热搜前十。

    决赛后,  时洛一共发过三条微博。

    最近的一条微博发自二十多个小时前,内容十分暧昧:

    【想睡了,  他不让我睡……要困死了。】

    余邃回忆了下,那会儿自己好像连续折腾了时洛三个多小时,  其实那会儿余邃精神特别好,  之所以能放过时洛,是因为小时神超级可爱,当时带着鼻音咬着牙,跟余邃无奈小声说,  “哥,你能让我出去抽根烟提提神再继续么……”

    余邃当时忍不住笑出了声,让时洛睡,  自己玩手游打发时间。

    倒数第二条不太暧昧,还挺野的:

    【以前没留意,whiser锁骨很好看。】

    余邃这会儿锁骨上还有个齿痕,  时洛咬的。

    小狼崽子咬的十分用力,余邃当时一动不动,  跟时洛说有本事力气再大点,给我个终身记号,我乐意。

    奈何时神还是心软,  半天也没真的咬出血来,过后还轻轻的亲了亲,反倒是自己心疼了。

    最早的一条还挺感人的,  余邃判断是自己接受采访后发的,时洛情绪太激动,写了好长一串:

    【年少遇到了你,失而复得再次遇到了你,早没什么遗憾了。从小到大没什么东西是我能堂堂正正说那是我自己的,时至今日,只有两样。

    一是手中的荣誉,二是身旁的你。

    我并不需要你用这种办法哄我高兴。

    我宁愿永远不见光,也不用你一个人抗住所有压力。】

    余邃看了这条微博,有点心疼,想了下,来了一手天秀操作驱赶走了这悲伤的气氛。

    他用自己大号在这条微博下回复:[不难过,你已经见光了。]

    余邃关注小号后很多玩家仍不敢相信,点开热搜,很多人仍在质疑,不明真相的free粉丝闭眼无脑护,说余神肯定是终于知道了那个神经病私生粉,好奇去观察,然后一个不小心手滑点了关注。

    余邃一条评论回复断了自己所有后路,直接盖章了这小号就是自己恋爱对象。

    余邃评论过后挺满意,他各个社交软件都要炸了,余邃懒得一一解释,把所有社交软件设成勿扰模式,继续玩手游。

    又过了一个小时,时洛醒了。

    余邃打电话叫饭馆送餐,时洛睡的不知道白天晚上,顶着脸上的一道睡痕木着脸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把头抵在余邃肩膀上。

    温存了十几分钟,余邃把时洛充好电的手机递给他,道,“我下去等外卖,你困就再睡会。”

    “不睡了。”时洛抽了抽鼻子,拿过自己手机,皱眉,“这么多条消息?”

    余邃没多话,自己拎起外套下楼去了。

    时洛一脸呆滞的拿着手机,解锁,查看消息。

    时洛:“……”

    十分钟后,时洛脑壳子嗡嗡作响。

    余邃居然早就知道了自己的小号……

    自己在不知他关注的情况下每天发各种酸掉牙的恋爱记录日常……

    自己小号原来早就被举报给俱乐部了……

    余邃在一小时前关注了自己的小号并承认了那就是他之前公开过的恋爱对象……

    粉丝们脑壳子比时洛还疼……

    面临的问题过多,时洛头皮发麻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处理哪一个。

    当年被季岩寒逼到绝路,也不过如此。

    时洛深呼吸了下,几番挣扎,点开了自己小号的微博评论————

    余邃的粉丝们在震惊之余先是一头雾水的跟着点到小号来刷了些恭喜道贺的话,原本不知道时洛小号的人从头往下翻了翻,大部分粉丝还觉得挺甜,一些粉丝对余邃把恋人带到基地的行为表示不太赞同,再品品小号发的微博内容,类似“余邃总想办法堵我”“没跟余邃商量,私自把我俩的事告诉我爸了”“他怕我冷,把衣服解开抱着我睡”“他怪我生病了没跟他说”更觉得这个恋爱对象不是盏省油的灯,越往下翻越觉得不满意。

    余神恋人作为圈外人,公然长期住宿在free基地,不符合规定就算了,还勾引选手不好好训练严重影响了选手的正常作息。这人在基地走来走去勾勾搭搭,其他选手看见了怎么想?宸火只有自己小老婆,眼瞅着别人秀恩爱不生气?生气了还能好好训练?我们时崽这么小,孩子看多了这些画面影响身心又有谁来负责?

    这人爸爸也不咋地,找了余神这么个完美女婿还不满意,余神将来怕还要受老丈人的气哇这怎么可以?那是我们捧在手心长大的选手!

    而且这人也有点儿挑拨兄弟情的意思,“宸火穿什么都难看”操这是说的什么狗话?free的选手只能自己人骂,一个外人凭什么看不起宸火这素质就是有问题!

    时洛按照时间顺序看的,越看越觉得脑门子疼。

    再往下翻翻,他和余邃的c粉在经历了最初的震惊之后向天借胆,小心翼翼的抛出了一个可能……如果,只是如果,这个小号是时神的呢?

    余邃女友粉气的肺炸表示是时神那当然最好了但怎么可能,小时神铁骨铮铮这么多年,头破血流不流泪的一个人,会唧唧歪歪写这种东西?想什么呢?别再拖另一个珍宝选手下水了能不能把这条删了我担心时崽看见会气炸。

    卑微c粉被骂了一顿后删了几条微博,但没过十分钟,c粉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整理出了一条时洛整个赛季以来的时间表。

    选手的官方账号哪一天打了几个小时的游戏几点上线几点下线都能从官方渠道查到,更别提free还有个常年直播的uy,想要知道时洛每天作息轻而易举。

    将小号每条微博发送时间被提炼出来,小号微博发送时间有早上有中午有晚上有半夜有凌晨,将每条发送时间追溯到时洛当日的训练安排和作息时间上,奇迹出现了:

    全部全部全部在时洛的休息时间上,无一例外。

    这个放在别人身上可能没什么,但放在职业选手身上就很可怕了,选手一天里也没多少自己的时间,所有微博能全部卡在时洛自由时间里,若说是巧合,那几率实在是太小了。

    更别提余邃对时洛的种种偏爱,时洛对余邃的种种执着。

    更别其他队友早就说过基地没有外人。

    更别提余邃和时洛同时消失的杭州行程。

    真相只有一个,到了这会儿,赶来吃余邃恋人瓜的时洛粉丝才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慌张。

    粉了时洛好几年的粉丝,对时洛还是有点了解的。

    细细看下来,那个奇奇怪怪的断句,那个让人不着头脑的感叹……确实有点时洛的风格。

    一时间,free整个战队粉丝都没法置身事外了。

    大家想要一个答案。

    余邃到底是找了个不省心的小妖精。

    还是多年意难平终成眷侣。

    如今摆在时洛面前的也是这两个问题。

    弃了自己宝贝小号,心疼不心疼的先不提了,圈内所有人都会以为余邃找了个祸国殃民随时能把战队毁了的不省心磨人小妖精。

    或者,勇敢一点,承认这个小妖精就是自己。

    时洛闭上眼,羞愤欲死。

    “现在就吃么?”

    外面下雨了,余邃身上带着点点水珠,他把手里食盒放好,“嗯?”

    时洛转头看余邃,眼睛发红光,犬齿都要长出来了。

    余邃走到时洛身前,一笑道,“咬我一口?出血那种。”

    时洛盯着余邃锁骨上红色齿痕,没动。

    “知不知道你那小号马上就要被举报没了,你自己说的啊,无论如何都想要那个小号。不是你自己说的,想留一点记忆么?”余邃坐到时洛身边,“我关注了,就没人举报了……高不高兴?”

    “有气就发。”余邃拉起时洛手腕,作势要朝自己脸上打,“来,我不还手。”

    “别闹!”时洛现在看着余邃自己先想跳楼了,想起自己小号上内容都被余邃看了简直想炸了基地大家同归于尽,时洛满脸通红乱七八糟的低吼道,“我的小号你看什么看?!”

    “不光看了,还总是看,天天看。”余邃握着时洛的手晃了晃,声音很轻,“做个记录,今天,我和余邃在一起了……”

    时洛磨牙道,“我特么马上删了……”

    余邃莞尔,“删了有用?”

    余邃道,“要好好记住这个人……什么都能忘,唯独不能忘记这个人。”

    时洛一怔。

    余邃道,“……你对我太好,抚平了我所有的意难平。”

    “感冒已经好了……”余邃背课文一般,轻声继续道,“……太喜欢他了,一辈子都不想和余邃分手。”

    “从小到大没什么东西,是我能堂堂正正说那是我自己的,时至今日,只有两样。”余邃用手蹭了一下时洛的侧脸,一字也不差,“一是手中的荣誉,二是身旁的你。”

    “删吧。”余邃轻松道,“我能从第一条背到你最后一条,你想听么?”

    时洛一窒,眼睛莫名其妙的酸了下。

    明明是自己占理的,被余邃这么一搅……有点感动算是怎么回事?

    “你……”时洛顿了下,低声道,“你背那些酸话做什么?”

    “没刻意背,看多了而已。”余邃抬手在时洛侧耳朵上拨动了下,“有什么可烦的?有谁逼你承认那号是你的了?”

    时洛愣了下,“我……”

    “小号照样发,别人觉得那是小妖精也行,觉得那是你也行。”余邃是真的完全不在意别人怎么说,也不懂时洛这有什么可烦的,“别人说我养小妖精就说,说咱俩在一起了也无所谓,明明是别人好奇的事,你非要着急替人家找真相做什么?”

    时洛有点恍惚。

    不知是不是这几天过的太不分昼夜了,时洛一时之间竟觉得余邃说的挺有道理。

    “那……”时洛抿了抿嘴唇,迟疑道,“我、我小号还能发?不承认是我就行了?”

    “当然。”余邃宽慰道,“你不承认,没人能说那是你,你那么酷,谁敢找死当着你面来问那是不是你?”

    当然,最大可能是粉丝们认出了那是时洛,但为了时洛薄薄的脸皮也要装瞎装看不出来,不过这话就没必要在这会儿同时洛讲了。

    时洛是真的饿的有点脑供血不足了,信了余邃的邪,想了下闷道,“倒也是……吃、吃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