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FOG[电竞] > 第九十八章

第九十八章

 热门推荐:
    决赛当天,  两队一大早就抵达了决赛场馆。

    同往常常规赛不同,  决赛前一天两队队员已经来场馆踩过点并彩排过了,场馆不会换给别人用,  队员们的备用外设也早在前一天就放在场馆并调试过了,各自的休息室也早在几天前就贴好了战队的标志,  比起常规赛和半决赛,  整体配置提高了不知几个档次。

    也许是受sat战队全员舍身成仁的影响,也许是因为nsn和free俩战队队员之间关系一直较亲密,又可能是不想在出征世界赛之前给两战队过多压力,这赛季的决赛火药味并不强烈,  少了往常决赛前两队粉丝你死我活的架势,不管是普通玩家还是两队粉丝,大多数人赛前的态度都十分温和,  往常观众入场但比赛还没开始前,两边战队的粉丝总会相互飚口号比加油声大小,这次这个呛声环节也没了,  在nsn粉丝喊了几声加油后,free粉丝没仗着自己人多喊更大声压回去,  跟着喊了几句加油就停了。

    “今天余邃的女朋友们和时洛的姐姐们都好温柔啊。”游戏赛区的裁判助理正来free休息室找周火签字,听着外面粉丝们喊了几声就停了意外道,“nsn家粉丝敢先喊加油,  放在平时这能忍?什么时候脾气这么好了。”

    周火在经理负责的页面依次签名,得了便宜卖乖,笑笑,  “我们家粉丝脾气一直特别好,从不玩呛声那一套的。”

    那个助理耸耸肩,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一起看教练笔记的余邃和时洛,小声跟周火嘀咕,“现在与世无争了?之前跟野牛打常规赛的时候,你们粉丝把人家粉丝压的我们都没法收音,收的全是你们战队的声音。”

    周火心道那是有旧仇的能一样么。

    周火把要签的都签好,笑笑,“给你们少添点麻烦还不好?”

    “当然好,不过等到了世界赛阶段,可以多给我们找点麻烦。”裁判助理扎眼一笑,“国外赛区的粉丝超级能嘘人搞心态,到时候别被他们欺负。”

    “必然。”

    周火送走裁判助理,走到正在闭目养神的几个选手面前,“怎么样?没什么问题吧?”

    “能有什么问题。”宸火一脸轻松,无奈道,“别嫌我们不够紧张,尼玛nsn更不紧张行吧?昨天晚上瓦瓦那个小兔崽子还联系过我,问我打完比赛要不要一起吃饭以及吃什么,我服了,老顾都不管的吗?要比赛的好吧?!弄得这么合家欢是什么意思?”

    “真的,我这些年头一次打火药味这么低的决赛,跟对方战队一点儿过节都没有就算了,彼此还大舅子小姨子的还全特么是裙带关系。”uy扫了时洛一眼,啧啧,“不懂瓦瓦这么自来熟是为什么哦,好像我们战队是他半个家似得。”

    时洛表情一僵,装没听懂uy在暗示瓦瓦是余邃的小舅子,随手拿过老乔的教练笔记来翻。

    “瞎扯什么呢。”老乔最看不惯队里大的欺负小的,推了uy的头一下不让他搞时洛心态,“和谐还不好?不是给你们的压力更小了?又不是稳胜的局,赛前真你死我活的放狠话,咱们回头输了多难看。”

    uy嘲讽一笑,“输?”

    “别狂,照着常规赛的经验打就行了。”老乔匆匆带过这个话题,转而看向宸火,“你答应瓦瓦了吗?”

    “没啊,余邃不是定了杭州的酒店了吗?”宸火无辜道,“不说了,打完比赛转过天来就去杭州过假期么?”

    老乔并不知情,扭头看向余邃,“你定酒店了?!定了几天?”

    “三天。”余邃面色自然,“去杭州高铁不到一个小时,不至于不同意吧?”

    “同意不同意的你提前说一声啊。”老乔皱眉,“哪天定的?跟谁商量了?!虽然决赛后是有假期,可你……”

    周火小声提醒,“九千一晚的别墅套房,你之前提到过的,一直想住的那家酒店,古色古香的,特符合你这种老年人审美的。”

    “可你、可你……”老乔的火气瞬间下了一半,立场不太坚定道,“那也不能不跟我商量,本来还可以再约一下练习赛的,你这……”

    周火再次小声提醒,“全程其他消费战队也报销。”

    “全部报销的话……那什么……”老乔声音越来越低,“咳……休息一下也不是不行。”

    宸火和uy闷笑不止。

    “好好的怎么想到去杭州玩了?上海呆腻了?装不下你了?”老乔还是不明白,“虽然我也想去杭州呆几天吧……”

    余邃表情轻松,“怕你们在基地呆烦了,前几天跟周火商量过的,决赛结束后工作人员全部带薪休假,队员去杭州度假。”

    “倒也行。”老乔越想越心动,但还是忍着高兴皱眉道,“比赛还没打完呢,想这么多!收收心,还有半小时上场,要不看看笔记要不闭眼眯一会儿,别光想着玩,输了玩哪有赢了玩痛快?”

    “这话说的对。”宸火坐直身子,拿过老乔的笔记本翻了起来,“还是赢了好点……”

    uy倚着宸火看笔记,时洛见没人注意自己,拿起手机来搜杭州酒店。

    余邃坐在时洛身边,一眼看见时洛在查什么,低声道,“看看你要在哪儿睡我?”

    时洛迅速收起手机,左右看看装作没听到。

    余邃在时洛头上揉了一把,“放松点,就你紧张。”

    时洛紧抿着嘴唇没说话,心道废话,你们一心全在世界赛上,只有我还在担心我的赌约。

    半小时很快过去了,free众人起身,周火挨个拍拍众人的肩膀,“正常发挥就好,别紧张别松懈,输了一样能去世界赛,但赢了算是我们这一赛季的赛区答卷圆满了,加油。”

    众人依次出了训练室,在工作人员的接引下走到前场。

    决赛场地比半决赛大了十倍不止,还没出后台free几人就听到了粉丝们山呼海啸的欢呼声,宸火轻轻跳了两下,笑道,“来了来了来了……兴奋起来了。”

    经过战队介绍后两边战队进了各自的玻璃房,查看外设无误后余邃跟裁判做了最后的确认,比赛正式开始。

    第一局比赛开始。

    等倒计时的时候宸火咋舌,“真的要欺负瓦瓦吗?讲真,我不太懂,瓦瓦跟时洛是好兄弟了吧?也算是余邃你半个徒弟了吧?你们平时对他挺好的啊,怎么真到了比赛一点儿情面都不讲。”

    时洛冷冷道,“高看我了,我曾经一局比赛里杀了瓦瓦十三次。”

    “我们就是不专门针对他他看见余邃也怕,不如那他当突破口了。”uy悠悠道,“跟sat打的那场小瓦瓦太狂了,之前还跟咱们藏着掖着的,不欺负一下手痒痒。”

    “不对啊。”宸火突然意识到什么,皱眉,“每次赛前咱们不都是搞自己人心态么?为什么今天开始聊瓦瓦?你们没人想攻击一下我吗?”

    “贱呢?满足你。”余邃调整了一下麦克风,淡淡道,“赛前游戏内两方战队胜率投票预测,咱们和nsn是一比一持平。”

    余邃话音未落,free队内语音传出了宸火和uy的几声笑。

    监听free队内语音的裁判意外的看了几人一眼,想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也没想明白为什么胜率一比一就是打击己方心态了。

    “一比一……”uy轻轻点头,“行,来吧。”

    倒计时结束,两队冲出己方转生石。

    free依旧是他们一贯的常规打法,余邃和宸火攻正面,时洛走边,uy压后。

    nsn原本前排三人也是分开的,但在初一碰头发现free这边只有两人忙叫了另一走边突击手信然过来帮忙三打二,想着在开局吃掉余邃宸火两人。

    后排uy不紧不慢的提醒道,“我看见西边灌木丛动了下,信然过去了。”

    时洛已经飞速抢先连下了两个净化皿,闻言道,“我过去?”

    余邃道:“不用。”

    余邃话音未落,电光火石之间已经削掉了瓦瓦多半管血,宸火跟着补枪收掉瓦瓦,随着一串连发收掉顾乾,错后而来的信然这会儿要撤已经来不及,拼着想要一换一拿掉余邃人头时却被远处的uy一枪拿掉了人头。

    free队内语音里余邃轻轻啧了一声。

    开场三个人头,余邃一个也没吃到。

    “这不怪我。”uy换子|弹,“你俩在前面挡着,根本没给我角度,我其实是想吓唬他一下逼他往你们那边走位的,没想到小信然慌了,都没走位,直接被我收了,真的,余邃,怪你自己,你那个靠侧踢做的旋杀多久没用了?你为什么要用在我瓦身上?”

    余邃退后给自己补状态,“心理战,打击一下士气。”

    “收着点收着点,不然下台老乔要炸了。”宸火这么说着,贴着毒放下净化皿,都不后退找掩体等净化皿生效,往旁边两步又放了一个,“我赌rod不敢狙我。”

    前排三个人都灭了,rod是不想提前暴露位置的,前面全是雾,他也狙不中人,只能眼睁睁看着宸火和时洛两路开花。

    free开场一个漂亮的二对三开了个好局,人少打人多还能将对方团灭是最打击士气,为了避免俩突击手资源消耗不均的问题,打完第一波后余邃让时洛和宸火调换了位置。

    平时那么多场双排不是光为了的,经过一赛季的磨合,时洛同余邃在正面突进的配合已经炉火纯青,对面rod看free这边两突击换位置了忙报点,顾乾想卡他们换位置彼此脱节的时候包夹一波,但不想刚摸到前排就被时洛抓到了位置,一梭子子|弹下去时洛收掉了信然和瓦瓦,顾乾极限退守躲回了掩体。

    余邃指挥的语速很快,“不用动,你放净化皿我给你补状态,宸火走你自己的,放五个净化后不管有人没人管你都来跟时洛换位置。”

    “ok。”宸火点头,“时洛,算咱俩资源消耗了吧?”

    “算着了。”时洛卡着位置放净化皿,“你比我消耗的多,彩逼。”

    “哎呦小崽子。”宸火失笑,“老子比你多打掉一个人行不行?”

    “闭嘴。”uy提醒道,“他们去包你了,火。”

    宸火毫不恋战,忙后撤,看了一眼自己的战斗数据:恰恰刚放了五个净化皿。

    宸火一笑,“余邃你就卡着他们复活时间算的?你就猜到他们要抓落单了?”

    “前期正面已经被打崩了,不抓落单怎么玩?”uy始终还未暴露位置,他不用走位,不断开镜看两边情况,忍不住感叹道,“不过还是要夸一句……余神就是余神,玩这些阴的就是在行,算时间是真的准。”

    “当你是夸我了。”余邃问uy道,“他们清地图边缘的毒了吗?”

    uy等了片刻确认道,“宸火走后他们开始清理了,包吗?”

    “不包。”余邃快速道,“他们清的没我们快,继续。”

    宸火同两人汇合,两个突击手一起放净化皿,逼得nsn不得不回正面防守,余邃等的就是这个,没等顾乾几人站稳先朝着瓦瓦开刀,三人迅速解决掉了瓦瓦,正面地图已经被free占领优势,这次他们没给nsn两突击手后退的机会,以牺牲掉宸火作为代价再次灭掉了nsn前排三人。

    “rod打的你,这没办法。”uy道,“不过我知道他位置了,我盲狙他几枪,他不敢露头了,你们清你们的。”

    待nsn前排再次复活赶到地图正面来时,free已攻城略地,nsn从开场就被打穿了,全程几乎没有反手之力,又勉强支撑了十五分钟后nsn全线溃败,free拿下了第一局比赛的胜利,单局耗时不到二十分钟。

    一局游戏结束,粉丝解说一时间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比赛的解说甲摇头,“这局打的太快了,众所周知,常规赛时期,free打nsn和sat这些强队似乎……还没这么绝对碾压的。”

    解说乙犹豫道,“free其实也没拿出什么新战术来,就是整体更凶了,应该是发挥的比较好,nsn这边前期失误也是蛮明显的。”

    解说甲点头,“也许是临场超长发挥了,也许是nsn失误了,但也许……是我们之前对free的期待还是不够大。”

    “有些战队就是这样,遇强则强。”解说甲轻叹,“我更偏向于是我们对他们期待不够,free平时常规赛似乎不愿意施展拳脚,但一队三冠军选手,那是跟你开玩笑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