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FOG[电竞] > 第八十八章

第八十八章

 热门推荐:
    时洛一个戴罪之身,  这会儿也没底气让余邃回他自己宿舍,只是动了动,背过了身侧身对着墙躺着。

    余邃躺到床上,  推了推时洛,  “不是流感,  传染不了我。”

    时洛嗓子因高热有点哑,迟疑道,“……你确定普通感冒不传染么?”

    “不确定。”余邃一手揽在时洛腰上,  把人往自己身边带了带,“但你再往里缩,去贴那个冰凉的墙面,我确定我气先消不了。”

    时洛用了半秒钟权衡利弊,  老老实实往余邃身边靠了靠,但还是背对着余邃,  只是凑近了些,时洛还发着热,有点畏冷,稍稍往被子里缩了缩。

    “时洛。”

    时洛额上发烫身上发冷,周身不适,  哑声道,  “嗯?”

    时洛紧裹着被子,  又被余邃一条胳膊紧搂着,转身不易,  他等了半天没听到余邃继续往下说,动了动,  刚要费力转身,就听余邃在他耳边低声道,  “你觉不觉得,咱俩之间还是有点问题?”

    时洛心里沉了下。

    时洛还没开口解释,又听余邃淡淡道,“你这个见外的状态,是不是不太对?”

    时洛深呼吸了下,情侣之间说这个,基本就是矛盾开场曲了。

    发烧是真的会影响人的反应能力,时洛这会儿是真的有点耳鸣了,没等他想好该怎么解释,余邃搂着他的手臂也松开了。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时洛感觉自己又冷了几分。

    时洛皱眉,揉了揉眉心,正努力集中注意力想着该怎么好好说话时,感觉身后余邃手臂动了动。

    时洛下意识扭头看一眼,怔了。

    余邃微微抬头,将他自己衬衣扣子一粒粒解开了。

    衬衣扣子尽数解开后,时洛被余邃一搂,重新被余邃揽进了怀里,又被余邃用他自己的衬衣卷春饼似得裹了下。

    时洛听到余邃在自己耳边低声问,“比刚才暖和点儿了吗?”

    时洛愣了足有半分钟。

    半晌时洛才小声道,“心里比刚才暖和了……算么?”

    话音未落,时洛感觉身后的余邃嗤笑了下。

    时洛心里酸酸涨涨的,一千次的想问,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好?

    每次都觉得不能更好了吧,这已经是对自己最好的人了吧,但用不了多久余邃总能继续刷新这个记录。

    余邃稍稍换了个姿势让时洛倚的更舒服点,“这会儿嘴甜还有用么?发烧了跟我打个电话让我过来,有多难?”

    时洛本来有不少话要替自己解释,这会儿什么也不想说了,乖乖听训,老实道歉,“我错了。”

    “下次还敢?”余邃用手轻轻在时洛下巴上挑了下,低声道,“下回你跟谁说了找谁跟你睡去吧,找宸火去吧,我现在偶尔胃疼都不瞒你了,你呢?你把我当什么?”

    不等时洛说话,余邃道,“我把你当男朋友,你把我当鸭子。我特么好好地来照顾你,你在想什么下三路的事?嗯?你刚那是什么烂招?”

    时洛努力忍笑,低头用下巴蹭了一下余邃的手,真心实意道,“真的,真的错了行不行?”

    “下不为例。”余邃将被子拉了拉,皱眉,“又不是特么什么绝症,就这还瞒着……什么毛病,睡觉。”

    余邃用手虚遮了下时洛的眼睛,让他闭上眼,“明天给你一天假。”

    时洛“嗯”了声,不多一会儿就睡着了。

    时洛一夜好眠,余邃中间几次醒了摸了摸时洛的额头,直到后半夜时洛体温恢复正常后才真的放心睡下。

    隔日,余邃先醒了。

    时洛体温已彻底正常,余邃放下心,看看时间还早,懒得回自己房间了,坐起身来倚着床头看手机。

    夜里来了几条信息,余邃解锁看了一眼,意外的挑了下眉。

    柯昊给他发了几条消息。

    余邃下意识的看了躺在自己身边的时洛一眼。

    自去了德国后,余邃没再同柯昊只在过年的时候礼节性发两条问好的消息,关系逐渐淡了。

    也是因为时洛,也是因为余邃刚去欧洲赛区后那段日子玩自闭,同不少人都断了联系。

    余邃点开消息。

    【柯昊】:[我看见新闻才知道,我堂弟又去你那边了?]

    【柯昊】:[我搜了下,你们俱乐部成绩不错,他还好吧?]

    【柯昊】:[你俩和好了?你俩现在怎么样了?]

    信息是上午八点发过来的,余邃不确定柯昊那边还是时差还是就是起的早。

    无事不登三宝殿,余邃不觉得柯昊是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时洛这么个堂弟,想要关心一二。

    余邃回想时洛之前跟自己说过的他家里那些破事,心里隐隐有了个不太好的想法。

    余邃侧眸看了看时洛,尽量轻的起身,拿着手机出了时洛宿舍。

    刚刚上午十点,基地的人都还没起,余邃回自己房间拿了件外套穿上,走到一楼出了大门坐到小院的躺椅上,给柯昊播了回去。

    没几秒钟电话就被接了起来,柯昊显然挺意外,寒暄的十分热情。

    余邃这两年见多了别人虚情假意的那一套,不尴尬也不觉得窘迫,静静地听着柯昊硬叙了五分钟的旧。

    柯昊扯够了废话,实在没的聊了才试探道,“时洛最近……还好吧?我也不是太懂你们圈子,网上搜的消息有夸他的也有……也有说他不好的,我也不会分辨。”

    “挺好的。”余邃淡淡道,“状态很好,各方面的。”

    “那就好那就好。”柯昊干笑了会儿,犹犹豫豫道,“我叔叔,就是时洛他爸爸,最近联系他了吗?”

    余邃道,“不清楚。”

    “这样啊……”柯昊那边静了片刻,语气沉了些,“跟你说实话吧,我爷爷……前段日子病了一次。”

    余邃已经猜中了,没接话。

    柯昊低声道,“住了半月的院,知道时洛忙,不知道老爷子到底什么情况,也不敢打扰他……”

    “柯昊。”余邃有点听不下去了,低声笑了下,“既然根本就没想联系他,就别把锅甩在他身上了。”

    电话那头柯昊一窒。

    “我联系方式你也知道,需要他过去的时候,你随时打电话。”余邃语气平静,“就是有比赛,我也会让他回去,你放心。”

    柯昊尴尬一笑,“是、是么?那是我多操心了,怕耽误他训练没敢联系,不过不用担心,现在是这样,算是有惊无险把,我爷爷今天刚出院,这次真是有惊无险,我叔叔突然就有个想法,想着为了让老人家开心,不如让时洛继续回去上学,让我爷爷安心一点,我已经跟他说了,你们季后赛马上就开始了,时洛现在走怕不合适,我又想了想,觉得还是来问问你……”

    柯昊迟疑道,“你和时洛的想法呢?我没说错吧?你们应该还是想继续打比赛吧?他肯定不想回去上学吧?”

    时洛自然不会同意。

    余邃心里很清楚,但开口却是,“我不清楚。”

    电话那头柯昊情急道,“他职业打的好好的,你们战队成绩这么好,他一年拿那么多签约费,怎么会愿意接着上学?!”

    “不好说。”余邃嘴角微微一挑,“他高考成绩你知道的,耽搁了两年也不会影响什么,现在打职业压力也挺大的,很多人还是瞧不上我们这行,不能说比上学强。”

    那边柯昊顿了几秒,吞吞吐吐道,“确实,不过我是愿意让他做自己乐意做的事,既然愿意打职业就打,其实我爷爷早就不在乎他到底做什么了,就是我叔叔非觉得时洛回来上学我爷爷能开心,我爷爷这么大年纪,人都要糊涂了,他能知道什么啊……”

    柯昊越说越没底气,匆匆谢过余邃招呼时洛就挂了电话。

    余邃看着手机微微皱眉,柯昊说时洛爷爷今天刚出院,柯昊这边着急联系自己,时洛爸爸那边八成也在着急联系时洛。

    得提前给时洛打个预防针。

    余邃的底气较两年前又足了许多,两年间他身价翻了不止一番,如果是单纯钱能解决的问题,已经都不是问题了。

    只要时洛不伤心就行。

    余邃拿着手机上楼,心里盘算着这话怎么说能委婉点。

    柯昊刚才话说的够委婉了,可余邃还是觉得心寒。

    不光要委婉,还得替时洛想个办法,让时洛他爸爸彻底断了拿时洛当筹码的念头。

    也是个麻烦事。

    余邃几步上了二楼,还没走到时洛宿舍门口就听见了里面时洛说话的声音。

    余邃眉头一皱,几步走近,手刚搭在宿舍门把手上,只听宿舍里时洛中气十足,语气铿锵,“那我也交代一句实话吧,我跟我队友睡了。”

    门外的余邃,“……”

    “哪个队友重要吗?反正我队友全是男的。”

    “没骗你,睡了就是睡了,我确实就是喜欢男的。”

    “你逼我退役回去上学可以,我回去就去告诉我爷爷,我喜欢男的!”

    “我从小没说过空话吧?”

    “你不来打扰我,咱们相安无事,你踏进我们基地方圆十里内,我马上就把这事儿告诉我爷爷去。”

    “他原本可能还给你留点什么,等他知道你已经断子绝孙了,那就不好说了。”

    “你不动,我不动。”

    “你要是打扰我俱乐部,我马上就把我被男人睡的不要不要的照片发家族群里!说到做到。”

    时洛冷笑一声挂了电话,转身看向门口,一身狂躁瞬间消散。

    时洛呆呆的双手攥着手机,结巴了下,“我……我今天起来突然挺高兴的,感冒也好了,就、就想着跟我爸爸出个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