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FOG[电竞] > 第八十七章

第八十七章

 热门推荐:
    常规赛终于打完了,  战队排名也稳了,季后赛采取的冒泡赛的赛制,作为常规赛积分第一的队伍free的半决赛要等到半月以后了,  周火和老乔难得又心软了一次,  给众人放了一晚上的假。

    当天回家后,  不用训练,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evil没事吧?刚比赛看你都出汗了。”吃过饭回到基地周火看看时洛不太放心,“今天气温还这么低,  刚等车又被风吹了一会儿,不会感冒吧?”

    “没事。”时洛不在意道,“我都几年没感冒过了。”

    两个小时后,时洛摸了摸自己发烫的额头,  苦思冥想的就弄不懂,好好的,  为什么非要毒奶自己一波呢?

    这段日子训练辛苦,周火说他明显看出来几个队员全瘦了,好不容易有天不训练,周火不许众人仍泡在训练室里玩游戏,早早的把几人轰回了各自宿舍里,  时洛自知睡不着,  不想影响余邃补觉,  没让余邃来自己房间。

    洗漱过后时洛躺在床上玩手机,越玩越觉得浑身不舒坦,  时洛本以为是今天比赛时太专注肌肉绷太紧才不适的,太专注的打比赛时会极限透支体能,  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过,足足又过了半小时时洛才察觉出不对来,  摸了摸自己额头,已经热的跟电脑主板似得了。

    时洛披上衣服起身下楼,基地一楼的客厅里有个小药箱,常用药基本全有。

    主队的人这会儿全在自己宿舍休息,一楼空空荡荡,时洛找出小药箱开坐在沙发上,翻出了一盒感冒药来,时洛撑着自己发烫的眼皮费力的辨认了一下保质期,确定没过期后按了一粒药出来丢到嘴里,走到厨房接了杯水将药片送了下去,刚一回身看见了不知何时站在黑暗里的宸火。

    时洛吓了一跳,“嘛呢?”

    “突然饿……叫了份外卖,等外卖呢。”宸火上下看看时洛,“偷着吃什么呢?病了?真感冒了?”

    “没感冒……”时洛又喝了几口水,敷衍道,“上火,吃了片清□□,别跟余邃说。”

    “你上个火我跟他说什么。”宸火看看时洛,多少有点不放心,“好好的你上什么火?烟抽多了?”

    “嗯……”时洛把一杯水喝尽,“别瞎咋呼,周火知道了又要婆婆妈妈。”

    宸火点头,“知道,我还点酸奶了,喝不?”

    时洛摇摇头,把药箱收拾好上楼回宿舍了。

    时洛应对感冒还是有经验的,吃一片感冒药喝一杯水闷头睡一觉,第二天稳好了,就一晚上的事,他懒得让余邃操心,回到宿舍老老实实闷在被子里等着出汗,继续玩手机。

    好久没感冒过了,突然烧起来,时洛也挺意外。

    时洛窝在被窝里刷了刷微博,季后赛每年的分组都是固定按照名次分的,free最后一局常规赛打完后分组就基本确定了,sat和nsn两家官博心很大的互动了下,给对方相互毒奶了一波,sat请nsn这次一定要手下留情,nsn求sat这次别再整新套路,两边官博相互提前认爹,颇为欢乐。

    时洛想用大号评论下,皇帝不急,自己和宸火差点心态崩。

    打比赛前,时洛情绪状态确实不太对,受影响太多了。

    自打进了free以后,时洛越来越容易对别人产生共情。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时洛没那么博爱,没那么天使,只是自己也将路走窄过后,再看别人行至悬崖边时,总会忍不住想捞对方一把。

    更别说nsn当年确实扶了自己一把。

    这份恩情时洛一直记得,所以在瓦瓦进了nsn后他用心的教过瓦瓦,那会儿瓦瓦刚打职业,对时洛这个外队的好心大神感激的不行,一度坐立不安的跟顾乾商量应该怎么报答时洛才好。

    顾乾没让瓦瓦多事,只跟瓦瓦说自己当年也承过fs的情,现在他只消把人家的好意记在心里就好。

    时洛烧的迷迷糊糊的,天马行空的想到这里突然意识到,顾乾当初那么照顾自己,可能也是在还余邃的什么人情。

    这么说,自己在nsn的时候,也是在被余邃照顾的,再往深处想……

    “麻烦了,稍等一下。”

    时洛被打断思路,他宿舍门被打开了,宿舍的灯突然亮了,时洛不适的挡了一下眼睛。

    “穿着衣服了?”余邃上下看了时洛一眼,转头对门外道,“来。”

    时洛烧的额头通红,费力的睁大眼,一瞬间有点反应不过来,“怎么了?”

    余邃没理时洛,让free的随队队医进屋,低声道,“可能是感冒,最近训练有点紧,今天比赛又着急了,赛后吹了冷风……您看一下,是不是还有别的毛病。”

    free的队医基本就是关照余邃胃病的私人医生,平时也不住在基地,同其他人接触不多,被带进时洛宿舍后客气的坐到一边,拿出温度计来递给时洛,和气道,“吃过药了吗?吃的什么?”

    不等时洛说话,余邃把一盒药递给队医,“这个,是吃了一片么?”

    时洛把温度计放好,莫名心虚,老老实实,“就吃了一片。”

    队医点点头,“好,先看看温度,吃了多久了?”

    “有……”时洛迟疑道,“半小时多吧。”

    队医点点头等着,时洛夹着温度计围着被子坐在床上,瞟了余邃一眼,低声道,“宸火跟你说的?跟他说了别小题大做……”

    余邃表情淡淡的,“你不跟他强调,他可能还不会告密。”

    时洛看出来余邃有点火了,不愿意余邃当着外人训自己,老老实实低头闭嘴等温度。

    同时心里祈祷温度不要太高。

    五分钟后,时洛拿出温度计来,不等他看余邃拿了过去,余邃看了一眼,把温度计递给队医,“三十七度六。”

    队医细看了下,笑了下,“算三十七度五吧……叫evil是吧?多大了?成年了么?”

    “成年了,刚成年。”余邃说的挺详细,“周岁其实还不到十九。”

    “好。”队医又给时洛看了看咽喉,把一包小儿祛热贴递给余邃,又给了他一瓶药,“祛热贴贴脑门,愿意贴可以胸口后背再贴两张,他已经吃过感冒药了,这个药先不用吃,什么时候体温超过三十八度再吃一片,多喝热水,这两天别熬夜了。”

    队医起身温和道,“没什么大毛病,最近不是流感季节,就是换季体质下降,先休息吧,我明天再来看看。”

    “麻烦了。”余邃点头,“我送您下去。”

    大晚上把人家叫来量体温余邃也有点过意不去,他把队医刚给的热帖丢在时洛床边出了门,将队医送到基地门口后上楼来,热帖还被丢在床边,时洛闭眼躺着,脸色较刚才瞬间憔悴了许多。

    某刚成年突击手的小心思实在是不够余渣男这个段位猜的,余邃站在门口扫了时洛一眼,“听了医嘱了么?”

    某周岁还不到十九的突击手宛若真烧迷糊了一般费力睁开眼,看了看床边的热帖,含糊道,“听了,没太听清,是贴这个么?这是什么?怎么……怎么打开?贴在哪儿?”

    余邃面无表情道,“脑门上贴一贴,腿中间贴一贴。”

    时洛:“……”

    时洛尽力装听不清,“发烧有点耳鸣……这东西怎么打开……”

    余邃不忍心耽误时间,走到时洛床前将祛热贴撕开,揭开一贴贴在时洛脑门上,又用手掌轻轻地按了下,又揭开一贴,看着时洛,“贴胸口。”

    时洛费力的动了下,皱眉,“胸口?哪儿?正着还是斜着?我耳朵真的耳鸣了……”

    余邃深呼吸了下,懒得跟时洛玩过家家,他怕时洛出汗了,不敢掀被子,只得半蹲在时洛床头,拿着一张掀开的祛热贴伸进被子里,低声道,“睡衣掀开,贴前胸正中间……”

    余邃感觉到被子里时洛一只手握着自己手腕在替自己找位置,两秒钟后……余邃的手一动不再动。

    余邃:“……”

    此情此景,余渣男是真的不想吃时洛这种低阶套路。

    但指尖的触感还是让余邃的脸色稍稍变了些。

    语气也不受控制的轻了些。

    余邃目光深邃的看着时洛,嘴唇微动,用只有两人能听得见的声音道,“这是正中间?”

    余邃看着时洛本就烧红的脸颊又红了些。

    又听时洛咳了下,低声道,“别生气了,一晚上就好的病,不愿意跟你矫情。”

    余邃自己之前也跟时洛瞒过胃病的事,就是因为有这个经验,所以更清楚有病拖着有多大隐患,现在小病小痛能藏着,以后再有什么不舒服的不更能藏着了?

    本来是真的想绷着脸跟时洛好好说说的,但现在……

    手中的触感实时传达到脑中心中,实在让人难以忍受,余邃闭上眼,“你特么先把我手放开!”

    “我不。”时洛稍稍动了下,想撩余邃又十分不熟练,吭哧了半天后小声道,“你、你别训我了……”

    余邃看着时洛,心道大道至简。

    时洛这种直接让你别生气的套路,真是不吃都不行。

    余邃挣开时洛的手,利索的将祛热贴贴好,抽出手来又揭开一贴,手起刀落贴在了时洛后背上。

    “不生气了。”余邃脱了外套,“往里让让,我今天在这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