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FOG[电竞] > 第七十七章

第七十七章

 热门推荐:
    余邃的陪练服务过于到位,  替时洛怼过了喷子,时洛心里已经没什么了,  他给余邃发了双排邀请,等着余邃接受。

    游戏里余邃还没回应,  却先给时洛发了条微信。

    两人整天吃住在一起,有什么事说一声对方就能听得见,互发消息不是为了避直播就是为了避队友,这段时间训练太忙,余邃怕时洛有热恋时落差感,  总会抽空给时洛发微信逗他,  时洛以为余邃又发了什么两人之间的悄悄话,  拿起手机来看了一眼……

    【whiser】:[后不后悔没公开?]

    【whiser】:[公开了,  就没人bb了。]

    【whiser】:[跟自己男朋友双排,  有什么可喷的。]

    时洛嘴角本能的要往上挑,想到还有摄像头,时洛克制了下,  勉强维持着酷酷的表情,回复:

    【evil】:[我刚没怎么,  就是不想跟着喷子的节奏走,  所以故意找你双排。]

    【evil】:[他们就是觉得我总拖累你……]

    【evil】:[我是谁啊,我能

    【evil】:[你粉丝有不喜欢我的,  我粉丝也有不喜欢你的,  正常。]

    【evil】:[我没在意。]

    时洛刚打完字,手机又震了下。

    【whiser】:[我在意。]

    时洛看着余邃发自己的消息,  心中一暖的同时十分抓狂,为什么有摄像头,为什么自己鬼迷心窍真的开了摄像头?笑都不敢笑!弹幕居然以为自己看手机是还在玩单机游戏,哪儿来的单机游戏?!跟你们说是whiser在撩小爷,你们信吗?你们不信!!!

    时洛揉了一下脸,不等他回复,余邃又发了信息过来。

    【whiser】:[还有,你粉丝为什么不喜欢我?我怎么了?]

    【whiser】:[我不是早就洗白了吗?]

    时洛看着手机屏幕,控制不住终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时洛给余邃打字,不等他打完发送,余邃的消息又弹了出来。

    【whiser】:[……不确定你会不会生气,但我想带一波节奏了。]

    【whiser】:[你要真生气了,晚上训练结束可以随便找我泄愤,憋了好几天了,不浪一波不行了。]

    时洛不是太明白的抬头看向余邃机位,不知道余邃要浪什么。

    什么叫带一波节奏?

    但不到半分钟时洛就知道了。

    余邃也开了直播。

    时洛直播间人气瞬间减了三分之一。

    余邃直播没开摄像头,只开了语音,他调了一下麦克风后道,“排吧。”

    时洛一头雾水的点了排队,就听耳机另一端余邃用他一贯不急不缓的语调道,“聊几句……”

    晚间打国服高端局的人多,没拍半分钟就进图了,时洛点了确定,注意力还在余邃那边。

    时洛从游戏客户端里可以看到,余邃那边也第一时间点了确定,两人一起传送进地图,好巧不巧,这一局对面全是熟人。

    天使剑宸小君幻觉,居然凑了个职业队。

    别人就算了,又看见了天使剑,时洛瞬间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他看了一眼己方队友,除了余邃,自己这边狙击手也是职业选手,就一个突击手是路人,比对面少一个职业选手,但还是能打的。

    时洛这边严阵以待,但余邃那边明明看见了对面的配置,却还在一心二用,语气轻松,“……聊几句时神的八卦。”

    时洛磨牙,不是开着直播很想吼了,对面那是天使剑!这个时候聊自己八卦?

    不等时洛提醒余邃集中注意力,游戏倒计时结束了,时洛十分认真,直接冲了出去。

    游戏里余邃反应迅速,一边跟上时洛一边卡走位给时洛套盾,一边还不耽误他直播聊天儿,“有多少人知道时神以前做过主播?”

    时洛这边已经同宸火碰头了,两人同队数月,又是同职业,对彼此的打法都非常熟悉,时洛率先预判到了宸火的走位扫了他一多半的血,自己家突击手没跟上节奏,但时洛已经没子|弹需要换弹了,他飞速转身让出位置,身后的余邃一匕|首下去收掉了宸火的人头。

    时洛磨牙,“先打人!”

    “没耽误,放心,下个人头给你。”余邃那边拿到人头直接升级装备,给时洛套上了三面光子盾,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不耽误他念叨陈年往事,“他没想打职业,做主播也没签约,完全就是少爷玩票,我为什么去找他呢……”

    同队的突击手到位了,余邃给那个突击手也套了盾,对面没了一个突击,怂了一波,时洛耳朵敏锐的留意着,察觉到天使剑后撤了,忙转身出了掩体开始放净化皿。

    伴随着净化皿微微的“嗤嗤”声响的,是余邃的声音,“我一个关系不错的哥们儿,跟我说,他堂弟不学好……让我去劝劝,看看是让他继续回去上学,还是真的打职业。”

    宸火已经复活了,时洛察觉到三个人要包自己的脚步声,迅速后撤,刚到掩体后就见余邃在地图上点信号,时洛和另一突击摸了过去,那边竟是对面的狙击手幻觉!

    天使剑和幻觉又想玩四打三那一套,但队内还有两个队外人员,没经过磨合哪就那么容易了,特别是宸火,跟天使剑双排玩玩可以,但说配合几乎是完全没有,余邃欺负狙击手换弹慢,靠着风骚的走位把幻觉捅的只剩了个血皮,而后依言把人头让给了时洛。

    时洛枪声一响,拿下了幻觉的头。

    “我当时真没当回事,就是想敷衍一下就得了。”

    “但在时神直播间看见他的第一眼,就……”

    “中邪了。”

    时洛怔了下,倏然看向自己的摄像头。

    自己还在直播,不能失态,时洛抿了抿嘴唇,上满子|弹,在地图打点示意队内另一个突击手跟上。

    耳机里,余邃还在慢慢说着——

    “我当时就想拉时洛也来打职业,但时神不理我啊……我申了小号装游戏白痴,没事儿就骚扰他,让他带我玩。”

    “怎么骚扰?见过那种厚脸皮追女生的吧……我当时就差不多了。”

    “一直在装游戏白痴,装非主流,装穷。”

    “为什么装?为了吸引他注意力,让他可怜我啊。”

    自家突击手跟上来了,时洛和另一个突击飞速放净化皿,自己家的狙击手被发现了,光子盾碎了,余邃不想让对面拿自家人头,潜了过去替狙击手补盾,边操作边慢慢道,“也良心不安过。”

    “有一天……”

    “我刚打完一场比赛,赢的挺漂亮的,我当时的老板带我们几个人去吃饭,人均几千那种馆子,正吃着……时神给我发消息了。”

    “问我晚上,上不上游戏,用不用他带我飞。”

    “又问我,有没有钱吃晚饭,晚饭到底吃了没,饿不饿。”

    “我当时……”

    “觉得我这人该被枪毙。”

    “想着时神知道以后,杀了我都不为过了。”

    “我那会儿还小呢,脸皮还没这么厚……看着时神发我的消息,后面半顿饭没吃下去。”

    “为什么吃不下去?因为我觉得我惹上大事了……”

    “在职业圈里混大的,嘴里没真话习惯了,当时对着时神好多假话也是张口就来,千算万算没想到……不小心,惹了个好孩子。”

    “我瞎比比的那些话,他全信了。”

    时洛一边密切的盯着宸火和小君一边抓紧一切机会放净化皿,听着余邃这句话的时候时洛手不小心颤了下,险些打断了放置净化皿的读条。

    “你们头一次知道?哦对……时神自己可能都不知道。”

    余邃给狙击套好了盾重新摸回来找时洛,中间不巧同天使剑狭路相逢了,天使剑也落单了,余邃想也不想直接收了天使剑人头,继续道,“我越良心不安,就越是放不下他,就总是要让他带我玩……好几次差点翻车。”

    “我骗他我是逃课去网吧玩游戏的,有时候必须开麦,我怕队里这几个东西坏我事,在我开麦的时候在旁边瞎说话……都是去当时基地的楼上会议室里偷着玩游戏。”

    “当时战队的经理还怀疑我网恋了。”

    “艹。”

    时洛同宸火躲在各自的掩体后对轰,时洛听到这话忍不住笑了下。

    “那段日子其实挺开心的,真的像是背着所有人搞网恋一样。”

    “所有人都不清楚,只有我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

    时洛收掉了宸火的人头,闻言怔了下,想起余邃在表白时曾承认,他对自己是一见钟情。

    时洛心头忍不住疼了下。

    “背着所有人搞网恋”,这个所有人,也包括自己。

    宸火已经被收掉了,时洛并不怕小君,直接带着另一个突击压了上去,对面小君退守,时洛继续净化。

    “为什么要背着别人……原因太多了。”

    “我当时不想耽误他,其实不太像让他去我当时的战队的,所以不想让我当时战队的人知道他。”

    “怕他们硬签了时神。”

    “当然也是怕翻车,时神脾气其实挺大的,真发起火来……可能直接就消失了,我上哪儿找人去?”

    时洛和队内另个突击手长驱直入,余邃也跟了上来。

    “为了瞒住了,没少丢人。”

    “我这边打着常规赛正赛呢,时神突然给我发消息,让我上号双排,要带我起飞,我说上不了,时神让我给个理由,我还没编好理由,手机就被裁判收走了。”

    “在基地训练呢,他突然给我打了个语音电话过来,我像房子被烧了似得,飞速结束那局游戏跟队友说接个电话去,队友问我谁打来的这么着急非要接,我能怎么说呢……”

    “我跟宸火说,你爷爷我爸爸,找我有急事。”

    “然后拿着手机就去我自己宿舍。”

    时洛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些事他确实都不知道。

    当年的余邃偶像包袱死重,受伤住院死扛着不肯在时洛面前哼一声,这些掉面子的细节就更不肯同时洛细说了。

    游戏里,自家前排三人组再次汇合,前期优势已有,余邃懒得再墨迹了,给三人补好状态后给后排狙击打了个信号,直接冲脸,余邃同时洛配合完美,听着脚步声围了宸火收了他人头,而后余邃同小君周旋,队内另一突击火速放净化皿,再次清理出了一大片地图,直逼对方转生石。

    “怎么了?哦……”

    “叫他一句爸爸没事儿啊,这有什么的,我还管他叫过祖宗呢。”

    时洛抢了小君的人头,而后不给宸火喘息之力,强行提前决战,又猛地冲了上去,仗着己方盾厚,直接开枪突突,他的盾刚一碎,后面余邃再次收了天使剑人头的同时又给他补了新的光子盾。

    “当时做的丢人的事太多了,时神自己其实都不知道,我也本来不想说了的。”

    余邃时洛这边没有任何减员,众人也不退守了,直接头铁平推,对方前期劣势太大,这会儿根本就扛不住,且战且退,直接被时洛这边压到了转生石。

    “不用管天使剑,打宸火和小君。”余邃语速快了些许,“直接打,不补状态了。”

    时洛依言照做,不要命的往前突进,队内突击手被宸火收了人头,时洛没管,借着余邃半个身位当盾,自己放下了最后一个净化皿,在净化皿起效的那一秒轰了对方的转生石。

    游戏结束。

    “所以,知道我当时为了跟时神双排,费了多少心思,丢人多少人了吗?”

    余邃在地图里对着宸火发了个嘲讽表情,退出了地图,继续淡淡道,“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觉得是时神在缠我,那我就说了我俩当年认识的情况。”

    “时神,当年的o,是我这么不容易的挖进我当时的战队的。”

    “当年我俩刚认识的时候,我为了他已经肯做到这一份上了。”

    “现在就更不用说了吧?”

    “我乐意跟他双排,我乐意在比赛以后等他,我乐意看他黑脸了过去哄他。”

    “我不是今天才这样的。”

    时洛喉间哽了下,他深深呼吸,还是有点控制住,只得抬手捂住了摄像头。

    游戏客户端里,时洛能看见余邃那边又点了等待排队,耳机里,时洛听到余邃语气平静的对直播间喷子道,“所以以后不用站在我角度替我去喷他了,站不住脚的。”

    “这些话从比赛结束那天就想说了。”

    “我俩虽然不是医疗师双子星了,也没人记得这陈年称号了,但关系还没变,我们之间非常密切……从两年前就开始了。”

    “我对他,一直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