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FOG[电竞] >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五章

 热门推荐:
    这是个最差的圈子,  也是个最好的圈子。

    论起掐架喷人嘴臭的强度,电竞圈绝对能以绝对优势栖身众圈第一梯队。

    电竞圈内部掐架互喷向来是出名的激烈,  哪怕是喜欢的战队和选手,只要状态不对或是输了比赛也是照喷不误,  搞起心态来也很有一手,用选手失误操作来给选手起外号,选手赛前专门去选手直播间刷选手黑历史……这些都是最日常的操作。

    抗压能力稍差一点的选手被喷子的心态崩溃也是常有的事,好比刚刚输了比赛的rod。

    时洛一向不觉得这有什么,他若真输了比赛或是操作出问题,  被粉丝喷时洛是不会说什么的,  自己理亏或是自己确实技不如人的时候的,  时洛绝不会怼回去。

    但若明明没做错什么,  却频频被搞心态,  这口气就咽不下去了。

    圈里的铁律是赢了吹输了喷,大家既然都认可这份特殊的文化氛围,就别再玩双标,  我输了比赛的时候你能喷我,你冤枉我的时候我也能喷回去。

    自己圈里的事按照自己圈里的规矩办,  大家都别假模假式的装圣人了,  这样很好。

    “喷子们整天不都在说让各大战队别玩饭圈那一套么?今天就真的不玩那一套了,互喷呗。”老乔刷着微博挺满意,  “反正我们选手赚的钱不是喷子给的,  骂就骂了,这还有专门来咱们官博说要脱粉的,  哈……装什么粉丝呢,脱粉就脱粉,没粉丝了是不让打世界赛还是怎么的?吓唬谁呢?”

    uy一脸无所谓,“老子原本就没几个粉丝,要脱就脱吧。”

    “别信那些喷子的。”宸火挑眉,美滋滋道,“穷嚷嚷的都是那些无脑喷子,发完微博以后我粉丝数还涨了呢。”

    “是,要是平时谁突然怼一句,肯定成了众矢之的,但这次不怕呀。”周火本来还畏首畏尾,但现在看着成效不错非常满意,“选手们一起怼回去了,喷子都懵了,不知道该去喷谁。”

    周火手机震个不停,不断有其他战队管理层人员发消息给他,周火乐不可支,“好几家战队都在给我们发感谢信,感谢咱们头铁,感谢咱们出头肃清圈里不良风气,也对……本来就不该惯着这些捕风捉影造谣生事的,选手们每天训练的这么辛苦,凭什么背这口锅?”

    “细想一下,这事儿确实应该咱们来挑头做。”周火感叹,“不是我自夸,现在本土赛区这十几个战队里,咱们战队虽然最新,但论起选手资历来,咱们不说是最硬的也差不多了吧?咱们战队的选手还是最不怕挨喷的,这时候也就咱们顶上了,这次的事办的不错,我们后续会引导一下话题,咱们占理,可以顺利公关过去。”

    “当然可以。”老乔摆摆自己手里的手机,笑道,“最新消息,nsn也发微博了,他们把rod最近一个月训练内容和训练时间安排全发了出来,选手账号后台都是有记录的,到底是划水谈恋爱了还是在努力应战,有脑子的都看得清。”

    宸火也在刷微博,钦羡道,“rod自己也发微博了,承认比赛失误了,做了检讨,但说他和他女朋友很好,不会分手。”

    老乔唏嘘,“他应该也调整好情绪了,可以啊,顶过来了就行。”

    周火去论坛刷了刷,看着喷子们气的跳脚却毫无办法的样子满心快意,感叹,“有一说一,这是我带你们这一群选手压力真的血妈大,但就有这一点好,全员大心脏,坑自己人坑的狠,坑外人坑的更狠,给你们当经理是真的爽。”

    说起“坑自己人狠”宸火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宸火愤愤的瞪了余邃一眼,哼哼着坐到一边儿继续刷微博了。

    曾经统一电竞喷子的余邃最平静,怼不怼回去在他看来都差不多,整件事情带给余邃最大的乐趣是观察小时神的小爆脾气,余邃明显感觉的到,自打时洛回到free后,时洛渐渐有点长回去的趋势,脾气越来越像两人初识那会儿。

    耍小心思的时候像,一脸不耐烦吃不了一点儿亏的样子更像。

    当年暴躁书嘴不干净,时洛就能把暴躁书按在火锅店的洗手池里揍的爬都爬不起来,现在又怎么能忍的了喷子们毫无凭据的抹黑?

    不过还是变了一些的。

    现在的时神身为成熟的职业选手,总不会再和别人在火锅店的洗手间里真身互博去碰职业高压线了,线下改到线上,但杀伤力并不减当年。

    时洛正蹲在沙发上跟残存的几个胡搅蛮缠黑在私信互喷,神情专注,都顾不上同训练室里其他人说话。

    其他几人调侃够了,见余邃神情专注一动不动,顺着余邃视线看过去,就是认真的宛若在高考,正在和人激情对喷的时洛。

    “心疼和他对喷的人。”uy喝了一口茶,摇摇头,“真想好心告诉那些喷子一声啊,我们老fs这几个人,除了在季岩寒身上栽过跟头,长这么大还没真在谁哪儿吃过亏呢,论喷人我们不怕的啊,特别是咱们小时神!他自己就是个大喷子!”

    老乔跟着唏嘘,“rod早年如果也遇到过季岩寒这样的司马老板,现在也不至于顶不住了。”

    宸火跟着叹气,“说起季岩寒我就更想说,为什么还有喷子觉得我们会怕呢?这才哪儿到哪儿?”

    宸火端起茶水来喝了一口,摇头,“这届喷子不行,当年转去欧洲的时候才是水深火热,真是把我卵都给我喷出来了,现在这算个屁!”

    “你余神更是早就超然物外了。”uy看着余邃半酸不苦道,“他甚至都不肯浪费时间去看看别人喷了他什么,他眼里是什么?是正在搞事的时崽!我甚至能怀疑这些喷子是来给余邃提供机会的,让他能和时洛回忆往昔,巩固感情!”

    余邃莞尔,他确实看都懒得看。

    十八层地狱都趟过,现在还能怕几个小鬼的叫嚣么?

    还是童心未泯,依旧很有火力和人对喷的时洛比较能吸引余邃。

    平时这个时候老乔是要跟四人一起复盘当日比赛内容的,但今天遇到这事儿,大家也没这个心情了,时间也不早了,老乔让众人休息,自己玩自己的去。

    老乔慢吞吞的收拾了下自己的个人物品,回自己宿舍准备洗洗衣服,宸火乐得不用复盘,自己去上小号单排娱乐,uy则去给自己大号充分。

    训练室一角的沙发上,时洛嚼着口香糖,仍在专心输出。

    宸火和uy都在专心游戏,不会留意到什么,余邃十分尊重小男友恋情保密的想法,在确认不会被发现后才坐到时洛身边。

    余邃低声问道,“还喷着呢?”

    时洛动了动,他转头看了余邃一眼,一瞬间有点不太自在。

    相较余邃的淡薄,时洛就显得有点睚眦必报了,时洛手机屏幕上是微博的私信界面,满屏尽是污言秽语。

    骂别人是挺爽,让自己男朋友看自己骂的这么难听就不妙了,时洛本能的往沙发里靠了靠,挡的一下自己的手机屏幕,好像上学时怕被恋人看到自己做坏事影响自己在恋人心目装的形象一般,勉强遮掩道,“没,我就是看看别人怎么喷我的……”

    余邃胜不可闻的轻笑了声,“都是职业选手,都是裸眼53的视力,瞧不起谁呢?”

    时洛磨牙,据传,目前国内职业选手里视力最好的就是whiser,尤其是动态视力,方才只是一晃,余邃必然已经都看清楚了。

    满满一屏幕的脏话,全是自己这边发过去的,赖都赖不掉。

    时洛有点不太好意思,他又往里靠了靠,低声含糊道,“我就是刚才有点脾气,我不……”

    “会推送id吗?”余邃坐好,拿起手机来,低头吩咐道,“把你喷不过来的人的id推送给我,我来。”

    时洛:“……”

    时洛扭头看余邃。

    余邃头发方才自然晾干后也没打理,就半乱不乱的搭在肩上,方才递给他的毛巾不知被放到了哪里,余邃披在肩上的队服外套被头发打湿了些,余邃也不在意,外套肩膀处湿了就将领口往后拽拽,现在外套就等于是半挂在他身上的。

    余邃这会儿倚在沙发上,一只腿伸长,另一只腿微微曲起,从时洛的角度看过去,余邃身上有股藏不住的痞气。

    恋爱时总容易神话对方,自己将余邃臆想的太完美了,两人没在一起的时候,像是骗自己去高考欺负宸火阴uy的事余邃也没少干,他怎么就不会喷人了?

    这个战队哪有什么好人?

    反正余邃也要的喷人了,时洛也不用藏了,他将几个自己喷不过来的人的id发给余邃,两人坐在沙发上专心喷人。

    余邃还含笑问了时洛一句,“时神,词汇量够么?”

    时洛蹲在沙发上小声道,“都是职业选手,都被喷子问候过祖宗,瞧不起谁呢!”

    余邃一笑。

    身边坐着这么帅的男朋友,时洛喷人都喷不用心了,每每同余邃独处的时候,时洛总忍不住弄点小动作,他时不时的看看余邃,又轻声道,“你……喷的过来么?”

    “都是职业选手,都是计算机水平的手速。”余邃打字飞快,“瞧不起谁呢?”

    时洛吸了一口气,在心里暗暗感叹,自己和余邃不管是从职业还是爱好来看,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职业级别的喷子杀伤力自然是无敌的,俩人在沙发上明着喷人暗着**不过半小时就把之前骂时洛的十几个人喷的气了个半死哑口无言了,余邃活动了下脖颈,“……喷人都这么弱,菜逼。”

    时洛侧眸看余邃,心里又痒痒的。

    同nsn的比赛结束后,时洛先是被余邃深吻又是被余邃在手心写情话,被这渣男撩的不上不下,一直想撩回去一下。

    时洛扫了一眼训练室其他两个队友,见宸火和uy都玩的挺专心,胆子大了些。

    时洛深呼吸了下,退出微博界面,当着余邃的面,打开他之前去韩国比赛时下载翻译a。

    余邃看着时洛动作,开始还不太明白。

    待时洛将翻译软件设置成德语模式,又将他的手机输入法也切换成德语模式后,余邃瞬间知道时洛要做什么了。

    被带了一波大节奏险些再陷舆论漩涡也心平气和不为所动的余渣男,这会儿看着时洛手机上的翻译软件,耳廓百年难遇的红了。

    余邃不太自在的清了清嗓子,“你确定你记得住?”

    时洛脸早已红了。

    时洛同样压低声音,“都是职业选手,都有能记住每一局游戏里两边的资源消耗并精确到个位数的脑子,瞧不起谁呢?”

    余邃莞尔,他揉了揉脖颈,倚在沙发上看着时洛的手机屏幕。

    余邃看着时洛打字,看着时洛一个字母没漏,将早前自己在保姆车上在时洛手心写的德语尽数打了出来。

    时洛将字母全数打完,全是德文,他明明什么意思都看不出来,脸却红透了。

    时洛还在强撑着要撩余邃,他没按下翻译键,侧头看余邃,语气不自然道,“你、你……怕不怕我翻译过来?”

    时洛看着余邃,绞尽脑汁的想该用什么来要挟余邃,让他求自己不要翻译。

    “都是职业选手,都是大心脏没脸没皮,瞧不起谁呢?”

    姜还是老的辣,余邃耳朵虽红了,却抬手直接按下时洛手机屏上的翻译键。

    一秒钟的卡顿后,无数露骨难言的私密情话铺满了时洛手机的屏幕。

    时洛怔了下,一秒钟后,时洛左手将手机扣在了沙发上,右手盖在了自己脸上,整个脸红的冒气。

    余邃倚在沙发上忍笑,声音轻不可闻,“小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