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FOG[电竞] >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三章

 热门推荐:
    在去饭馆的路上仗着天已黑透车里不能开灯没人看得清,  余邃也不把手抽出来了,不住在时洛手心写写画画,  一开始还是写中文,过了一会儿转而开始写字母。

    时洛怕被车里的队友看出来,  一直没敢看余邃,他左手搭在自己左腿边上给余邃写字,右手枕在脑后看着窗外,表情酷的不行不行的,心里和手里都痒痒的。

    时洛察觉到余邃在写字母,  在心里默默吐槽,  这年头,  英语不过四级还不能玩儿地下恋了?

    时洛报考的大学还在休学状态,  干了这一行,  确实还没机会去上大学考四级,但他好歹一个学霸,日常英语还是能懂的,  他用心感觉着,在心里念着余邃写的每个字母,  但……

    时洛蹙眉扭头看了余邃一眼,  满脸困惑。

    余邃写的是什么东西?这组起来都不是单词啊……

    透过车窗内打进来的朦胧灯光,时洛看见余邃垂眸看着自己的手心,  写的很认真。

    余邃自顾自的继续写,  指尖滑动的速度更快了,时洛不信这个邪,  凝神感觉了下,片刻后压低声音恼道,“德语?”

    余邃笑而不语,默认了。

    时洛低声皱眉道,“我又不懂德语!”

    余邃快速的写完最后两个词,握住了时洛的手,轻声道,“就因为你不懂才写的。”

    时洛眉毛拧起,不等他再问,余邃在他手心写到:[我想说的话有些下流,不方便写中文。]

    时洛扭头重新看向窗外,他动了动,心里无数弹幕疯狂飚过。

    去了欧洲赛区两年,也没见他师夷长技以制夷,白在德国呆了两年,就是去学德语学怎么撩人了吗?!

    这车厢里余邃宸火uy三个人都会德语,为什么只有余邃这么优秀?!

    自己为什么只被宸火言传身教了几句德语骂娘的话,没学点别的?!

    事非经过不知难,书到用时方恨少。

    余邃他到底说的是什么啊啊啊……

    自己已经成年了,没吃过猪肉也早就见过猪飙车了自己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识过?到底多下流余邃至于没法写中文?

    时洛把发烫的侧脸蹭在了冰凉的玻璃上,在心里第一千零一次感念余邃的粉丝真是慧眼如炬,从余邃十五岁时就看出了这将来是个妥妥的渣男。

    没太多甜言蜜语,不声不响,就是能把别人撩的心里全是他。

    这人得亏是进了电竞和尚庙,真放他去了别的圈子,不知道要祸害身边多少善男信女。

    时洛把牙咬的咯吱咯吱响,不适的动了动,把发烫的额头也贴在了车窗玻璃上。

    半小时后,车子终于到了周火订好位的饭馆。

    宸火头一个下车,他抬头看了一眼,“这不是个会馆吗?”

    “是会馆啊,他家做的菜特别好吃,位置不太好订,我还是半月前给你们订的呢。”周火苦笑,“我原本觉得今天打nsn是一场硬仗,不管赢了输了都得请你们吃顿好的,坐下聊聊,总结一下近期战队的事儿,没想到今天打的这么没头没脑,根本就不值得出来吃一顿……不过订都订了,订金都交了,吃吧。”

    说起nsn来众人也是哭笑不得,进了会所去包间的路上众人还遇到了sat战队还有以战战队的几人。

    今天常规赛有两场,除了free和nsn外还有sat和以战。sat没什么悬念的也是2-0带走了以战,不过人家两家战队队员关系一向最好,下了赛场都是兄弟,打完比赛直接一起出来吃饭了。

    sat的天使剑脾气好性格好,和谁关系都不错,天使剑跟余邃时洛几个还有点旧交,见他们来了迎了过来,关心道,“rod还好吧?”

    余邃淡淡道,“不好,心态崩了,今天两局打的跟屎一样。”

    时洛低头看自己的鞋,低声道,“……还差点带崩了我。”

    天使剑失笑,“跟你有什么关系?”

    时洛没法说实话,敷衍道,“我心软,看不了别人被喷。”

    时洛话音未落几个他队选手嗤笑了起来,时洛皱眉道,“爱信不信。”

    “我们经理应该跟周火说了。”天使剑提醒道,“最近都低调点,别惹事别被人带节奏,圣剑那边嘴太欠了,明显就是在搞咱们赛区心态,玩儿的太脏了,别被影响。”

    余邃点头,“你们也是。”

    天使剑点点头,又看向时洛,温柔一笑,“当你说的是真的吧,你要是被rod影响了,自己早点调节,月底就要跟你们打常规赛了,别被我们拿首杀。”

    常规赛至今保持连胜成绩的只有sat和free了,月底常规赛上碰头,必然有一个战队要破了不败金身,时洛点头,“知道了,有空双排。”

    “有whiser了你还会跟我双排?”天使剑笑笑,“我们跟以战订的楼上的房间,先走了。”

    “找我也行啊。”宸火忙插话跟天使剑嚷嚷道,“记得啊!”

    天使剑笑着点点头,跟着两个战队的人走了。

    “唉……”宸火看着天使剑的背影啧啧,“余邃,多看看,多学学,人家这才叫医疗师,人家这才是奶妈小哥哥,你又是什么?”

    “我是你小爷爷。”余邃推了宸火一把,“走了。”

    寸土寸金的地段,贴心热情的服务,人均5000+的餐食,本该在这会馆好好休息会儿玩会儿的,但被赛区紧张的气氛影响,谁也没了享受的心情,几人饭吃的飞快,中间老乔还催道,“上菜能不能快点?憋摆盘了,也别让这个鬼子厨师**语一道道菜讲解了,听不懂,先上米饭,我们着急吃饱了走。”

    宸火叹气,“是,我现在看见鬼子就心烦,让这厨师休息去吧。”

    侍应生尴尬的微笑,果然给几人拿了米饭来,几人闷头扒饭,吃食堂一般席卷残云,吃完饭不等法国大厨们出来合影,结账走人。

    侍应生满心崩溃,还想留一留,同这几个毛头小子介绍一下这里的厨师履历有多牛逼同他们合影的机会有多难得,时洛心里有事,一心想快点回基地,避开侍应生,“找我们合影要收费,不合了。”

    周火职业病犯了,顺口提醒道,“是的,想要合影记得买票看比赛去后台排队,谢谢支持,老乔不要再拿人家纸巾了!走了。”

    侍应生满脸凌乱,头次遇见来这边火烧屁股似得单纯吃饭的客人,侍应生勉强维持着礼貌,送几人出了门。

    free这边吃的飞快,sat和以战那边也差不离,出门的时候在奢华璀璨的会所大厅又遇见了,众人招呼了一声,各自上了自家保姆车走了。

    吃过饭餐后甜点都没尝,挨个全回基地训练了,已不能更敬业了,但好死不死,还是出了事。

    free的车回了基地不到十分钟,几个人还在各自房间冲澡的时候,周火的手机催命似得响了起来。

    周火以为nsn那边又出什么事了,感慨的拿起手机来,自言自语,“就谈了个恋爱而已,到底是多大的罪过,还有完没完了?我看这些人就是……我操!!!”

    free的日常宣发小哥给周火发了一条微信,是一个链接,周火一看标题两眼一黑。

    【真棒棒,为什么本土赛区战队一个都扛不住人家圣剑?让我们看看咱们选手们日常都在过什么酒池肉林的生活】

    周火敏感的预想到是他们今天去那家死贵死贵会馆的照片被拍下来了,不过这个好处理,自己出来背锅说是自己非要犒劳选手就是了,周火压下心头不安,点开了帖子,血压瞬间增高——

    帖子点开,入眼一片穿着清凉的网红脸,背景正是他们今天吃饭的那家会所。

    图片足有二十几张,周火飞速下翻,下面的图片愈发露骨,中间有一张微博截图,是一个小网红的,内容大致是感谢什么总邀请她们来开派对,看到哥哥们很开心。

    老乔正在捡沙发上几个队员胡乱扔的外套,见周火脸色不对,凑过来道,“又怎么了?”

    老乔定睛一看,哑然,“操了……”

    周火正看后面几张图片,图片中几个女孩子在合影,背后站着几个人,正是余邃时洛还有天使剑,还有咋咋呼呼招呼天使剑的宸火,还有若干几个选手。

    老乔咽了下口水,“这……还……说的清吗?”

    周火痛苦的拍了拍自己额头,“有点难……”

    周火退出帖子,看了看自己快要爆炸的微信,飞速以此点开看了看内容,血压再次飙升,气不打一出来,“不知道哪个野鸡老总在开派对,拉了好几车的姑娘过去,正好跟咱们撞上了,还好死不死被拍下来了!”

    “这些人有病啊!!!”会馆是周火订的,他这会儿愧悔交加,“他们非要去那家做什么?!现在论坛都说我们选手也去了他们那什么海天盛宴,说咱们选手天天没事儿就混这种场子,我去他娘的!我是被驴踢了么非要给他们订这种地方……”

    “关你什么事?”老乔打断周火,“先别着急!又不是咱们一个战队被拍了!天使剑他们怎么说?”

    “他们基地远,估计还没回基地没发现。”周火一脑门子官司,脑子乱的要死,急的肝疼,“说了说了最近不要再惹事儿,我特么阴沟里翻船,居然自己给他们带了一波节奏,我……”

    “你先别着急,没人怪你!”老乔这些年跟着余邃也没少被喷,比周火淡定点,“我叫他们去。”

    周火平日打理战队是最小心,从来没出过差池,第一次自己这边出意外,他手机又是一震,有人又给他发了一张图过来,周火看了眼睛瞬间布满血丝,“我操他妈的圣剑!他们是跟咱们杠上了是不是?他们刚发了个推特,配图他们选手训练的图片,说他们不懂什么叫会馆,我……”

    “怎么了?”时洛冲澡最快,他下楼看了两人一眼,“谁发推特了?”

    周火被气的头晕,他深呼吸两下,把手机递给时洛自己扶着沙发坐了下来。

    时洛一边擦头发一边看周火的手机,今天刚被余邃开过小会,时洛这会儿冷静的很,他慢慢地看着一条条的微信,脸色并没什么变化。

    余邃的话言犹在耳。

    “时神,在iac的时候你连心理辅导师都用不着,你会扛不住这个?”

    时洛冷着脸,他才不会让自己像rod似得被影响。

    圣剑最近一连串的小动作太恶心了,见风使舵跟风喷的黑子也有点过了。

    时洛将手机交还给周火,“拉个群,把sat和以战拉进来,来,刚一波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