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FOG[电竞] >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热门推荐:
    互通心意的这一刻,  就算不像别人似得海誓山盟花前月下,至少也该好好说两句情话的,  但时洛这会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的泪腺好像被打开了什么开关,  不受自己控制了。

    时洛越是强迫自己不要回忆越是控制不住,他原本是无声哽咽,而后是把脸埋在手腕上抽噎,接着整个人五脏六腑都在疼,疼的他控制不住的想弓下腰。时洛万分不想这么失态,  可听到余邃表白的那一刻,  他似乎已自动同余邃的五感建立了联系,  余邃心中压抑两年多的感情和痛苦在这一瞬间全部被时洛接收。

    时洛感觉自己心口疼的要爆炸了。

    如果可以,  时洛宁愿余邃对自己是刚刚才动心。

    眼泪不要钱似得蜿蜒而下,  时洛死死攥着拳,肩膀痉挛般抽搐。

    “我的天……”余邃原本以为时洛一时感动,掉两滴眼泪就差不多了,  但时洛这架势太不对劲儿了,余邃往前一靠搂着时洛肩膀,  低声道,  “怎么了这是?别哭了……你这么能哭呢?”

    时洛哽咽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摇了摇头,  眼泪还是停不下来。

    余邃在时洛额头上摸了一把,  “怎么了?不舒服?”

    时洛依旧是摇头,时洛身体没什么不舒服的,  只是心里难受,难受的恨不得倒回到两年前,回到两年前同余邃表白,跟他说,自己喜欢他,会等他,几年都等他。

    时洛从躺椅上滑下来,蹲坐在地上,一声不出,浑身都在抖。

    “就跟你说了别刨根问底。”余邃心疼的低头在时洛发顶亲了下,哑声哄道,“我都知道……”

    余邃在时洛耳畔低声道,“你心疼我,我全明白……”

    时洛闻言眼泪掉的更凶了。

    就是心疼,控制不住的心疼,快疼死了。

    基地别墅外的小院子里,和队友所在的餐厅只隔着一个客厅。

    俩人开始只是低声说话,不会引起旁人注意的,可时洛哭的实在是太邪乎了,两人出来又有一会儿时间了,不被发现是不可能的。

    餐厅里,吃小龙虾吃的一本满足的众人左右看看,察觉到少了俩人,自然找了出来。

    周火老乔宸火uy推门来院子里寻两人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画面。

    四人目瞪口呆,周火小心翼翼道,“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刚才种种来的都太突然,时洛全然忘了一楼别墅里的队友,时洛几乎没在人前掉过眼泪,这会儿却已经哭崩了,他把脸埋在手臂上,心道去尼玛德让我死了吧。

    万幸,温柔如余邃,总会给时洛解围的。

    余邃单手搂着时洛,抬头看看受惊四人组道,“终于冲到国服前100了,回想这半个月冲分不容易,一时有点接受不了了。”

    时洛:“……”

    时洛抹了一下自己为国服前100而流的泪,更加想死了。

    周火听了这话自责的结巴道,“不、不是……这么不容易的吗?我这也……没想到啊。”

    老乔震惊之余同样自责道,“虽然这月冲分是有点赶,但真没想到压力这么大,这……这以后你们得早说啊。”

    宸火一脸迷茫,他偏过头仔细看看时洛,哑口无言,“……这么激动吗?”

    宸火咽了下口水,很小声的跟uy道,“拿世界赛冠军的时候,我都没这么哭过。”

    uy看了余邃一眼,心里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还是忍不住跟着落井下石,“年纪小,正常。”

    “年纪小就……这么感性的吗?”宸火还是难以理解,“这尼玛说出去谁能信?上赛季国服第一突击手,这赛季因为冲排名冲上了国服前100而泣不成声?”

    真·状况外的老乔体谅道,“这赛季跟之前的能一样吗?大家压力都大。”

    “那也不能这样啊!”同样真·状况外的宸火忍不住道,“这就哭,那过两天和nsn打常规赛呢?真的,evil先说好,不管跟nsn是赢是输,咱不兴哭的,别说我,你老东家nsn都遭不住。”

    时洛死死攥着余邃的t恤,很想去那把刀给宸火劈了。

    “行了行了,没完没了呢?”余邃忍笑,给uy使了个眼神,“滚。”

    uy笑得不行,拉着宸火往门里推,“差不多得了,虽然咱们这战队都是没心没肺的大心脏叭,但谁没个情绪失控的时候?走了……”

    周火差不多也明白过来了,他眼睛一亮,忙不迭喜孜孜的把几人推回了基地里,他走在最后,关门的时候还不忍不住探头出来多看了两眼,又好心提醒道,“这都一点多了,不管怎么了也该睡觉了啊,别耽误太多时间。”

    被这么一打岔,情绪再崩溃也哭不下去了,时洛抹了一下脸,抽噎了下道,“……没事了。”

    “吓死我了。”余邃无奈笑了下,“你这突然……”

    时洛冷静下来也觉得丢人,他拽起自己t恤下摆擦了擦脸,含混道,“说了没事儿了。”

    时洛方才哭的太厉害了,现在额头都在发红,余邃手温偏凉,用自己手背贴在时洛发热的额头上,时洛还未完全适应两人现在的关系,下意识躲了下。

    余邃的手一顿,“不让碰?”

    时洛抬眸看着余邃,抿了下嘴唇,自己往前一凑,闷声不吭的把头抵在了余邃手上。

    时洛白色偏硬的发丝蹭在余邃手指上,余邃轻轻碰了下,确定道,“这就算是在一起了?”

    时洛沉默了一会儿,“嗯”了一声。

    余邃舒了一口气,终于。

    余邃侧头看看基地一楼客厅里,几个队友还在,更进一步的动作实在是不合适了,虽然时机很不对,但余邃想做的事真的有很多,余邃想了下问道,“要公开么?”

    公开了就不用再避着这些人了。

    余邃很早之前就同家里出柜了,他是无所谓,时洛和他家人关系……几乎是可有可无,就算是有要阻挠的,时洛大约也不会当回事。

    时洛把头蹭在余邃手上,好一会儿摇头,“先不了吧。”

    余邃挑眉。

    “战队刚组没多久,什么成绩也没,真公开了……别人只关注咱们战队的队内消化八卦了。”时洛闷声道,“哪天输了比赛,肯定都说你忙着搞基,没心思比赛了。”

    时洛抬头看了余邃一眼,小声抱怨道,“你黑那么多。”

    余邃失笑,“你觉得我怕这个?”

    “我烦。”时洛皱眉道,“我看到那些瞎比比的心里烦。”

    余邃用手指轻轻勾了一下时洛的头发,低声道,“心疼我?”

    时洛低头在余邃手上蹭了下,点点头。

    余邃不由得又看了下基地客厅的人,磨牙。

    时洛心疼自己的样子太招人疼,余邃实在是想做点什么。

    但还是要尊重小朋友的意见的,时洛考虑的确实也没错。

    余邃自己早已不在意外界评价,但时洛还不行。

    余邃能接受被人曲解,时洛接受不了。

    “好。”除了不能明目张胆的做点什么,公不公开对余邃来说都一样,余邃唯一在意的只是自己和时洛的关系,“等你哪天想公开了,跟我说。”

    时洛嗯了一声。

    基地大门被推开了一条缝,周火屏息探头,悄声提醒道,“马上就两点了啊。”

    时洛瞬间后靠半尺,扭过头避开了周火。

    “知道了。”余邃无奈起身,把手递给时洛,“走了。”

    时洛拽着余邃的手起身,俩人一起进了基地。

    时洛眼睛还红着,不愿意被人看见,进了基地大门低着头快速上了楼回了自己宿舍房间。

    余邃落后几步,看着时洛的背影嘴角微微挑起。

    “成了?”uy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挑眉道,“嗯?”

    余邃嘘了一声,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uy撇撇嘴,他比宸火老乔他们要敏感一些,差不多猜到两人成了,也差不多能猜到两人不想公开,他自然不会多言,只是酸溜溜道,“大好年纪,近水楼台,朝夕相处,这他娘的。”

    老乔正收拾几人堆了一桌的外卖盒,闻言抬头困惑道,“你在自己玩什么成语接龙呢?不睡觉就帮我收拾东西,吃完全走了!明天阿姨来了又得先给你们擦屁股。”

    uy一听干活溜的飞快,火速窜走了。

    基地二楼,时洛用凉水冲了半天脸,他抬头看看镜子,愣了一会儿忍不住笑了下。

    真的……在一起了?

    时洛忽然有点不确定感。

    刚才余邃是真的对自己表白了对吧?

    还说是从自己做野主播的时候就喜欢自己了。

    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还比自己动心要早,这是什么欧皇运气?

    时洛擦了擦脸,躺在了床上,冷静下来越想越觉得飘忽,但方才的一幕幕还在眼前,回看前事,太多蛛丝马迹可寻觅。

    时洛低声喃喃,“他就是喜欢我。”

    一想到余邃就忍不住想这个人喜欢自己,一想到余邃早就喜欢自己就忍不住难受,一难受就想鲨了季岩寒,时洛忍不住再次感叹自己准的可怕的第六感,从见季岩寒第一眼就觉得他不是个好东西真没冤枉他!这个牲口实在挡了自己太多路。

    时洛枕着自己胳膊,忍不住怪余邃。

    余邃温柔的时候是真的温柔,心狠的时候也是真的心狠。

    他当年居然真的半分情谊没透露,直接就走了。

    时洛闭上眼,又不可自控的开始心疼。

    时洛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大脑过于兴奋之后一时半会儿睡不着,翻烧饼一般来回折腾了快一个小时才渐有睡意,半睡半醒之间时洛有点后悔。

    告白的第一天,他娘的什么便宜都没占。

    居然把原装没拆封,只被他抢了初吻的余渣男就这么放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