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FOG[电竞] >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热门推荐:
    【报!!!whiser和evil又又又又又又双排了!!!算上撞车那次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吧?】

    【报!whiser又又又玩奶妈了!!!】

    【free战队队内这对宿敌双子星算是真的和解了吧?虽然双排的时候还是没什么交流,  但能组排就是破冰了吧?】

    【确实没什么交流,肯定没法跟以前完全一样了,  也能理解,毕竟经历了那么多烂事。】

    【能破冰就行了,  不然同为队友怎么一起比赛?本人已满足,这赛季free给我冲!给我冲!!!】

    【我不满足,还是意难平,沃日踏马的季岩寒把我的双子星还给我!!!】

    【说满足的新粉我建议你去看看时神早期在网吧做直播的视频了解一下历史,看看当年这俩人是什么状态就知道为什么大家不满足了。】

    【憋提以前了……】

    【憋提以前了+1,  全是陈年老刀。】

    【憋提以前了+3,  今天直播的时候whiser想给evil把血补满了,  evil可能是觉得自己只掉了一点点血不用补,  一直往前走,  whiser几次要给他补血都被打断了,最后没办法开麦叫了一句时洛,我特么耳残听成洛洛了,  瞬间泪洒黄浦江,妈的自打从fs转会改了id以后好像再没人叫过他洛洛了。】

    【我的洛洛啊艹……】

    【杀了我算了……】

    大中午的,  周火拿着手机刷论坛,  喜忧参半。

    余邃和时洛最近关系不再剑拔弩张,一切走向都如他预料一般周火非常满意,  但一想到下午和圣剑约的练习赛周火就又高兴不起来。

    圣剑实在太能搞人心态了。

    说起来时洛也算是个大心脏的选手了,  当年都没抗住圣剑新手耳大礼包的直接转职业了,今天比赛若又输了几个选手不知又会如何,  再转职业不至于,但对士气的打击还是很致命的。

    战队的士气一直是个很玄的东西,说的邪一点儿宛若一种气运一般,士气足的时候总能超常发挥所向披靡,可一旦受挫,整个队伍都好似中邪一般,输了一把就有第二把第三把。

    free常规赛首战告捷,周火本来觉得这是个好兆头,能稳扎稳打的一路赢下去的,他实在不想在这个时候被那群鬼子败了自己战队的好风水。

    “你想太多了。”老乔起的也挺早,他一边吃饭一边道,“你以为连胜就是好事?大赛上崴脚的都是前期一路连胜的,余邃考虑的没问题,现在输也比将来遇到被人打个措手不及的强。”

    周火糟心的看着老乔,“平时训练还不够辛苦吗?你们为什么这么喜欢给自己进行挫折教育?”

    “输了比赛后的心态调整也是一门功课,选手必修。”老乔满不在乎道,“俗称抗压能力,这能力还特别迷,会随着时间慢慢流失,需要时不时锻炼巩固,你不懂。”

    “行吧,反正也管不了你们。”周火看看时间无奈道,“我去拉自定义服务器,等他们醒了吃过饭让他们直接去训练室。”

    下午三天,free四人准时登陆了自定义服务器。

    游戏官方会给所有联赛和次级联赛战队分发自定义服务器,专供选手们训练用,这种专用服务器数据不同总服务器共享,故而一般玩家和其他战队不会知道他们的练习赛细节。

    周火在心里暗暗道幸好官方有这层保护机制,不然圣剑连踩中国赛区冠亚军的事早传的满天飞了。

    周火确定四人都没问题后通知了圣剑那边,两边同时点下排位,直接进图。

    “说实话兄弟们。”宸火扯过鼠标调整了一下语音,“我有点后悔了,我为什么要投票跟这群逼打?一会儿被人家教做人了,前东家会不会发推特庆祝,庆幸这赛季没加钱挽留我这个菜逼?”

    “很可能哦。”uy活动了下手腕,“顺便连累了我,前东家看完比赛结果后长舒了一口气,还好没续签那两个菜鸡哦。”

    余邃调整了下麦克风,“同时给前东家的几个人树立了信心,人家打完了一想,这几个菜逼都能拿冠军,我们还有什么不可能?”

    监听着队内语音的周火忍不住崩溃道,“还没打呢!你们先对自己队友输出一波是什么意思?!”

    “战术,我黑我自己。”宸火清了清嗓子,“不懂了吧?毒奶对方一波,试图给自己拉点感情分。”

    周火对这群人彻底没脾气,正要夸时洛一下,时洛也开始调自己的麦了,“被二比零以后没准还会发推特问我,下面准备转什么职业,狙击手吗?”

    周火自闭了,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我就欠该担心你们心态会崩……”

    “声音大小都没问题。”余邃低声道,“开始了。”

    练习赛正式开始。

    圣剑虽已大换血,但几个教练都没换,战术体系还是那一套,前期埋伏为主击杀为辅,一直蛰伏到对方沉不住气为止,开场后圣剑几人并不往地图交接处压进,浓浓的毒雾中,人影不见,脚步声也没有一点。

    “他们喜欢打后手。”同为突击手,宸火必须担当为时洛讲解的任务,这也是余邃硬要打这场练习赛的用意之一,宸火飞快道,“由着你清雾,他们俩突击和医疗抱团趴在后面掩体里等着狙击手报位置,一般要等你至少放了三个净化皿后,毒雾面不再整齐时候再过来,诱你进他们图里,利用毒雾的参差的来和你拼走位。”

    圣剑地图半侧的毒雾不会伤害他们,也不会对他们的视线造成困扰,可对free就不一样了,free若要贪了先手清理他们毒,就要在别人的视野里拼极限操作了。

    看不清就算了,还要小心不要碰触到敌方的毒,游戏机制,毒雾触发必死。

    “所以先忍一手。”宸火率先躲在掩体后,“实话实说,咱们的实力没强力到能碾压他们的程度,所以前期忍一下,不去抢了,等半分钟后他们还没动静就让whiser来当饵。”

    余邃利用这个时间已经给几人套好初始光子盾,待宸火话音落地30秒后出了掩体往前探进,隔着交界处的毒雾对方根本看不出来对方是什么职业,余邃俯身后人物角色和突击手放净化皿的没甚区别,果不其然,对面直接开枪了。

    枪声一响瞬间暴露了圣剑几人的位置,同一时刻时洛和宸火一起开枪,两边对扫一波,对方突击手被时洛击杀,余邃被对面扫掉多半的血,几人中他的走位是最好的,余邃快速后撤,堪堪剩了个血皮的时候躲进了掩体。

    “好厉害。”

    宸火飞速换子|弹,骂骂咧咧,“我们当然厉害。”

    “我说的对面。”压在后方的uy喃喃,“你们信么?我从始至终没看见对方哪怕一个衣角,他们把我位置预判到了,根本没给我位置,刚才你们收的头完全是巧合。”

    宸火并不服气,但也不得不承认。

    方才那一拨换血,余邃没死只是因为他操作的太极限了,撤退的时候火速给自己打了针,因此比对面多了一点点血才没被换掉而已。

    对面丢了一个人头不敢再来突脸,时洛和宸火待余邃调整好状态后前压清毒,时不时的被对面狙击手扫到,uy也在后方尽力为几人封路,但因己方清雾时暴露太多,始终会比对方总是差了一点,第一轮清雾之后,free虽比对方多了一个人头,但经济消耗上比对方多了一倍有余。

    余邃微微眯着眼,练习赛刚进行了六分钟,但隐患已存,他们经济消耗太严重了。

    圣剑不是那种能速战速决解决掉的战队,更别提对方有意在拖,余邃隐隐感觉对方是想玩一手弹尽粮绝。

    余邃果然也料中了。

    游戏进行到三十分钟左右的时候,free清理出了更大的几方地图面积,但消耗已十分严重,圣剑这一局玩的十分狗,正面拼脸的时候刚有一人就马上逃,队友能救的时候也不救,随便free收人头,free几人全部收了人头的接过就是可以升级装备,而升级装备的同时必然消耗更多的经济,想要靠着装备碾压对面,对面又不是真的菜鸡,周旋起来也没完全扛得住。

    游戏进行到四十二分钟的时候free经济基本耗尽,比赛胜负已定。

    四十多分钟眼睛都没敢眨几下的周火越看越焦心,看到最后长叹一口气。

    又要被轮转生石了。

    周火担忧的看向余邃,虽然明白余邃抗压能力极强,就是真的被轮几十次也不会如何,但不免还是难受。

    不是抗压能力强,就活该去抗压的。

    练习赛还没结束,周火一声不敢吭,更不敢现在就开导众人没事的只是一局练习赛而已,圣剑不管是在个人操作还是对全局的把控上确实强,这不丢人。

    但这不疼不痒的话有什么意义呢?

    这道理难道sat不懂吗?难道nsn不懂吗?

    特别是nsn,有sat战败在前,顾乾明知道这练习赛必输无疑,但他还是想也不想就接了。

    瓦瓦不知道自己不如天使剑吗?但他明知道会被羞辱,一样没有任何二话接受了顾乾的安排,被圣剑活活屠了二十一次,又爬起了二十一次。

    老乔看着游戏界面摇头低声道,“本土赛区,一脉骨血。”

    周火莫名被燃起热血,骂了句脏话道,“操了,轮就轮,随便你轮,怕了的不是你爸爸!”

    周火话音未落,游戏界面里,由余邃伊始,uy宸火三人飞速点了投降。

    周火猛地呛了下,捂着嗓子咳了起来。

    游戏中,已用光最后一发子|弹的时洛怔了不到半秒,迅速也投了。

    由于时洛始终晚了一步,还是被对方收掉了人头。

    宸火飞速点击鼠标,幸灾乐祸,“嘿嘿嘿,谁投的晚谁被杀!”

    时洛:“……”

    时洛菜刀眼扫向宸火,宸火瞬间闭嘴。

    “咳、咳咳……”周火上气不接下气,震惊的看着几人,“说好的本土赛区一脉骨血输人不输阵呢?!!!”

    余邃表情平静,“稳输的局,浪费什么时间,点准备,下一局了。”

    周火气得坐下来顺气,他就多余担心这种全员恶人的战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