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FOG[电竞] >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热门推荐:
    合同全部签署后,  战队开始正常运营,隔日周火给众人发了作息表训练要求还有管理细节规定,  这些和以前的fs没什么区别,和圣剑还有iac那边也是大同小异,  众人看了一眼都没什么异议。

    “我经常想把这些细节发出去让喷子们看看。”周火拿着一张作息表,摇头感叹,“谁特么说职业选手就是领着工资免费玩游戏的?给他看看这份作息表,看看还有谁愿意来。”

    正常训练期,每天下午两点必须上机,  晚上十点结束集体训练时间,  期间不能玩手机不能玩别的游戏更不允许看剧等等,  只能打fog,  连续的八小时里加上晚饭时间不得离开训练室超过一个小时。

    集体训练结束后做什么呢?不能休息,  还要再进行四个小时的个人训练时间,一直打到凌晨两点才能休息。

    后面的四个小时里选手一般可以做直播,不过也只能打fog,  绝对不可能玩其他游戏,一天加起来至少也有十个小时训练时间,  当然,  这只是基础训练时间,如果是在备战期,  那到底多少个小时就更没准了,  十二个小时可能,十四个小时也有可能,  再多也有可能。

    没有周末,没有节假日,每月每人只有一天假期,具体哪天还要听从战队安排,这一天往往就是混过去了,其他时间里只有中秋节和过年俱乐部会给选手安排假期,前提是这个时期里没比赛,如果有比赛那什么节日都没用,电子竞技,没有休假。

    每天的训练赛至少都是头一天就约好的,所以不能缺席,不能迟到,训练赛之后还要开复盘,打的好还好说,若是打的不好就是全程被骂,被骂的晕头转向终于结束了,下了机打开手机一看,喷子定时定点的来问候自己爸妈嘲讽自己的菜逼操作了,这要顶着多大的精神压力可想而知。

    大赛周期里对选手的要求会稍稍放松一些,时间由选手自己来支配,但每天还是要保底六个小时的训练时间,就算是过年或大赛后的假期里,放假后每人每天一样要至少打八局高分局,俱乐部有人专门查选手每日账号游戏情况,打少了打菜了都不行,扣钱是小事,管理层若判定选手有消极游戏的情况存在,那浪费了多少时间,后续都会要求选手补上来。

    若是从这方面算,选手们几乎是全年训练的。

    老乔唏嘘,“这个作息表真的不苛刻了,现在好多俱乐部,选手出训练室都要打招呼,要说清楚是去做什么了什么时候回来,吃东西还是上厕所,晚一会儿都不行就算了,根本没**。”

    “多了。”周火失笑,“比这个严的都有,都要上下机打卡的,不过咱们没必要,都是老选手了,自律还是能做到的,不需要管太多。”

    “对,就这点好,每人自己心里都有数。”老乔咋舌,“我早年在次级联赛一个战队呆过几个月,那边才可怕,选手心态不好的心态不好,爱摸鱼的摸鱼,不务正业谈恋爱的谈恋爱,我的天……打不出成绩真的是有理由的。”

    “说起谈恋爱……”周火眼睛一亮,“今天余邃晚上要直播了吧?!”

    “是吗?”老乔不明所以,“应该是吧?我不清楚,直播又怎么了?他又不是第一次直播。”

    周火心焦,“早起跟宸火提起来这事儿,他说的话跟你一模一样,这个战队难道只有我在期待余邃直播的事吗?”

    当然不止周火。

    虽然一再跟自己暗示,不要期待不要多想不要去留心,但时洛还是被影响了。

    那日开会时周火说了,建议余邃在第一天直播时拉个队友双排,余邃听了这话没答应也没拒绝,不知会如何。

    回国直播第一天,如果真的会拉个队友,那他会找谁?

    时洛心里很清楚,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余邃找自己都是最不合适的,但周火那句话还是像羽毛一般,在时洛心头时不时的扫一下。

    时洛反复跟自己说,自己和余邃的关系很奇怪,突然一起直播只会别扭冷场,且这不是两年前了,自己都十九岁了,老大不小了,不能占有欲那么强了,不该再去在意这些事了。

    直播平台早就发了预告,余邃会在当晚八点钟开播,晚上七点钟的时候,时洛去走廊打开窗户抽了一根烟,稍稍排空了一下脑中乱七八糟的事。

    不该多想,不能多想,不能有期待。

    一根烟后时洛平静了点,他关好走廊窗户,回了训练室。

    其他几人还没吃完晚饭,训练室内只有时洛一个,时洛坐下来漫无目的的刷了一下微博,又看到了直播平台在宣传余邃直播的倒计时预告。

    周火不知道怎么跟直播平台说的,直播平台好像已默认余邃会找个队友一起了,倒计时宣传时还暗示了下。

    时洛点开那条微博看了一眼评论,热评第一是余邃粉丝在盖楼刷评表白,热评第二是余邃粉丝在帮忙宣传直播间地址,热评第三是宸火的粉丝来表白表示期待余邃和余邃的老队友双排,热评第四是uy的粉丝,热评第五……热评第五是打广告卖假鞋的。

    时洛:“……”

    时洛不死心往下翻了翻,自己的呢?就没人敢期待一下自己?

    不说自己人气现在是队内第二吗?

    时洛烦躁的拿起手机,上了自己微博小号评论转发直播平台的预告给自己挽了个尊,打字:[期待时神,时神可是真牛逼。]

    时洛刚发完就有了好几条评论提醒,时洛皱眉,自己粉丝都在做什么?一点儿牌面也不给,非要别人发才会跟楼吗?

    时洛点开评论——

    [不要搞事,我们时神不约。]

    [别了别了,我们只想好好看直播,不想看弹幕吵架。]

    [两边粉丝现在在休战期,黑子不要故意挑起事端。]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喷子怎么这么多?烦死了,能不能别提你evil爹?]

    [我们时崽喜欢单排,不用你管,行吧?]

    [很明显是阴阳怪气想看两边不和的喷子,理他做什么。]

    [大哥把这评论删了吧,我们时神一点儿也不想和别人双排。]

    [删了吧。]

    [删了吧+1]

    [删了吧+2]

    时洛:“……”

    时洛憋着火把小号评论删了,明白为什么没自己的热评了。

    自己粉丝……真是太体贴了。

    时洛不再看微博,自己登了游戏单排。

    半个小时后,宸火和uy吃完饭上来了,两人同往日一样,贫了几句嘴后坐到自己机位上也开始单排。

    又过了十分钟,余邃也上楼进了训练室。

    时洛深呼吸了下,没抬头看,将全部注意力放在了自己这局游戏里。

    十五分钟后,八点整。

    余邃开播了。

    七点钟发预告的时候余邃新直播间就已经有一千万的人气了,待他正式开播人气直接飙到了三千万,虽然直播人气不代表真实观看人数,但人气达到这个数量级的也很少见了。

    余邃并没开摄像头,只开了麦,也没怎么说话,开播后就打开了客户端,开始调试游戏设置。

    宸火和uy都刚打完一局游戏,宸火看看时间,匆匆道,“余邃开播了?来来来,打赏一下。”

    宸火切出游戏,打开直播界面给余邃打赏了两万块钱的礼物,不忘道,“我直播那天你记得给我刷回来啊,别忘了!”

    uy跟着也切出去刷了礼物,而后两人继续打自己的。

    时洛指尖在键盘上按的飞快,收了对面一个人头,眉头微微拧起。

    都去送礼物是什么情况?自己……

    时洛深呼吸了下,当没看见。

    时洛这一局打的很快,带飞三个队友拿下了对方转生石,干脆利索的结束了这一局游戏。

    训练室内并不吵闹,除了宸火时不时的骂几句单排遇到的队友,只剩了几人噼里啪啦按键盘的鼠标的声音。

    直播的余邃,倒是比所有人都安静。

    周火上来探头探脑的看了一眼,溜到余邃身边小声道,“还没开始打?”

    电脑屏幕后余邃轻声道,“游戏设置还没设置好。”

    “行行,你快点啊。”周火忍不住朝时洛这边看了一眼,碍于余邃开着麦不敢说什么,又溜走了。

    时洛鼠标滑到游戏客户端的【单人匹配】选项前,点下之前,他的游戏内好友界面亮了下。

    时洛指尖顿了下,点开了好友界面。

    【awa】:[qaq,时哥,我掉下国服前五百了,月底不能打上去就要扣工资了,能带我打几局吗?!求求看看可怜的瓦瓦!]

    【awa】:[时神,再帮我一次,我保证绝对最后一次了!55555……]

    时洛看了瓦瓦的消息足有半分钟,而后打字回复:[组我。]

    瓦瓦飞速的组了过来。

    时洛点下【双人匹配】按键。

    时洛嗤笑了下。

    看来就是没缘分。

    反正这也没可能了,也没开直播不怕粉丝看到,训练室的几人更不可能看他屏幕,等排队的时间里,时洛索性开了余邃直播间。

    余邃也刚刚按下单排键。

    余邃直播间人气火爆,弹幕叠了一层又一层。

    【有生之年,欢迎whiser回家。】

    【有生之年,欢迎whiser回家。】

    【有生之年,欢迎whiser回家。】

    【有生之年,欢迎whiser回家。】

    【有生之年,欢迎whiser回家。】

    ……

    【tat,终于又在本土直播间看见余神了,感恩的心。】

    【我舍友问我什么哭,呜呜呜……】

    【余神我们不奢求你开摄像头了,咱能说句话吗?】

    【要开始单排了吗?激动!!】

    【之前平台预告不说可能要双排吗?】

    【不求双排了,第一天直播,自己单排挺好的。】

    【+1,单排就挺好的。】

    【开始了开始了,激动……】

    ……

    时洛和瓦瓦的双排也排进了,时洛关了直播间,专心双排。

    瓦瓦最近掉分掉的太严重,出了国服前二百后对时洛来打就是路人碾压局了,不用多费力气,时洛和瓦瓦配合,打一局赢一局,时洛心不在焉,瓦瓦越打越兴奋,好友界面里疯狂对时洛吹捧。

    【awa】:[时哥牛逼!!!]

    【awa】:[时哥是最好的突击手!]

    【awa】:[evil带飞,闭眼上分!]

    【awa】:[全世界最好的时哥!!!]

    时洛让瓦瓦吹的脑壳子疼,又一局打完,他正要干脆屏蔽了好友界面时,瓦瓦那边又发了消息过来。

    【awa】:[……]

    【awa】:[时哥,余神给我发了消息。]

    【awa】:[qaq问我还要打多久,什么意思?!!]

    时洛呆滞片刻,下意识的重新打开了余邃直播间。

    余邃直播间的弹幕已经爆炸了,彻底叠满什么都看不出来了,时洛关了弹幕,看着余邃的直播界面,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余邃和瓦瓦的好友聊天界面——

    【free-whiser】:[你这边还打多久?]

    【awa】:[余神?惊恐,你怎么会找我?]

    【awa】:[我我我我……我还差五六局吧,就能上前五百了,怎么了?]

    【free-whiser】:[方便让我插个队吗?]

    【free-whiser】:[我让宸火带你。]

    【awa】:[嗳?当、当然可以啊,但是宸神早就说了再跟我打就退役,他愿意吗?]

    【free-whiser】:[愿意。]

    时洛喉结动了动,这……是……什……么……意思?

    比时洛更懵逼的是余邃直播间的粉丝们,弹幕已经刷到卡住不动了。

    下一秒,时洛自己好友界面又亮了,时洛点开——

    【free-whiser】:[瓦瓦想和宸火去双排,你跟我排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