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FOG[电竞] >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热门推荐:
    一晚上,  看着运营部门步步为营为自己澄清背了两年的黑锅时没失态,看着老粉丝哑忍着怀念自己出道六年的不易时没失态,  这会儿看着游戏客户端里自己两年前的账号时,余邃有点扛不住了。

    这个账号是他玩这个游戏的第一个账号。

    当年余邃才十五,  用他自己身份申请的游戏账号的话会有未成年保护,每天只能游戏两个小时,故而余邃当时注册账号时偷偷用的他爸的身|份|证。

    玩了不到三个月,几乎被国内所有的俱乐部联系过,后来他进了刀锋,  按规矩来,  正式注册为选手后联盟会分派给他一个选手专用账号的,  余邃那会儿在这号上已充值了小两万了,  他可惜自己号上的绝版皮肤,  想继续用自己的私人账号,还是中国赛区联盟特批的,将他的这个账号修改了身份信息并升级为选手账号。

    再之后,  余邃又带着这个账号进了fs,拿下了本赛区冠军,  拿下了世界赛冠军,  又拿下了世界赛冠军。

    这个账号承载的荣耀实在太多,尘封两载,  它仍是唯一一个曾用医疗师职业登陆全赛区积分排名第一的账号,  仍是保持国服第一排名位置时间最长的账号,仍是fog联赛至今拿过冠军最多的一个账号。

    两年前,  确定转会后,圣剑俱乐部负责人同余邃做交接时,负责人和联盟总部都曾专门询问过余邃,需不需要帮忙申请跨赛区转号。

    跨赛区转移账号操作起来会很复杂,但那毕竟是whiser的账号,联赛多方考虑,认为应该给whiser这份尊重。

    毕竟这也是整个游戏里时最活化石的一个账号,意义非凡。

    但余邃拒绝了。

    余邃直接让本土赛区将自己的账号回收了。

    当时同他交接的联赛负责人非常意外,觉得这个少年实在心冷,这么珍贵的账号,居然丢的这么干脆,余邃没多解释什么。

    余邃当日并没绝对把握还能转回本土赛区。

    他当日十九岁,两年后就是二十一了,在这个年纪退役的选手不在少数,前路一切未知,余邃没法确定自己是否能一直打下去。

    若两年内就退役了,余邃拒绝将这个账号埋在欧洲赛区。

    万幸,他如今还是回来了。

    申请创建战队成功后,余邃第一时间向联赛要回了自己和队友的账号,等的就是这一刻。

    谁说whiser年少老成的?他骨子里还是那个中二少年。

    他要回来,也要把自己的青春要回来。

    余邃看着登陆界面里自己的游戏人物,眼眶微微红了。

    两年前想也不想就丢下的账号,是他十五岁时用自己父亲身|份|证申请的账号,是他用了整整四年的账号,是他拿过两个世界赛冠军的账号,他怎么可能不心疼?

    游戏内好友界面里,许多好友后缀已经加了[退役回收]的官方标注,游戏上一局记录还是两年前,是他和时洛双排匹配的路人局,那局游戏他们赢了,如今点开记录,那一局的全部细节记忆如新。

    余邃逐步调试着游戏内落后当前版本两年的各种设置,轻轻呼吸。

    虽然很难,但他就是做到了。

    相较于余邃,老乔和宸火就不太能控制自己情绪了,老乔看着电脑屏幕,先是哽咽,而后抽噎,随之嚎啕,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诅咒季岩寒,宸火则全程边抹眼泪边骂街,最后触景伤情伤己太甚,哭的打嗝撑不住了,修改密码后就退出了游戏。

    “行了,都二十几个小时没睡了,休息吧。”周火看着不忍心,劝道,“今天所有事情全部推后,先休息,都休息了。”

    周火扶起老乔,“睡觉去睡觉去,快点,时洛……用不用帮你收拾东西?”

    “不用。”时洛飞速的抹了一下眼角,起身哑声道,“我自己来。”

    周火点头,“好,都别坐着了,再不睡命没了,去去去。”

    五人纷纷起身回自己房间休息,周火也扛不住了,去了基地里专门给他准备的客房补眠去了。

    艳阳高照,几人难得的睡了一个踏实觉。

    同一时刻的网上,大家还没从余邃事件中缓过神来,又被一个新闻引爆了话题。

    在2019年转会期尾巴上,free俱乐部和iac俱乐部前后发了公告,iac俱乐部fog现役选手突击手evil通过良好的沟通协商,将转会至free战队,担任突击位首发。

    清晨原fs五人相继上号时,就有老玩家隐隐预料到了这个结果,但看到官宣还是不免激动,这是都回来了吗?!

    自然,争议还是有的,先不说余邃时洛双方粉丝还没来得及和解,不少人还是质疑,余邃和时洛真的能毫无芥蒂同队比赛?

    之前全是误会是真的,时洛不同于其他几个队友,这两年同余邃零交流也是真的,最好的证据就是时洛之前直播的时候,两人打了一局游戏,时洛都没能认出余邃来,若两人一切如初,那次直播撞车的气氛为什么会那么微妙?这俩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一夜过去,余邃粉丝悲愤下先组团爆破了季岩寒微博,微博账号清空后众人转战其他媒介平台,凡是同季岩寒有关的全轮了一个遍,之后众人恨意未尽,把fs剩余几个小高层挨个也爆了个遍,手刃仇家后,接到了evil转入free的消息,余邃粉丝和时洛粉丝不期而遇,彼此都有点别扭。

    马上握手言和吧,还有点转不过味来,继续掐架吧,又不利于队内和谐。

    两边粉丝不知做什么好,那就干脆齐心协力再把季岩寒又轮了一遍,而后继续尴尬的对峙。

    下午四点钟,free基地众人逐渐睡醒。

    uy觉最少,第一个下了楼叫了外卖坐在沙发上发呆,周火随之醒了,处理了点自己的公事后周火上网看了看,下楼遇见了uy,“那几个人呢?”

    “那得早了。”uy揉揉眼睛,“一个比一个能睡……对了,不说有什么转会资料要签吗?”

    “是。”周火拿了一个文件袋递给uy,“新给你们谈的直播合同也在里面了,乐意看就看看,不乐意看直接签就行,法务部门已经替你们看过了。”

    uy唏嘘,“我还是自己看看吧,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周火笑道,“也好。”

    同一时间的基地二楼,时洛睁开眼,看着天花板出神。

    居然真的在free了。

    两天里发生了太多事,时洛感觉自己是一路被各种意外穷追猛打生生赶到这里来的,本以为还要拖好久的,现在居然就已经进了free了。

    时洛拿起手机来看了一眼,微信什么的信息都炸了,他懒得逐一点开看,干脆直接去微博搜自己的消息。

    看了足有半个小时,时洛把手机放到一边。

    别的事都没什么了,只是自己的粉丝还在担心,担心自己能不能好好的融进free。

    毕竟队内其他三人才是这两年同生死共患难的队友。

    怎么看,自己都像个外人。

    说起像个外人,时洛身为“外人”的体验可就是太丰富了。

    小时候跟着妈妈,看着妈妈过着她独自精彩的人生,时洛就总感觉自己是个外人。

    后来被送到了柯家,那不用感觉了,自己彻彻底底就是个外人了。

    再后来自己妈妈又结婚了,彻底不联系自己了,世界之大,时洛去哪儿就都是外人了。

    直到被余邃接到fs。

    那会儿时洛其实也是把自己当外人,除非必要,不然他不会主动同余邃以外的人说话,别人都很忙,也没什么时间理会自己。

    但时洛并不反感当时的几个队友,几个队友只是没什么时间关注自己,对自己没有任何敌意,这个关系其实是当时的时洛最满意的,他本来也不喜欢和别人走的太近。

    但都是人,后来接触的越来越多,还是不自觉的越走越近了。

    自己和人打架时,怕自己再惹事,又怕自己被拍,把外套脱了罩在自己头上把自己强拉出火锅店的,是老乔。

    明着看自己笑话,暗中提醒自己不要再做傻事毁了自己的,是宸火。

    平日不动声色总替自己解围的,是uy。

    就算平时和宸火总是掐架,但又有什么真的深仇大恨?不过就是彼此嘴欠。

    其实当年若不是出了事,时洛大概会同几人一样,进入战队后逐渐和其他人混成朋友,不分远近。

    可惜天公不作美,还没如何,就生生断了。

    粉丝担心自己能不能好好融入新战队,是有道理的,这情况时洛之前也料到了。

    时洛并不太在意。

    再不好,还能比在iac时差吗?

    时洛又看了看手机,点开自己微博,他私信满到炸了。

    粉丝们不止担心时洛和队友的关系,更担心他和whiser的关系。

    毕竟whiser如今不只是队长,还是老板了,若不能相处和谐,时洛日子也不会太好过。

    看私信的时候又有新的私信卡了进来,时洛的一个小粉丝满是担忧:[evil,我们知道whiser是个有担当的队长,可毕竟这么久了,你就这么一意孤行的撞过去了,他真能对你像以前一样吗?]

    时洛喃喃,“我哪儿知道。”

    放在两年前,时洛会跑到余邃房间里,逼着余邃说,你会跟我好,一直跟我好,你来打字,你打字告诉这个粉丝,是你在承诺。

    现在……

    时洛自嘲一笑。

    自己当年怎么能那么作?

    现在想想,余邃当年能那么忍自己真是个奇迹。

    昨夜车上,周火问自己的话还在耳边,你喜欢过余邃吗?

    时洛说的是实话,他确实不清楚。

    唯一能肯定的就是,两年前若没分开,这个答案必然就能清晰了。

    不像现在,变成了一比糊涂账。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分开究竟是分开了,自己成年了,余邃也满二十已经二十一了。

    俩人都不再是十七和十九岁的少年,像以前那样毫无芥蒂纯粹的接触,怎么可能?

    时洛从小到大得过不少教训,总要提醒自己的一条就是:永远不要对别人抱有期待。

    没有期待,没有伤害。

    这也是他留在iac两年的原因。

    时洛起身洗漱,两年了,现在……就把whiser当老板吧。

    时洛洗漱好换上衣服,准备下楼,推开门。

    走廊里,灯光昏暗,余邃披着队服,倚在时洛房间对面走廊的墙上,阖眼假寐,不知已等了多久。

    时洛一怔。

    身为老板……不应该这么等自己的选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