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FOG[电竞] >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热门推荐:
    那年生日后的一个月的时光,  余邃一直不太想回忆。

    确实是没那么好抗的。

    余邃那日在病床上思虑过后,决定不同父母说了。

    当年离家去刀锋俱乐部的时候信誓旦旦的说过的,  这是自己的选择,以后无论如何,  不会让父母反过来替自己养老善后,现在回家要钱,丢脸是其次的,行至这一步还有什么脸不脸的,可自己父母又欠了谁的呢?

    父母都是高知,  有了自己这么一个小小年纪辍学的儿子已经够倒霉丢人了,  现在为什么还要为自己的战队买单呢?为什么还要为自己的队友买单呢?

    更别提父母醉心学术,  这些年夫妻俩也没攒下什么钱,  家里的积蓄其实是祖父辈传下来的,  那是祖父辈留给人家自己儿女的,现在去讨钱,无异于是打劫了夫妻俩的养老钱……啃老也不是这么啃的,  太缺德了。

    祸不及父母,欠下人情的是自己,  还是得自己还。

    决定不同父母说后,  余邃环顾病房内四人艰难的深呼吸了下,队友们总是瞒不住的。

    过了两日,  余邃稍稍恢复了点精神能下床后,  找了个机会同老乔独处一室,跟他说了。

    余邃提前给老乔打好了预防针,  无奈道,“医生说了,我现在不能大喜大悲不能有剧烈的情绪波动和肢体活动,麻烦你照顾一下病人,咱们有事说事,别玩感情那一套,我真的想快点出院,行不行?”

    老乔一脸茫然,“出什么事了?你说。”

    余邃点点头,起身将病房的门关了。

    老乔算是战队里脾气最好遇事最冷静的一个人了,悲愤之下不敢出声,活活咬碎了陪护床的床单,闹得余邃差点又犯病。

    但好歹还是安抚住了。

    第二个人是uy。

    玩狙的人按理说性格都很稳,但uy比老乔还难搞,余邃只能继续用同一个方法——

    “如果有什么我还没想到的办法,可以跟我说,如果没有……千万别跟我吵,我有病,我胃疼,有事说事,别欺负病人。”

    余邃处理的已经足够周全,uy同老乔一样,心有余而力不足,想不出还能如何,气的差点掀了医院大楼亦不敢刺激余邃再犯病。

    不过uy自己尽力凑了一千二百五十万转到了余邃账上,余邃也没同他客气。

    同uy摊牌的那一天,被余邃下了封口令苦忍整整三天的老乔突然高烧到四十度半,也被推进了医院。

    余邃当日刚好在办出院手续,刚好把自己的病房让给了老乔。

    余邃看着老乔烧的通红的脸想了下,决定还是再延后几天通知宸火。

    至于时洛……

    余邃从进医院那天就放弃去瞒他了。

    能瞒住时洛一件事就算是侥幸了,这么多天这么多蛛丝马迹,时洛猜也该猜了个大概了,余邃自知骗不了他,也懒得同他装了。

    时洛只是有点想不明白,他问余邃,“你都要被他卖了,为什么还能平心静气的跟他谈细节?杀\\人不犯法的话,你杀了他都是应该的。”

    余邃反问时洛,“有天我把你卖了,前提杀\\人也不犯法,你会杀了我吗?”

    时洛不说话了。

    也是那天,时洛稍稍理解了余邃。

    他现在害自己是真的,他以前对自己毫无保留的好也是真的。

    很多事一旦缠了感情,就没那么非黑即白了。

    时洛接受了这一点,觉得这也挺好,这事儿之后,余邃就彻底不欠季岩寒什么了,只是那会儿的时洛没猜到自己会被留下。

    即使余邃已经暗示了他,“我将来去的地方,可能已经有医疗师替补了。”

    “那可太好了。”时洛非常乐观,“我乐得清闲,要不我给你当个助理吧?怎么样?我可以替你叠衣服,我只会叠衣服。”

    余邃看着时洛,他当时体力精力都跟不上,担心时洛一时冲动又同季岩寒签什么不可控的合同,所以只是揉了他的头一把,没同他多说。

    时洛刚刚成为职业选手不到一个月,在fs的庇护下,还是个敢去打架,敢无所畏惧的说我乐得清闲的婴儿。

    单纯可爱到余邃都心软。

    余邃当时想,能拖一天是一天吧。

    而后他们就这样各怀心事的拖到了决赛,余邃和老乔相继进了医院,整个队伍的状态跌到了谷底,fs没有任何意外的决赛失利,2-3惜败ddf战队,余邃拿到了三年来的本土赛区内大赛首败。

    很多事是瞒不住的。

    季岩寒之前暗中为战队五人挂牌,国内好几个俱乐部都知道了底细,虽都是高层,但也总有八卦嘴碎的,余邃要转会的风声还是被传了出来。

    连上决赛的败北,舆论风向开始微妙了起来。

    余邃粉丝自然是第一个站出来的,那会儿余邃粉丝的战斗力非常强劲,霸道且强势,第一时间把余邃的入院证明甩了出来,证明余邃半决赛那日就因胃出血进了医院,一个胃出血病人,决赛能上场就不错了,鏖战五局打满整个bo5不知道受了多大的罪,胜败都是兵家常事,输了又怎么了?哪家战队没输过?凭什么只有我们fs不行?

    喷子自然更有话说,别人输都可以,但fs粉丝整天吹whiser全联盟第一,输了为什么不能被喷。

    而后余邃在半决赛和决赛上的比赛视频被玩家一帧一帧的分析,余邃在半决赛那日虽然也胃疼的够呛,但他打的激进且零失误,相对而言,决赛上那五局比赛里操作就显得粗糙了许多,更别提那天老乔失误神多,反向影响了余邃,俩人配合失误的地方实在太多。

    阴谋论的喷子以这两场比赛的对比为证据,结合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的转会八卦,替余邃编造了一出宫斗大戏。

    【胃出血当天操作完美,出院了操作倒是变形了,这神特么逻辑也就粉丝能信。】

    【whiser是不是要转进ddf了?所以决赛的时候故意防水,先给新东家送个投名状?】

    【老乔虽然在突击手里不是最强的,但绝对是最稳的,什么事能让他比赛失误成那样?五局游戏就他崩的最严重,这些年还是头一次吧,没人想过为什么?】

    【老乔这么多年一直在fs,肯定不会转会的,他是不接受whiser放弃自己战队,跟他分道扬镳,所以受影响了吧?】

    【whiser没道理转会吧?应该还是生病的原因。】

    【入院证明不要太好开,别替余邃洗了,军训前开证明那一套谁没玩过,骗骗粉丝呗。】

    【不是落井下石,但没看出来whiser哪儿像刚生过病的,决赛那天有人拍到他在后台走廊抽烟了,胃出血病人抽烟?】

    【打的不好还不能在走廊抽根烟冷静一下了?】

    【粉丝又承认胃出血了?那刚刚胃出血的病人就能抽烟了?】

    【别扯太远行吧,爱出血不出血,我现在就想知道fs到底怎么了,谁走谁留,世界赛这还打不打了?fs出问题世界赛冠军怎么办?】

    【whiser忙着找新东家,没时间打世界赛了。】

    【夺冠的时候叫余神,刚输了一场本土决赛就被踩成这样,你们真棒,那求求你们,下次余邃再替赛区夺冠的时候,你们别跟着蹭赛区荣耀行不行?】

    各大论坛掐的沸沸扬扬,余邃自己没什么感觉,老乔和宸火差点被气炸,特别是老乔,当天连发十几条微博小论文澄清半决赛和决赛的事,奈何根本没人信,他发微博太多,反而被扣上了账号后是余邃在打字的傀儡帽子。

    时洛也被气得够呛,他满处找东西,要再去把季岩寒揍一顿让他自己出来澄清,被uy拦住了。

    余邃同uy对视一眼,两人心照不宣。

    那会儿,老乔和时洛的合同仍在季岩寒手里。

    余邃虽同季岩寒已有了君子协议,但季岩寒是君子吗?

    时洛那份合同可以毁约,余邃赔得起,但老乔的不行。

    年份长内容苛刻签约费神高,千钧一发的时候,他们承受不了任何风险。

    uy也算是百忍成金了,他拦着时洛,问他要不要给余邃补过一个生日。

    时洛注意力瞬间被转移了。

    时洛看看余邃,说可也行。

    uy说那我来办吧。

    下次五人聚会不知又何年何月,uy办的很用心,即使余邃那日因为回了一趟自己家来晚了,还是很圆满。

    余邃就这样,拖了一天,又拖了一天,又拖了一天,直到要去nsn谈时洛转会合同的前一晚。

    余邃当时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自认架得住时洛同自己闹了。

    但余邃还是高估了自己。

    那天老乔uy想办法把基地的人都叫出去了,偌大基地,只剩下了余邃和时洛两人。

    余邃把时洛叫到了自己房间。

    基地里太安静了,这个气氛不对,时洛进了余邃房间脸色就不太好。

    时洛天生敏感,他依稀感觉有什么超出他控制范围的事好像已经发生了。

    余邃看着时洛防备的眼神,养了一个多月的胃突然又疼了起来。

    余邃让时洛坐下来,扯了几句没营养的话后问道,“你还记得nsn吗?以前联系过你,他们那个队长,老顾,你之前也见过的,挺好一个人,也很好相处……”

    时洛周身发冷,瞬间全明白了,他冷声打断余邃,“别说了。”

    余邃轻轻抚了抚自己的胃,头一次不太满意时洛这个一点就透的聪明脑袋。

    时洛不敢让余邃把话说完,他本能的后退两步,声音发哑道,“余邃,你之前不是这样说的。”

    余邃深呼吸了下,对啊,之前不是这样说的。

    自己说过,我永远不会卖时洛,我会签他一辈子。

    这才过去多久呢。

    这气氛神特么虐,余邃实在有点受不了,他笑了下,起身站到时洛面前。

    余邃稍稍低下头,轻声问道,“哪天怎么打季岩寒的?来,给哥一下……”

    余邃笑着说,“打,我不还手。”

    时洛眼睛瞬间变得通红。

    余邃嘴唇轻轻颤动,眼睛险些也跟着红了。

    如果还有一点办法,自己不会这样。

    余邃尽力轻松一点道,“洛洛,我不会害你,你放心,最多两年,我一定会去找你,你……”

    “闭嘴。”

    时洛眼中噙泪,戒备的看着余邃,冷声道,“闭嘴,我一个字都不想听。”

    两人对视,时洛警惕愤恨,余邃平静隐忍。

    沉默了足有一分钟后,时洛先坚持不住了。

    “二零零九年……”时洛尽力让自己语气平静,缓缓道:“也是夏天,也是差不多现在这个时间,我九岁……”

    时洛哽咽,“我妈把我送到我爸家去了。”

    余邃心中一沉,时洛只说了个开头,但他隐隐感觉,自己似乎踩到了一条不能触碰的红线。

    “我求妈妈,说我不想去,妈妈说……”时洛看着余邃,他哽咽了下,随之静默,片刻语调恢复正常后继续道,“她说,别说孩子气的话,我不会害你,你放心。”

    余邃胸口瞬间疼了起来。

    自己刚才跟时洛都说了什么?

    “很熟悉吧?跟你刚才说的差不多吧?”时洛抬眸,缓缓道:“她还我跟我说,不要闹,不要害怕,就住一个暑假,只要我表现好,让爸爸喜欢我,最多一个暑假……暑假一结束,她就接我回家。”

    “什么叫表现好?”时洛自嘲一笑,“我不知道什么叫表现好,但我真的努力了,可爷爷还是不喜欢我,爸爸不喜欢我,伯父伯母和堂哥不喜欢我……那个暑假的每一天都是煎熬,但我能忍,我在我床头写正字掰着手算日子,等着妈妈来接我,然后暑假结束了……妈妈没来。”

    时洛看向余邃。

    “新学期开始了,妈妈还是没来。”

    “寒假放假了,妈妈没来。”

    “过年了,妈妈没来。”

    “八年过去了……”

    时洛低头,眼泪流了下来,他喉间剧烈的哽咽,终于说不出话来了。

    余邃喉间有些腥甜,他努力忍住,将自己钉在了原地。

    自己都做了什么?

    自己刚才是说让他等自己吗?

    余邃努力控制着自己,低声道,“圣剑俱乐部……是欧洲赛区的俱乐部,跟着我过去不是什么好事,你已经看到网上喷子怎么骂我了,你想一起被骂?”

    “我想,我愿意。”

    “我不想被你托付给别人!”时洛大吼,“你也知道那是你控制不了的欧洲赛区!你自己都不敢保证什么时候能回来!凭什么随手给我画个大饼,让我像傻|逼一样等你?!”

    时洛怒火攻心,一时不知道在同自己妈妈说话还是余邃,“上次你跟我说一个暑假,让我等到了现在,你自己嫁人了又有女儿了,我呢?!现在让我等两年,两年后是什么样了?你这个身体还能打两年吗?!你都退役了我找谁去?!”

    余邃哑声道,“我戒烟,我戒酒,我……”

    “别承诺了。”时洛忍无可忍的打断余邃,“做不到的事,少他|妈的骗我,你们做不到,就别许诺,我一个字也不信!”

    时洛含着眼泪看着余邃,突然放缓了语气,“队长……别这样,你带着我,两年后咱们再一起回来……”

    余邃使劲儿按揉自己胃部,已经分不清自己是胃疼还是心口疼了,有一秒,余邃心想去他\\妈的,干脆现在就告白,不论死活都带着时洛走。

    但只有那么一秒。

    余邃瞬间冷静下来,摇头,“不可能。”

    余邃虽之前也没吃过什么苦,但他在圈里混了这么多年,看也看多了,他比时洛清醒的多。

    将他合同改成两年不难,带他一起去圣剑不难,但后面的事,就不会再受自己控制了。

    带出去容易,带回来难。

    自己宸火和uy会简单一点,老乔和时洛就不行了。

    纯商业战队,没有利用价值的选手会被反复挂牌竞价,在竞价成功后,被卖去不知哪里。

    如果是在本土赛区也算了,不管是哪个战队余邃都能卖个人情想想办法,但跨赛区就不行了。

    余邃能接受自己被季岩寒当做商品售卖,但没法接受在他们五人一起加入圣剑俱乐部后,再眼睁睁的看着老乔和时洛被圣剑挂牌,被各种自己听都没听说过的欧洲俱乐部竞价,然后被卖到不知哪里。

    欧洲很大,俱乐部基地分散各地,不知道会去哪里。

    甚至可能又被跨赛区挂牌,转去北美,转去韩国……

    眼睁睁的看着时洛周折各地,余邃会疯。

    余邃尽力用浅显的话说了个大概,再次保证,“我没十足把握,但只要我没退役,我就不可能再和他们续约,只要两年……”

    “求你……别说这句话。”被前事勾起旧恨的时洛彻底崩溃,“我已经等了太久了!以后我一天也不会等,你今天不带我走,那也不用说以后再来找我!”

    时洛泪崩,咬牙切齿道,“我听不懂也不想听了!只告诉你一句话,如果你今天敢把我送到nsn,不管两年后你回不回来,我都不可能再找你,你也千万再来联系我,我一辈子不可能跟你再同队!”

    时洛原以为余邃肯定会心软的。

    自己大早上闹他要起床吃早饭他会同意,自己听他打电话他会同意,自己翻他手机看**他都同意,这么心软的一个人,怎么会忍心再把自己丢下?

    可whiser的温柔有限,他这次就是把时洛留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