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FOG[电竞]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热门推荐:
    季岩寒察觉到洗手间里的动静不对,  他心慌起身,几步往洗手间走了过来,  余邃强忍着五脏六腑的疼,抬手把洗手间的门关上反锁了。

    他还有很多事要同季岩寒周旋。

    季岩寒焦躁紧张的拍门道,  “你怎么了?你又吐了?开门!我看看!严重吗?!”

    余邃一手撑在洗手台上,一手缓缓按揉自己胃部,尽力让自己不受干扰,他需要尽快理清思绪。

    敏敏家里的事怕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季岩寒要堵的资金缺口太大了,  变故来得太快,  已经没时间给余邃浪费了。

    现在的情况已经足够被动了,  余邃不敢想自己在病床上醒来时一切已经尘埃落定的画面,  那就真的什么都来不及了。

    他缓了好一会儿,  隔着门道,“我……”

    余邃微微弯腰,脸上冷汗流了下来,  太疼了。

    疼的他已经有点看不清东西了。

    “我……我挂牌,国内别的战队不一定开不出高价来。”已经到这一步了,  争吵没意义了,  余邃也没那个时间,他忍着恶心和疼痛,  尽量冷静道,  “野牛俱乐部的老板……一直想要我,这几年提过好几次,  去找他开价,欧洲那个战队给你多少,去跟他要多少,他应该开的出来……”

    余邃喘息片刻,“nsn可能开不出太高的价,但也可以问问,他们老板是真的想要冠军的,他们只缺个医疗师了,应该舍得花钱,或者ice……他们以前联系过我,开过五千万,也是天价了,去找他们老板……”

    门外的季岩寒声音沙哑,“这么多战队……都找过你吗?”

    何止这些。

    感情牌已经没用了,余邃现在半点也不想再聊以前的情分,没用不说,徒增疼痛。

    季岩寒半晌没说话,余邃咬牙狠锤了一下洗手间的门,“聋了?!没听见吗?!去找他们,我挂牌两年,价格随便你出,哪个我都去!”

    nsn可以,ice也可以,哪个战队都可以,刚刚结了梁子的野牛也可以。

    只要能留在自己赛区就行。

    又过了好一会儿,门外季岩寒才压抑道,“你以为我没问过?如果能把你卖到国内,我怎么可能愿意让你出赛区……”

    “想要你的战队是很多,但他们只要你……可你自己两年的签约费堵不上我的窟窿。”季岩寒抖声道,“只有欧洲圣剑战队同意打包合同,一次要五个……”

    “一场比赛……”余邃压抑道,“最多上四个,他们一气儿要五个,是傻\逼吗?而且他们不可能只买了fs,肯定还买了其他职业最顶尖的选手,怎么?他们……他们的饮水机是金子做的吗?用得着那么多人看?”

    季岩寒沉默片刻,狠了狠心索性说开了,“他们最想要的当然只有你,其他人……也不错,他们也买了别人,他们想要玩韩国那一套,来回轮换,不固定首发,这样才能最好的刺激选手上进……为了首发的位置拼命训练。”

    余邃点点头,明白了。

    除了自己,宸火uy老乔还有时洛过去了,连首发的位置都不能保证。

    余邃死死攥着洗手台的边沿,指尖发白。

    “只有他们,愿意一次买这么多人,愿意把所有人的合约期全部兜底……”季岩寒哽咽,“但凡有哪个国内战队能出这个天价,我怎么会把你卖到欧洲去?我难道不知道这事儿多恶心吗?!我特么的以前也是职业选手!”

    余邃勉强笑了下。

    你居然还记得。

    余邃往洗手台中吐了一口血沫,闭上眼让自己冷静,脑中回想其他四人的合同。

    时洛签的时间最长,但他其实是最好处理的那个,季岩寒给他的签约费太少了,那点儿违约金余邃自己轻松就能填上,不成问题。之前一直没让时洛强行解约,一是余邃并不想让时洛去其他战队,二是觉得不至于撕破脸到这一步,现在看……倒是最好解决。

    宸火还有两年半,他签约费太高了,不比自己低多少,合同上限制也颇多,身上还捆着乱七八糟的经纪约,不太好处理,不过好在宸火手中钱也不少。

    uy还有三年,他签约费倒没多高,只是年限太长了,且他来的最晚,合同上可能更苛刻。

    最难办的是老乔,余邃若是没记错老乔今年初刚续约过,身上至少还有四年合约,且他当初打职业就是为了给家里还钱,前两年才刚把自己家的债务清理干净,他手里怕是没什么钱,让他自己给自己赎身……基本是不用想了。

    余邃抬头看看镜子,几个深呼吸后,余邃已彻底冷静,脑中清晰无比。

    “时洛和老乔的解约费我来出,不用糊弄我……”余邃冷冷道,“圣剑俱乐部绝对不想要个有手伤的突击手,也绝对对一个替补都坐不稳的新人医疗师没有兴趣,这俩人是你硬塞给他们的……不用硬塞了,多少钱,我出。”

    门外季岩寒怔了下,“你要赎老乔?你……你不是跟宸火关系最好么?你这样……可更赎不了自己了。”

    余邃本能的看向洗手间的门,他张了张口,片刻后放弃,没再多言。

    不赎老乔?眼睁睁的让他去欧洲看饮水机,然后在异国他乡的替补席上落寞退役?

    作为职业选手,还有比这更可怕的事吗?

    道不同,不相为谋。

    余邃还需要积攒力气说别的。

    “再买宸火半年,这钱宸火自己出……我买了时洛和老乔后应该还能剩些钱……剩下的,再买uy一年,你现在去修合同,把他俩的签约年限改成和我一样,都是两年。”余邃忍着疼,“季岩寒……你如果还有点良心,就把这点儿年限卖给我。”

    季岩寒沉默。

    季岩寒清楚,余邃这是为以后打算,想要让宸火和uy在两年后能和他同时回来。

    “我清楚自己还有多少钱,我既然说了要赎要买,就绝对出得起……”余邃捂着胃,勉强冷声道,“我已经让步到极限了,你可以不同意,那就算了……算是他们几个人命不好,老子谁也不管了……只给自己赎身,怎么样?不知道没了我,圣剑还要不要他们几个。”

    “不!”季岩寒忙道,“你不能走……行,就按你说的办。”

    那就行了。

    余邃胃疼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把头抵在镜上,吃力的拿起手机来。

    余邃眼睛有点看不清东西,他费力的翻找通讯录,语气虚弱,“还有,你……再答应我一件事……”

    门外,季岩寒哑声道,“你说。”

    余邃嘴唇动了动,低声说了两句话。

    余邃声音很低,但门外的季岩寒还是听清了。

    季岩寒诧异的看着洗手间的门,过了好一会儿,他点头,“我永远不会说。”

    余邃松了一口气,不等他重新拿起手机,门外的季岩寒狠了狠心道,“这个恶人我已经做了,干脆……我就一路走到黑了。”

    季岩寒嘴唇发抖,“我替你瞒住这件事,等价交换……你也要替我瞒一件事。”

    余邃费力睁开眼,声音沙哑,“说。”

    “我早就答应敏敏了,结婚的时候会大办特办,会请圈里所有有名气的选手来,会全网直播,会办的比哪个退役选手都风光……”季岩寒脸憋得红紫,越说越没底气,最后几乎是在恳求,“我不想最后她跟我一起被人骂,没准最后连家门都出不去。余邃,她跟了我六年了……”

    余邃终于找到了通讯录里时洛的名字。

    “六年。”余邃看着时洛的名字,无声喃喃,“你跟我认识刚三个月……”

    门外,季岩寒哽咽,“我这些年对不起她太多,当年承诺的事没一件好好做到的,现在卖你们的事如果传出去,别说圈里所有人都来庆贺,我怕是婚礼都办不成了,余邃……我已经对不起你了,就只能对不起你了,转会的事……”

    “都是我的主意。”

    洗手间外,季岩寒不相信的睁开眼。

    洗手间内,余邃声音传出来。

    “是我想去欧洲。”

    “是我不想要老乔再拖累我了。”

    “是我不想要时洛这个替补碍我的事挡我的路……”

    “是我想去德国,是我想要去最好的战队。”

    门内,余邃轻声道,“队长,新婚快乐。”

    以后我不欠你什么了。

    余邃终于拨通了时洛的电话。

    后面的事,余邃就没什么印象了。

    好像他刚挂了电话,没几秒钟时洛就破门而入了,余邃想要打开洗手间的反锁,但他连抬手的力气都没了。

    依稀间余邃好像听见时洛让自己躲远点,余邃尽力往洗手间里侧靠了靠,下一秒时洛一脚踹开了洗手间的门锁,余邃当时心里叹口气,这简直了。

    洗手台上是血,地上是血,自己两只手上全是血。

    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是想不开割腕了。

    时洛看着洗手间里的可怖画面,显然也是惊着了。

    余邃本以为时洛会吓得跑,正想同他说没事,但不等余邃开口,时洛转身一脚踢在了季岩寒腹部,险些将季岩寒也踢的胃出血。

    洗手间外哭的眼泪鼻涕的季岩寒被时洛踢的蜷缩在地上,时洛不敢耽误时间,飞速将季岩寒打吐血后冲进洗手间扶起余邃,颤声道,“没事,没事……我带你去医院,马上就没事了,你这么年轻,出点血死不了人的,马上没事了……”

    时洛扶着余邃飞速下楼,楼下一众等着给余邃庆祝生日的人惊诧片刻后忙冲了过来。

    再之后的事,余邃就完全没印象了。

    等余邃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在病房里了。

    病房里,宸火uy老乔三人人叠人的挤在一张陪护床上睡得憋憋屈屈,时洛则趴在自己床边睡着了,梦里还握着自己正打点滴的那只手。

    晨光熹微,余邃尽量轻的动作,拿到了一旁柜子上的手机。

    余邃看了下手机,已经是24号了。

    余邃给手机解锁,略过一堆问候消息,找到了季岩寒。

    【季岩寒】:合同一切按照你说的做的,别忘了你答应我了什么。

    【季岩寒】:余邃,哥不是人,你恨我吧。

    余邃放下心,把手机放到一边,环顾小小的病房里的几人,轻轻吐了一口气。

    每年生日的时候,fs运营部都会给的余邃出个庆生视频,余邃大多时候根本不看,基本都是总结他这些年赫赫战绩的纪录片,没什么意思。

    而且fs的运营媒介总是把自己吹的太厉害,余邃自己看着都觉得麻心。

    什么十五岁出道奠定医疗师新格局,什么十六岁临危受命继任队长打破联盟记录,什么十七岁彻底抗下俱乐部大旗……

    全是假的。

    在役多年,余邃唯一认可的,就是自己的硬实力,其他的东西真假搀半,余邃一向是全当假的看。

    自己哪有时间做那么多事?季岩寒是做什么的?俱乐部那么多工作人员又是做什么的?

    余邃现在回想自己出道这些年,突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德不配位。

    之前在刀锋战队的事暂且不提,刚建立fs的时候,明明老乔比自己更有资历,但就因为自己粉丝多且年纪小,新fs战队需要噱头需要粉丝需要关注度,强行给自己立了个年少抗事的人设,强行把队长的位置给了自己。

    老乔说什么了吗?没有,他真心实意的恭喜自己,然后继续做本应该队长做的事,替自己承担本应队长承担的责任。

    自己莫名其妙的顶着这个名头,这些年似乎也没为战队做多少事,很多自己想不到的事,都是季岩寒老乔和后来的宸火uy默默替自己做的。

    而游戏里,自己一个辅助职业,原本应该做个奶妈,救死扶伤的。

    但因为自己路子偏,作为刺客医疗师对队友的辅助十分有限,有时候倒是队友来辅助自己。

    病床上,余邃枕着自己的手臂,回想来打职业这些年,游戏里,比赛场上,自己只想赢,似乎一直没能好好保护队友。

    五年前,fog游戏正式公测,余邃在家里下好客户端,在角色选择上来来回回看,正在突击手和狙击手之间犹豫不决的时候,余邃的鼠标光标无意碰到了医疗师这个职业。

    游戏界面里,左手擎光子盾右手紧握长匕首的人物角色下方显示出医疗师职业介绍。

    前面琐碎的说明余邃早已忘了,这么多年过去,只对最后一句介绍记忆犹新。

    【医师未死,战友永不受伤。】

    中二期的余邃当时就是被这句话秒了,一心杀人的他偏偏一脚踏进了这个坑爹职业,不伦不类的,成了联盟第一个刺客型医疗,这么多年打下来,一直没能好好保护自己突击手,保护自己的狙击手。

    但他到底是个医疗师。

    全联盟最强医疗师,用自己全部资产和名誉,化作五道三面六边的光子盾,牢牢的套在了曾经和现在的五名队友身上,第一次彻底尽了医疗师的本职。

    医师未死,战友永不受伤。

    是死是活,自己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