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FOG[电竞]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热门推荐:
    转过天来季岩寒就飞回上海了,  余邃独自陪着时洛进行第二天的考试,并又兴致勃勃的开了一天的直播。

    已经考过一天了,  时洛情绪已经逐渐稳定,没再做出情绪强烈的抵触行为,  在被余邃要求同直播间的粉丝打个招呼的时候,时洛甚至还强行扯了扯嘴角,呲出了一个狰狞凶狠的敷衍笑。

    余邃挺满意,不管时洛本人开心不开心,他反正是挺开心的。

    待时洛考完最后一科英语从考场出来后,  余邃想带他去吃晚饭,  余邃本意是让时洛休息一天,  隔日两人再回上海,  不想时洛出了考场就催促道,  “给酒店打个电话,我们退房,直接去机场,  快点回基地。”

    余邃没明白,“怎么了?”

    时洛心急如焚,  “两天了没碰账号了!我排名没准已经掉出前五十了!!!”

    余邃:“……”

    余邃叹为观止,  “洛洛,一个替补,  爱岗敬业到你这份上的我真是第一次见,  你这个昂扬的斗志会让我觉得你是在想篡位抢我首发。”

    时洛不住催促,“没跟你开玩笑,  快点,回去回去。”

    余邃只得点头,他把车拜托给季岩寒在本地的工作人员,给自己和时洛定了回上海的飞机。

    两人直接去了机场,在机场随便吃了两口饭后登机,一路无话,飞机快落地的时候时洛终于按捺不住,摘了眼罩,犹犹豫豫道,“你……你就不问问我考得好不好?”

    余邃没睁眼,低声反问,“可以问?”

    两天了,余邃从不问一句类似试卷难不难考得好不好之类的话,时洛十分想装逼奈何没有空间发挥,早就要憋死了,时洛装的十分云淡风轻,矜持道,“可以问。”

    余邃睁开眼,想了想问道,“数学……难吗?”

    时洛尽力让自己表现的淡然一点,摇头,“不难。”

    余邃点头,放心了,“题不难就行。”

    时洛眉毛拧起,片刻后不自在的纠正道,“……是对我来说,不难。”

    时洛的重点在“对我”两个字上。

    余邃抬眸看向时洛,他嘴角一点点挑起,然后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时洛脸憋的红了,“笑什么……”

    余邃努力忍笑,“能考多少?”

    时洛尽力保持矜持,“一百三左右吧。”

    “牛\\逼。”

    余邃挨个科目问了过去,时洛措辞婉转的吹了自己一波,小脸开心的红扑扑的。

    “哎……”余邃坐直上身,“考的这么好,你这也不怕查分吧?回头玩个直播查成绩怎么了?”

    时洛想也不想,“我不,太傻了。”

    不等余邃再说话,时洛道:“除非你让宸火直播做今年全国卷的数学试卷。”

    余邃只得作罢,“杀了他吧,把你理综卷给他说那是数学卷他都信。”

    飞机平稳落地,两人打车回了基地。

    回了基地,余邃就不再是时洛一个人的队长了。

    自回基地那天起,时洛几乎都见不到余邃了。

    季后赛马上开始了,余邃对冠军势在必得,不再浪费时间,每天给自己加了整整两个小时的训练时间,整天泡在了训练室里,时洛这个替补没训练赛可打,也懒得去训练室看人家四个队友默契训练,只窝在宿舍里专注在国服冲分。

    一直以来时洛对自己的国服排名都特别满意,还不是职业选手的时候他就能脚踩许多职业选手上分,如今受到了职业战队的训练,水平稳定上升,已经能冲进国服前五十,发挥的好的时候,偶尔还能冲进前四十。

    对一个医疗师来说,这基本就是封顶成绩了。

    当然,不包括余邃。

    时洛点开国服排名,看着稳居第一的whiser久久无言。

    什么叫职业天花板?余邃就是。

    最可怕的是余邃的具体数据,时洛点开看了一眼余邃的kda,一个医疗师,场均击杀数是32。

    就是说他平均每场比赛要拿32个人头。

    这个数字的有多可怕呢,国服排名二十七的宸火,身为突击手,场均击杀数也不过是68。

    前提,身为突击手的宸火比余邃多一把重型枪\\械,而余邃这个医疗师只有一把贴身手\\枪和一把军\\用长匕\\首。

    余邃为了尽量把公共资源留给队友,还甚少用手\\枪,更多的使用匕\\首这些不会消耗任何资源的冷兵器。

    fog和边战斗边获得战术资源的游戏不同,别的游戏大多是随着玩家对敌方的侵略,对地图的攻陷而获得资源。fog恰恰相反,游戏伊始,一共一万经济会直接分配给了玩家。

    开局一万经济,狙击手一千,医疗师一千,两个突击手一人两千,还有四千公共经济全队共享。

    当然,公共经济也不是能随便用的,突击手和狙击手只有在拿到人头后才能升级装备并使用公共资源,医疗师则是在拿到辅助分或杀人后能才能升级装备和使用公共资源。

    不管是开场到账的个人经济还是通过击杀敌方才能消耗的公共经济,总共总共只有一万,一点也不可能多,也没有任何获取的渠道。

    用完就没了。

    所以玩家会很在意经济的使用,一旦出现太过浪费的情况,在没有将对方摆平就耗尽己队所有资源的时候,游戏就会变得非常可怕了。

    所有的枪\\械都变成了烧火棍,没经济买子\\弹,升级的再好的枪有什么用?

    那个时候就只能使用匕\\首这类兵器了。用这些和对方的枪\\械拼,那结果可想而知。

    当然,偶尔也会出现双方陷入苦战,两边资源都枯竭的情况,这时游戏就更好玩了。

    大家一瞬间全部回到冷兵器时代。

    最喜欢这种苦战局的,就是余邃。

    游戏前期中期双方物资丰沛,余邃操作再逆天也难以撼动装备和职业本身上的差距,而当一切经济都耗尽后,医疗师就不再有职业弱势了。

    大家都只能用冷兵了,谁怕谁?

    余邃喜欢在苦战局里收人头,他平时只能用冷兵,对此练习的最多,这个时候甚少有人能拼得过他。

    身为医疗师,一刀一个突击手。

    时洛看过余邃的击杀集锦,不得不承认,有些东西不是后天的训练能弥补的。

    时洛不想再冲分了。

    即使偶尔能再往上挤几名也是靠运气,马上又会落下来,排名来来回回稳定在一个阶段的时候,那就是自己当前的水平了。

    时洛如今的水平就是国服五十左右。

    时洛把键盘往前一推,看了看时间……

    23:35。

    训练室内那四个人还在打。

    时洛有点烦,连续好几天了,自己单排自己吃饭自己说话自己听,都快成了隐形人了。

    想和宸火吵架都吵不了,更别提余邃了……时洛根本见不着人。

    一星期前,同吃同住的那两天明明一直在一起的。

    现在看这宛若是另一个平行时空的事了。

    时洛莫名其妙的,突然想起之前搜余邃id时无意看到的一句话:

    粉上whiser,就要做好承受水深火热的幸福和痛苦。

    余邃对自己粉丝不可谓不好,休赛期里,余邃就算已经混够了直播时长,只要粉丝在微博闹一闹,他就会再开直播,白白给直播平台贡献自己的巨额流量。

    直播的时候更是粉丝让开麦就开麦,让开摄像头他就开摄像头,心情好的时候还会用手机直播一会儿,给粉丝们看看基地的花花草草,若看见弹幕上有粉丝说自己生日,余邃甚至会笑着哼两句生日快乐歌。

    但这仅限于短暂的休赛期。

    一旦正式进入比赛周期,余邃可以扛着被直播平台扣天价违约金的惩罚,连续几个月不直播,只要他不想被打扰,任由粉丝们嚎哑了嗓子他也绝不会挪出一点儿训练时间来做别的,微博也是常年长草,一连半年不发一条,整个人如同完全蒸发一般,彻底从社交平台和媒介平台消失。

    比赛周期里的余邃,满心只有训练,不会给任何人眼神,自出道就是如此。

    早两年有次比赛结束后主持人笑着调侃余邃,说他已经连续一百七十二天没直播过了,粉丝们都很担心他不好好吃饭抽烟太凶,现在是不是应该多说几句话,又开玩笑的替粉丝质问余邃,是不是已经忘了自己直播间账号密码,这段时间是不是有点过于努力了。

    时洛对那段视频里余邃的回答记忆深刻。

    余邃说:必须努力,如果不努力,支持我的人会很狼狈。

    时洛当时看这段视频的时候就忍不住感叹,怎么有人能把鸽直播说的这么正气凛然理直气壮?

    但结果可想而知,怪余邃消失的彻底的粉丝们瞬间热泪盈眶原谅了这个渣男。

    余邃说的是真心话,也是很委婉的大实话。

    这毕竟不是饭圈,再经营粉丝,没成绩能如何?电子竞技,成绩说话。

    电竞圈特有的文化并没那么乌烟瘴气,反而直白又简单,铁律只有一个,那就是成绩。

    余邃的未尽之言是,不努力没成绩,粉丝们为自己和喷子们撕\\逼都没底气,被人踩脸输出也只能闭嘴,谁让你菜来着?

    八卦调侃不管真的假的,人家喷你只能受着,那才是真狼狈。

    余邃能且仅能给粉丝的,就这一份底气。

    从那之后,余邃每次玩消失粉丝们都很淡然,相互安慰,余神是替咱们努力去了,比赛视频看完了大家看看去年的直播视频过过瘾得了,什么?去年的直播视频已经能背下来了?那前年的呢?大前年的呢?大哥是新粉上的吧?需不需要给你个链接?

    马上就要进季后赛了,粉丝们都这么佛了,时洛也不指望能余邃能再分时间给自己了,他顺着贴吧的链接点进去,准备一会儿一边看着余邃出道当年的视频一边吃夜宵,顺便还能学学他的操作,一举两得。

    时洛拿起手机来准备点夜宵,没等他选好吃什么,手机震了下,有条微信。

    【whiser】:吃夜宵吗?帮你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