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FOG[电竞]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热门推荐:
    车上,余邃拿着uy的手机。

    uy手机上,给时洛的好友备注还是“o”。

    时洛的第一个联赛注册id。

    那边时洛没再回复,余邃将手机还给了uy,自己闭上眼继续补眠。

    “余邃……”uy看着自己手机,犹豫了下道,“时洛自己都知道回头宣传他来咱们这边论坛那边又要爆炸,你……”

    余邃闭着眼一笑,“我做什么论坛不爆炸?”

    uy无奈,继续道,“何必呢?突击手这种溢出职业,好选手多得是,就算比不上他,那正好甘心给宸火打配合啊,对咱们来说也是个非常合适的选择,回头时洛过来跟宸火肯定又有的掐,这个先不说,后续的麻烦也多,我都怀疑时洛的粉丝会来咱们基地下毒,你说你好好地非惹这个麻烦……”

    uy回来的晚,并不知道那夜会所赌酒的事,余邃也不愿再提,只道,“没什么麻烦的,而且不是我凭空找事,他如果没有想回来的意思我不可能再打扰他。”

    uy耸耸肩,“不懂你俩……好好的作一对儿王不见王的宿命对手不好吗?当初撕成那样,现在还不长记性。不是我翻旧账,你当年真的就不该让时洛进队,人家好好一个小孩儿,去哪个队不比给你当替补强?当初我就劝过你直接把他给老顾,顾乾都说了,去了直接打首发,你非不听……”

    余邃不说话了,uy念叨了几句叹口气,慢悠悠的戴上耳机,继续听相声。

    时洛刚去fs基地没几天的时候,余邃确实有过把他送去nsn的想法。

    当时战队里除了老板季岩寒,其他人也都觉得应该把时洛送走。

    时洛对当时的fs而言,实在是没有任何意义。

    但人是余邃弄来的,最后做决定的还得是余邃。

    余邃犹豫了许久,那几天烟抽的都凶了。

    “熏蚊子呢?”

    十七岁的时洛推开余邃基地宿舍的门,眉头紧皱,“你不嫌呛?”

    余邃发愁的看着自己捡来的这个半大小子,又吐了一口烟。

    时洛替余邃把窗户打开了,不解道,“你年纪也不大,哪儿来的这么大烟瘾?”

    余邃弹了弹烟灰,“马上就是四年老将了,我年纪不大?”

    “比我那是大点儿……”时洛坐没坐相,他半蹲在余邃对面的沙发上,左右看看道,“你还玩高达呢?”

    时洛拿起一边的手办,摆弄了下,嘟囔,“艹,这是不是就是那个死贵死贵的……”

    余邃道:“是,就是弄坏了你绝对赔不起的那个。”

    时洛忙把手办好好的放回原地,老老实实的重新蹲回沙发上。

    余邃也懒得在时洛面前在意形象了,坐久了浑身疼,他左腿曲起脚踩在沙发上,左手搭在自己膝盖上,继续表情凝重的吞云吐雾。

    两少年就这样对蹲着。

    时洛表情麻木道,“能不能别抽了?”

    余邃把烟熄灭了,“抱歉,女士。”

    时洛气结,他突然道:“在发愁我的事吧?”

    余邃本能的不想跟时洛谈这些,不动声色道,“跟你没关系。”

    时洛确定了,“就是我的事。”

    时洛尽量让自己表情轻松点,“你……怎么考虑的?”

    余邃迟疑,没说话。

    时洛道,“柯昊太缺德了……”

    余邃嗤笑,“关他什么事?”

    “把我这个烫手山芋扔给你了,不缺德吗?”时洛眯着眼,“你以前欠过他人情?”

    “欠过。”余邃干脆道,“但不完全是因为还人情,他是我朋友。”

    时洛点点头,反问,“那你最近怎么不跟你的好朋友联系了?”

    余邃抿了抿嘴唇,又想拿烟,不等他动作,时洛先一步把烟盒抢到了手里,“没必要藏着掖着的吧?让我替你把话说清楚了?”

    余邃失笑,“哪儿有什么藏着掖着的?”

    时洛眼中闪过一波讥讽神色,“行了,别替你好朋友兜底了。”

    “我跟柯昊……这些年见过不到十面,说过的话不超过二十句,说实话,现在走到大街上我都够呛能认出他来。”时洛捏着余邃的烟盒,问道,“他对我也是这样,请问他哪儿来的好心这么操心我的破事?”

    余邃顿了下,不等他开口时洛又道,“好,就算他是真心为我好,那应该是想让我回学校吧?我伯父伯母挺有办法的,给我转个管理严格的寄宿学校,找几个人把我捆进去很难?再不成,把我关家里,找几个家教保镖二十四小时的盯着我,也关不了多久,熬过了高考大关就行,很难?”

    余邃没说话,因为他心里清楚并不难。

    时洛笑了,“为什么不这么做呢?因为柯昊还有我伯父伯母,根本就不想让我回学校。”

    “但是放任我在外面飘着也不成,因为他们都清楚,玩玩直播不会长久,随时可以中断,说不准哪天我一开心回学校了,或者又去做别的事,让他们不放心了。”时洛看向余邃,“所以柯昊想到了你,为什么找你呢?因为相比直播,打职业这事儿可以长久,更可以延缓我走到他们所谓的正途的时间,而且你……”

    时洛挑眉,“你看着脾气好,但做事挺强势的,他们清楚我一旦来了这边,我爸爸就没法从你手里抢人了……事实也是如此。”

    就在前几天,余邃一波明嘲暗讽,成功的让柯春杰短期内不想再登门了。

    “只要我爸爸没法把我带回去,那家里一切将来都是柯昊的,他和我伯父伯母就不用担心了。”时洛轻松道,“那天我爸爸走后你明白过来了,一边不满柯昊利用你,一边又没法真的对柯昊说什么,毕竟他对你是真心的好,一码归一码。”

    时洛坦然道:“不过你真的不用纠结这个,就我爸这些年作的那些孽,我大伯家只是这样对我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大家都是人,是人就有私心,正常。”

    余邃看着时洛,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时洛眯眼观察着余邃脸上的细微神色,“不习惯把这些东西摊开来说?可我喜欢。”

    时洛故意捡着余邃最不想听的说,“你们老板也有私心,对不对?”

    余邃无奈一笑。

    “这里……撇开你不说,除了你们老板季岩寒,没人想我留下,都觉得这事儿麻烦又多余。”时洛在沙发上坐好,两条长腿舒展开,“我听过几次季岩寒跟你的电话……他现在生意太大了,顾不上也不太想管这个俱乐部了,几次跟你说,想把这个俱乐部交给你,是不是?插一句,你这个老队长对你好像还可以,我以前看过论坛,当年你跟第一个战队解约的时候,违约金也是他给你付的吧?”

    余邃淡淡道,“因为这个他女朋友差点和他分手。”

    “我一开始以为他是真心想让你跟他一起做生意,让我来顶替你,但这又被你自己拒绝了,所以这应该只是季岩寒最初的想法,已经过去了,不提了。”时洛继续道,“你已经明确说不想要替补了,那他为什么还想留下我呢?”

    时洛笑笑,“因为他觉得我很厉害。”

    “如果我没记错,他是在知道好几家战队在抢我的时候才明确表态要留下我的。”

    “每个战队都缺医疗师,季岩寒为了让自己的战队稳坐赛区第一,宁愿高薪养我吃白饭也不愿意让我去给其他战队效力。”

    “你队友们没有这些乌七八糟的花花肠子,所以都觉得与其让我在这看饮水机,不如去其他战队物尽其用,所以其实是你那些队友们心思最单纯。”

    时洛一口气说完后微微向前倾身,眼睛乌黑发亮的看着余邃,“最后说你。”

    余邃垂眸看着时洛,低声警告,“闭嘴。”

    余邃一点儿也不想被时洛这样把心剖开明明白白的分析。

    “我偏不。”时洛看着余邃的眼中宛若带着星光,“只有你的立场最复杂,因为你目的既不单纯,又不是从利益出发,你帮我注册了选手信息,但犹犹豫豫到现在也不愿意让我签合同,是因为……”

    时洛道,“你过不去心里那道坎了。”

    “你想让我回学校,又觉得应该尊重我自己的选择,你想签我,又不想让我给你当万年替补,觉得我在其他战队才真的能有自己的天地,但要真的放我去其他战队呢……”时洛痞气一笑,“你又担心我这个情况去了别处没人盯着会误入歧途真的长成一团烂泥……这些天快愁死了吧?”

    余邃微微往后靠了些,半晌无奈一笑,“刚十七,有必要这么聪明吗?”

    “从小练出来的。”时洛淡然道,“每个人对我揣着什么小心思,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时洛看向余邃,迟疑了下,“除了你……你对我没什么目的,所以不太好猜。”

    余邃表情复杂的看着时洛,头疼道,“你呢?你自己选,想去哪儿?”

    时洛想也不想道:“我当然还是想回去直播气我爸啊!”

    余邃头更疼了,“那你还是给我当替补吧。”

    时洛蜷在沙发里闷声笑。

    余邃很清楚,时洛也是在逼自己,但还能如何?

    不过那会儿的余邃还年少,气量也不大,被时洛坑了一次,他必然也要憋着劲儿报复回去的。

    那是时洛正式上场的第一次比赛,前一天时洛和宸火因为一根烤串在基地大吵一架并相互放了狠话,宸火说明天比赛绝对不会掩护时洛,时洛更狠发誓明天绝对不给宸火套任何一个光子盾,最后在领队的调节下,由余邃代替宸火上突击位,反正fs已经稳坐常规赛积分第一的宝座了,输一场就输一场。

    余邃生无可恋的打了一次突击位,虽然不是自己本职业,但该有的意识还是有的,那场常规赛他们还是赢了。

    那是时洛的第一场比赛,赛后时洛满脸通红,虽尽力掩饰了但眼中的兴奋还是藏不住的,余邃含笑看着时洛,等后台人少的时候对时洛低声道:“别告诉别人,我带你单独庆祝一下。”

    时洛怔了下忙点头。

    两人避开所有人,悄悄去了赛事场馆的地下车库,上了车。

    “地方有点远。”余邃自己开车,“至少八个小时,你睡一觉吧,明早一醒就到了。”

    时洛心中诧异,这是要去哪儿?

    少年人总是喜欢惊喜的,所以有些事,余邃不说,时洛不问。

    未知的旅途,最值得期待。

    时洛在欣喜和期待中,度过了非常美好的八个小时。

    两人过高速,走过休息区,穿过山,经过水,最后在清晨又进入嘈杂的城市,穿过有点拥挤的街道,穿过更拥挤的街道,穿过十分十分拥堵的街道,等终于活活被堵在路边的时候,时洛终于察觉出不对了。

    时洛困惑:“这儿怎么这么多车?但没什么人,什么情况?”

    余邃将车停好,“时间刚好,下车。”

    车外,拿着一个透明公文袋的季岩寒摆摆手,“这里。”

    余邃带着时洛迎了上去,余邃对时洛道:“手机。”

    时洛茫然的掏出自己的手机,交给余邃。

    余邃检查了下时洛身上的几个口袋,点头,而后拿过季岩寒手里的透明公文袋塞给时洛,又突然想起什么来,从自己裤子口袋里拿出一条价值人民币十三元的儿童手表给时洛戴好,殷切叮嘱,“注意时间,要用的东西都在这个文件袋里。”

    时洛看看手中文件袋里装的东西,再看看左右,终于觉察出不对了。

    不等时洛逃跑,余邃一脚将他踹进了他户籍所在地的高考考点。

    时洛怒道,“我不考!!!”

    季岩寒宽慰道,“哎呀,余邃当年也考了的,考完报上大学办个休学一样能逐梦电竞圈,无所谓,快去快去,为了找你的考点你知道老子麻烦了多少人吗?!”

    时洛来的算晚的了,考点学校外面已没什么人了,看门的大爷不耐烦的一把将时洛扯进学校里而后锁上大门,“要封考点了知不知道?不考试,不考试你能做什么?”

    时洛急道:“我能打比赛!我国服已经前五十了!我刚拿了fog常规赛v!!!”

    大爷:“……”

    “什么也得考试!”大爷看疯子一样的上下打量时洛,“小小年纪,不考试不上学将来要饭去?!”

    时洛气结,“我一个月基础工资二十万!!!”

    大爷诧异的看向铁栏外,余邃指了指脑子,无奈道,“您体谅一下。”

    大爷体谅的点头,“明白。”

    时洛难以说服大爷,又不敢吵闹影响别的考生,最终还是在余邃慈和的眼神中被扭送进了考场。

    “我一个月二十多万……”时洛坐在自己考位上,咬牙拿出透明文件袋里的2b铅笔,又拿出黑色油笔,屈辱的低声说,“我刚拿了常规赛v……”

    监考老师冷冷的看了时洛一眼,“考生请不要讲话。”

    时洛气的浑身发抖,“对……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