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FOG[电竞] > 第八章

第八章

 热门推荐:
    半个包厢安静了下来。

    包厢远处的人其实听不清这一桌人在说什么,但凝重的气息一样瞬间蔓延开来,众人依稀察觉出什么,纷纷侧眸看了过来。

    包厢内一时安静得犹如图书馆。

    余邃和时洛之间的事细枝末节大家不清楚,但大恩大怨都是摆在明面上的,彼此心照不宣。

    这俩人的关系,说句水火不容都是轻了。

    时洛这会儿掏出一把西瓜刀来跟余邃真人对拼的话,大家也不会太意外。

    从得知余邃回国那一刻起,众人都隐隐料到了早晚会有这一出。

    唱歌喝酒玩骰子的众人纷纷停下了手,侧眸屏息留意着这边,神经都有点紧张。

    时洛已经半醉,脖子上的泛红一路蔓延进了低低的t恤领口里,衬得他又多了几分戾气。时洛抬手揉了揉脖颈,长腿微微一拨,将一旁的一个小矮凳勾了过来,自己曲腿坐在余邃面前,同余邃隔桌相望。

    “回来这么久了。”时洛紧紧地盯着余邃,一面拉开手中的啤酒一面慢慢道,“还一直没能跟余神打声招呼。”

    不等余邃说话,明白时洛来者不善的宸火笑着打岔道:“这不就打了?哎你上周比赛可太狠了!我复盘了你们那局比赛,看的你的视角,给瓦瓦安排得明明白白的,我跟你说……”

    时洛目不斜视,完全当宸火不存在,他看着余邃问道:“余神在组新俱乐部?”

    余邃意外的看着时洛,随之释怀。

    时洛实在是太聪明了。

    顾乾警惕地看着已显醉意的时洛,沉声道:“时洛,你喝得有点多了,我帮你叫你们战队的助理?或者我送你回去,有话改天再说……”

    顾乾曾经关照过时洛,时洛这两年性格虽然越发孤僻,但对顾乾一直很尊敬,这会儿却也顾不上了,时洛充耳不闻,眼中只有余邃:“余神,建新俱乐部的事,没错吧?”

    余邃知道今天自己是躲不过去了,片刻后道:“是。”

    时洛点点头,自言自语:“看,我又猜中了。”

    时洛喝了一口啤酒,又问道:“那缺突击手吗?”

    众人都愣住了。

    坐在远处的选手们面面相觑。

    时洛这什么意思?难不成他会想进余邃战队?不是早就同余邃老死不相往来了吗?

    这是喝了多少居然主动问余邃缺不缺突击手?这俩人要是将来同队了,岂不是一言不合就能捅对方一刀?

    那会是什么水深火热的战队?

    顾乾和宸火对视一眼,都没明白时洛这是什么意思,小狼崽子前一刻不还恨不得一口咬死余邃吗?

    相较众人的震惊,余邃倒还算镇静,他沉默了片刻后道:“缺。”

    时洛直视着余邃的双眼:“现在的我,配和你做队友了吗?”

    自认早已万箭穿心无所感的余邃看着时洛,忽然觉得呼吸有点艰难。

    余邃点头:“配。”

    时洛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眼中尽是讥讽。

    宸火脸色登时放了下来。

    时洛笑了片刻,点头:“那就好,配就好……”

    “他们那边刚玩骰子呢?”时洛又喝了一口酒,看着余邃,“余神,要不要跟我也玩个游戏?”

    宸火语气不佳,抢先道:“跟你玩什么?”

    时洛眼中似乎只剩余邃一个人了,他目不斜视,长长的中指点了点大理石桌面,缓缓道:“这盘子里,有九杯是他们调酒用的烈酒,九十多度的那种……还有一杯是柠檬茶。”

    时洛看着余邃,嘴角微微勾起:“余神,你直接挑一杯干了,如果选中了柠檬茶……”

    “放屁!”宸火忍无可忍,“谁有病啊跟你玩这个?十分之一的概率,谁挑得中?再说挑中了图什么?就图你一杯柠檬茶?别神经……”

    “你挑中了。”时洛打断宸火,“我免签约费去你新战队。”

    包厢瞬间鸦雀无声。

    时洛眼神凌厉:“一分钱不要,给你卖命,给你打满一整个赛季,玩不玩?”

    宸火一怔,被这份突如其来的大礼砸得有点懵逼,瞬间忘了自己要骂什么,结巴道:“但要是挑……挑中的是酒呢?”

    时洛看着始终不作声的余邃,几乎藏不住眼中恨意,他从牙缝里缓缓道:“挑中什么,就得喝干净什么。”

    “喝干净?!”宸火彻底炸了,“你疯了吧?这一大杯少说有四百毫升!九十度的酒正常人喝这么多都得出事,你让他喝?!别人不清楚,你不知道他的病?!”

    “他的命值钱,我一个赛季的签约费就不值钱?”时洛平静道,“高风险,高回报,挺公平。”

    顾乾警告地看着时洛:“evil。”

    时洛充耳不闻,自己摸了一根烟出来叼着,低头点烟:“余神,十分之一概率,玩不玩吧?”

    时洛吸了一口烟,语气没那么耐烦了:“不玩我就让服务生把酒撤了。”

    宸火烦躁道:“不玩!撤了!”

    时洛刚要起身……

    余邃道:“玩。”

    时洛手指微微一颤,险些让烟灰烫了手。

    “你没毛病吧?!”宸火呆滞片刻后彻底怒了,厉声道,“你他|妈的找死?你那胃什么情况你自己没数?还想再去一次急救室?!”

    余邃面容平静,再次道:“我玩。”

    时洛吐了一口烟,无声地骂了句脏话。

    时洛将手中半支烟丢进方才喝的啤酒罐里:“先说好了……”

    时洛抬眸看着余邃:“再重复一次游戏规则,不管选中了什么,你都得喝干净。”

    余邃点头:“明白。”

    “余邃。”顾乾万万没料到今晚能来这么一出,早知道时洛会如此,他绝对不会擅自叫他过来,顾乾皱眉道,“别闹了,今天大家都喝多了,开玩笑没数了,都散了吧。”

    “承情了。”余邃拿过桌旁不知谁放的一罐牛奶,拧开瓶子灌了几口,“不用劝,我玩。”

    “你玩什么玩?!临时喝这么几口奶能有什么用?那是伏特加!都能当炸|药用了!”宸火简直想把这俩人都掐死,他狠狠瞪了余邃一眼,上前一步压低声音磨牙道,“你……你真想要他,我们找iac去买不就得了!多少钱,我们买!多少钱比命重要?”

    余邃缓缓摇头:“买不来。”

    时洛听得一清二楚,他嘲讽一笑:“现在想买了?抱歉,出了这门,我不可能再去你们战队,永远。”

    宸火气得肺要炸了:“小崽子你!”

    一旁的瓦瓦坐不住了,他胆怯地小声劝道:“时哥……不至于的,就算以前有什么矛盾误会,也没必要真闹得进医院吧?有点过了……”

    时洛没理瓦瓦。

    余邃低头拿起手机给自己国内的私人医生发了条信息,随即把手机放到一边,垂眸环顾桌上的十大杯透明饮品。

    时洛大约早就吩咐了侍应生,每杯里都铺了满满一层调鸡尾酒用的新鲜薄荷叶,严严实实地遮盖住饮品上层可能的气泡,又干扰了液体的颜色;似是怕通过酒气分辨,盛着十杯饮品的托盘里也倒满了伏特加,扑鼻的酒气混在一起,根本无从辨别。

    余邃沉默地看了一分钟,放弃了凭经验挑选。

    十杯这么放在一起,就是调酒师也分不出来。

    宸火气得脸都红了,他咬牙道:“你是不是疯了?概率这么小,这就不可能挑得中!还没明白?这个小狼崽子在报仇!他是想名正言顺地送你去医院!”

    时洛又给自己开了一罐啤酒,并不反驳。

    余邃抬眸看着抽烟喝酒姿势都无比娴熟的时洛,一时出神。

    才两年而已。

    隔着宽宽的桌子和九杯要命的烈酒,两人对视片刻。

    才两年而已。

    “之前走的时候有点匆忙,有句话一直忘了说。”

    余邃看着时洛:“是哥不好,说话不算话。”

    时洛眼睛瞬间就红了。

    时洛喉结艰难地动了下,哑声道:“喝。”

    余邃点头,挑也没挑,随手拿起一大杯饮品,赶在宸火他们夺之前仰头喝了一口,整个人一怔。

    “是什么?你吐出来!不是柠檬茶就吐!”宸火急得要上房,“你这脸色怎么回事?车就在楼下,起来我带你去医院……”

    余邃慢慢地又喝了一口:“……柠檬茶。”

    包厢内众人瞬间集体松了一大口气,都后怕得冷汗潺潺。

    宸火犹不相信,自己抢过来闻了闻,喃喃:“我艹……你这什么欧皇运气。”

    余邃缓缓地将柠檬茶饮尽。时洛深呼吸了下,将手里的啤酒罐丢在一边,愿赌服输:“转会的事,我之后会跟你联系,让你们法务提前拟合同。”

    包厢内众人小声窃窃,忍不住替余邃惊叹,这已经不只是单纯运气好了,一分钱没花,就这么直接签下了国服第一的突击手!

    顾乾擦了擦额间冷汗,他生怕再出什么状况,起身道:“行了,具体怎么处理你们私下联系,今天不早了,就这样吧。”

    围观了这么一场大戏,众人也没心情再唱歌了,纷纷点头称是开始往外走,只有时洛还沉默地坐在桌前,静静地看着桌上剩余的九杯伏特加。

    “走了!”宸火后背全是汗,他惊魂甫定,催促余邃,“走了走了,回去商量怎么安排。”

    余邃动作迟缓,跟着人流一起下了电梯,又跟着人流等在了会所大堂门口。

    宸火心脏还在砰砰跳,他摸着自己胸口:“吓死我了……你也是!他疯了你也疯了?平时那么惜命!刚才是怎么了?真的再进一次医院就不是一个月那么简单了!”

    余邃不知在想什么,一言不发。

    “你觉得把他赢过来是好事?他刚才还憋着劲儿想喝死你呢。”宸火越想越心惊,“以前就不是个善茬,现在更难缠,直接要人命了。这就是你当年领回来养的小崽子!”

    余邃眼中忽而闪过一抹光,转身就往回走。

    宸火着急:“我的天,你又怎么了?!”

    宸火正要跟着余邃,奈何另一边去了地下车库的顾乾折回来问他要车钥匙,宸火无法,忙不迭地从自己包里翻找不知谁误丢进来的车钥匙,疾步给顾乾送了过去,另一边余邃已进了电梯。

    电梯升至顶层,叮咚一响,余邃大步出了电梯,重新回了方才的包厢。

    空荡荡的包厢内,时洛还保持着刚才的动作。

    时洛抬眸看了一眼,不适地皱眉:“赢了还不走,回来看我笑话?”

    余邃盯着桌上剩余的九杯饮品,指尖微微发颤。

    时洛意识到了什么,厉声道:“已经完事儿了,滚!!!”

    余邃充耳不闻,不等时洛来拦,上前拿起一杯未动的酒杯灌了一口。

    余邃眼神瞬间就变了。

    余邃眸子颤动,转头不可置信地看向时洛。

    时洛眼睛通红宛若要杀人,上前一把攥住余邃的手腕,声音沙哑,一字一顿道:“我、说、了……滚。”

    余邃嘴唇微微抖动,他慢慢地坚定地推开时洛的手,又拿起一杯未动过的“伏特加”灌了一口。

    余邃整个人僵在原地。

    片刻后余邃又重新拿起一杯新的,喝了一口放下,再拿起一杯喝了一口,又放下。

    时洛紧紧咬着牙。

    余邃就这么一杯又一杯,手腕发着抖依次拿起酒杯,将剩下的九杯饮品全喝了一个遍。

    十杯饮品,每一杯每一杯每一杯都是柠檬茶。